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小兰花东方青苍主角的小说完结版《苍兰诀》全集

发表时间:2022-08-12 13:43:55    编辑:蝶霜飞

苍兰诀

推荐指数:10分

《苍兰诀》在线阅读

《苍兰诀》小说简介

《苍兰诀》是小兰花创作的仙侠奇缘小说,主角小兰花东方青苍在小兰花的笔下变得活灵活现,就好像置身其中一样,是一本值得阅读的仙侠奇缘小说,《苍兰诀》讲的是:镇北王一口将剩下的酒喝了个干净,他仰头喉结上下吞咽的样子,又狂野又爽快,沈玉从没见过身上散发着如此霸气的男人。……

《苍兰诀》 第3章 免费试读

正午将近。

东方青苍咬破食指,以指为笔,以血为墨,在塔内四方正位上画下了咒符。每个符咒落定,昊天塔内都会更暗几分,到四方正位符咒都已经画完,整个塔里就只余头顶宝珠尚有余光。

东方青苍站在中心,写下最后一个大符。

小兰花在牢里看着自己的手指心疼得唉声叹气。

赤衣男子却倚着牢笼坐着,目光静静的落在东方青苍身上:“她一直都这样沉默干练行事果断吗?”

小兰花心里还膈应着他,没好气的回答:“我怎么知道!关你什么事!”

赤衣男子歪着脑袋笑:“她很像我认识的一个女子,半点也没有其他女人的矫『揉』造作。她沉稳、冷静、勇敢而无畏,像是对任何事都胸有成竹,比男子还帅气……”

“你才认识他多久啊!”

小兰花的话显然没被人听进耳朵里:“……这样的女人,真是让人敬慕又倾心。”

可重要的是,那个身体里面不是女人啊!小兰花都要扶额了,那个身体里原来的她就是一个矫『揉』造作,胆小、怕死、爱哭而娇弱的女子啊!所以……不要再拿这种目光看着她的身躯了好吗……

“喂,银发男。”赤衣男子转头盯着小兰花,然后挑衅的咧嘴一笑,“不管你是何方妖魔,你着紧的这个女人,我抢定了。”

小兰花翻着死鱼眼,简直要无语问苍天:“你确定?”

“好了。”东方青苍唤道,“过来,站这里。”

赤衣男子拍拍**走了过去:“美人儿说的每句话都这样简洁干练直击内心啊。”

小兰花闻言只觉一阵心累。

待得赤衣男子站到符咒之上,东方青苍二话没说在抓了他的手臂在他手腕上“唰”的划出了一道口子。赤衣男子一怔,等腕上鲜血落在符咒之上,一直无风无波的昊天塔内竟起了几丝微风。

三人发丝皆有所动,赤衣男子最是愕然的看着东方青苍:“这法阵……”

东方青苍一笑,眉目猖狂:“区区昊天塔能奈我何,单凭此阵之力,三界封印,我也能给它撕开。”

赤衣男子一阵沉默。小兰花听得东方青苍此言亦是心惊胆战。上古神器在他面前,不过是摆个法阵就能说炸就炸的小玩意儿……她顿觉,这世间好似没有什么能束缚东方青苍的胡作非为,即便没有这具魔尊的身体,他也依旧随『性』放肆得让人害怕。

赤衣男子似对东方青苍也起了些许顾忌。他默默的盯着他,不言不语。

适时,昊天塔外的天光流动,四方正位的阴影忽然往小兰花对面那堵墙上微微一倾,诚如东方青苍所说,昊天塔的破绽出现了。

赤衣男子尚还盯着东方青苍失神,东方青苍微微挑眉:“不想出去了?”

好似被这句话打醒了一样,赤衣男子眨了眨眼,手上术法凝聚。一击赤焰打在对面的墙上,但闻“轰”的一声,昊天塔剧烈一颤,小兰花脚一滑,她连忙抓住面前的牢笼,等稳住了身子,抬头一看,竟惊异的发现在四方正位上,方才东方青苍所画的咒符泛出了道道血光,随着昊天塔震颤的越发剧烈,血光颜『色』更加鲜艳,几乎把塔内尽数染红。

赤衣男子转头一看,表情随之变得极为惊骇,他收了手上术法,转头看东方青苍:“这是魔阵!”

东方青苍咧嘴一笑,微微『露』出虎牙,看起来『奸』诈又恶毒:“怎么,才发现吗?赤鳞。”

赤鳞大惊:“你为何会知晓我……你到底是谁!”

言语之间,昊天塔顶部的宝珠好似已经难以支撑,发出嘎吱嘎吱的断裂摇晃之声,紧接着,整座塔往下一沉,小兰花只见自己面前的栏杆尽数弯折。

东方青苍并不回答赤鳞的问题,只催促道:“再给此塔一击。”看起来是在这里已经呆得极不耐烦了。

赤鳞这时哪里还肯听东方青苍的话,当即往后一退,站到了符咒外面,是打算不出去也不要被东方青苍摆布了。东方青苍眼睛微微一眯,这时忽听另一边传来一声惊呼:“大魔头大魔头!救命啊!”

赤鳞闻言继续大惊:“你是魔界中人!”

东方青苍并不答他的话,只转头看小兰花,这才发现那方牢笼的精钢栅栏尽数被压弯,沉下来的木头将小兰花挤到了一个角落里去,几乎快要将她压扁了。

“救救救救我呀!”她应该是吓得够呛,说话都结巴了。

东方青苍咬了咬牙,似恨铁不成钢极了:“昊天塔正气已泄,没有法力也该有点气力,你还推不开这些废材!”

他一喊,小兰花才想起自己现在用的是魔尊的身体,就算没有力大无穷,但好歹也是不死之躯,昊天塔再沉现在也压不死她呀。小兰花稳住心神,伸手抵住沉下来的巨大实木,她一使力,忽然惊讶的发现,她的指甲竟然能轻而易举的将面前这块木头挖出一道深深的口子。小兰花大着胆子五指向前,狠狠一挖,已经被挤到她面前的木头瞬间被截成几段。

这是神器里面的柱子啊。

小兰花还在感叹,昊天塔又是一沉,外面的玄铁栅栏被挤压得往牢里一戳,小兰花只见一根黑乎乎的影子飞了过来,径直『插』在了她的胸膛上。

然后,手臂粗的玄铁在她胸膛打了个弯。

竟然把玄铁给撞弯了……

魔尊身体简直比上古神器还要神气!还没等小兰花感慨更多,忽又是声巨响,塔顶的宝珠轰然坍落,昊天塔内震颤不断。小兰花现在是什么都不怕了,挺着胸膛站在一片尘埃飞腾之中,眼睁睁的看着昊天塔分崩离析。

外面是小兰花熟悉的天界气息,她忍不住扬起了微笑,天界的阳光照在脸上的感觉真好。

然而待尘埃落定,小兰花突然思考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现在出了昊天塔,大魔头得拿回他的身体了吧。想想他们在塔里,她对大魔头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小兰花陡然意识到,她现在可能已经命不久矣。

废墟之中窸窸窣窣一阵响动。大魔头从里面爬了出来。一身的灰,满脸狼狈。

想来也是,她的那具身体有多不顶用,她自己是清楚的,能好好的从这坍塌的塔里爬出来,已经是要极大的本事了。东方青苍一转头,与小兰花四目相接:“剪个头发便嚎啕大哭而不止,方才怎未见得你来护我一把?”

小兰花咽了一口唾沫。

适时,一道红影自废墟之中飞快的蹿出,瞬间逃入天际,不见了踪影。东方青苍望着他远去的方向冷冷一笑:“跑得倒快。”他也不急着去追,拍了拍身上的灰,随即向小兰花走来,“小花妖,身体还回来吧。”

小兰花又咽了一口唾沫:“有件事……”

“说。”

“身体换回来了……不许杀我。”

东方青苍默了会儿,随即又笑了出来,一如既往的邪恶至极:“好啊,本座不杀你。”

但他脸上“说谎”两个字明显得让小兰花都能一眼看出。小兰花想哭:“那不换了!咱们就这样吧!一辈子都别换回来了!”

东方青苍冷哼:“这可由不得你。”

他伸手便去抓小兰花。小兰花心中害怕,哪肯让他抓,连连往后退。东方青苍皱了眉头:“给我站好了。”

小兰花哆哆嗦嗦的看他:“主子说魔族的人发誓是顶用的,不履行誓言会受到惩罚,你发誓,你发誓你不杀我,我就乖乖和你换身体。”

东方青苍冷冷一声嗤笑:“你主子可有告诉你,魔族的人都是对着魔尊发誓的?”

小兰花脸『色』一白,这……这个主子还真没说。那这下完了,没什么能钳制东方青苍的行为了,让他自己对自己发誓,顶个蛋用!

见小兰花已经被吓得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浑身哆嗦,泫然欲泣。东方青苍看着摆出这样表情的自己的脸,好一会儿,终于败下阵来,好似头痛极了的『揉』了『揉』额头:“好了,过来,随后我留你一命便是。”

小兰花像拨浪鼓一样摇头:“不不不不……你得给我个保障。”

东方青苍眯起眼,『逼』上前去:“我说了不杀你,便不会杀你。”

“光说谁不会!你别靠近我!”小兰花连连后退,但忽然之间,她脑子里划过一个念头——她现在才是东方青苍啊!魔尊的身体在她手里,她才是强势的一方,只要不让东方青苍碰到她的身子……

还没等小兰花想完,东方青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将他一拉,小兰花就看见自己的脸在面前飞快放大,还有那口雪白的牙齿……

不能让他咬到她!

小兰花猛力向后一挣,力道太大,但听“咔”的一声,东方青苍一声闷哼,抓住小兰花的那只手无力的垂了下来,竟是直接被小兰花这一下将他手臂拉脱臼了。

小兰花此时骇得根本忘了自己的身体经不住折腾,只不管不顾的照着东方青苍面门挥了一巴掌出去:“说了不要随随便便靠近我**!”

啪的一声,东方青苍被打飞了出去,身子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摔落在昊天塔的废墟之上。

然后没了气息。

小兰花打了这巴掌,然后将胸抱住,蹲在地上,害怕的颤抖:“我还想见到主子呢嘤,我还不想死。”

抖了半晌,四周是死一样的寂静。

小兰花这才睁开眼,往斜里一看,自己的那具身体如同被遗弃的破布娃娃一般躺在一片尘土之上。披头散发,满脸鲜血,身体四肢扭出了个不可思议的动作。

小兰花咽了口唾沫,又转头来看了看自己的大手,然后突然之间,恍悟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她……她好像把自己拍死了啊……

网友反目相谮点评:《苍兰诀》真的很好看,小兰花对人心的刻画细致入微,尤其是在描写主角小兰花东方青苍之间发生的故事,总而言之这本书情节有趣,人物生动,体系明确,伏笔众多,打斗场面宛如身临其境,主角的性格描述很到位

网友绝情姑娘点评:这本《苍兰诀》写的很好看,是我在找书中无意间看到了,看到了这本书封面很吸引人,介绍也相当给力,当我决定开始看这本书的时候我被故事中的情节深深的打动了我的心,越看越来越好看,如果说这本书第二,那就没有能比这书更好看的作品了。

苍兰诀
苍兰诀
小兰花/著| 仙侠奇缘| 连载中
小兰花坐在牢里,看着牢外面的女子双腿盘坐,闭目凝神,静得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这都多少天了,小兰花支着下巴,表示很忧虑。外面那家伙……到底有没有好好在喘气啊,要是他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憋死了去,那她得多亏!毕竟,那具身体才是她正儿八经的身体啊!而现在她用的这个……小兰花抓了抓自己垂到腰间的银发,又拿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