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 鸡蛋煎饼仔. 著

连载中 顾柒染夏侯封诀 冷情 医妃 王爷

更新时间:2021-05-04 15:34:50
旁人穿越都是魂穿,顾柒染不一样。她是直接从天而降——李代桃僵。不等她适应,刁难丫鬟即刻逼她“和亲?”冷傲王爷把她扔马圈,狠毒皇后还想一杯毒茶害死她!?顾柒染忍无可忍,“本姑娘看着好欺负是吧?”索性仗着医术高明收拾完一堆烂人,逍遥自在的支个小摊,给穷苦人家看看病。但这位看上去脑子不太灵光的患者,怎么老喊她娘子?还有哪位说她八辈子都没福气的王爷又贴上来做什么?白天玩命,晚上玩心跳,明争暗斗,波涛汹涌。眼看着前狼后虎,小顾双眼一闭,“爱谁谁!”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精彩章节试读

皇后是要饮下这毒茶,横死当场?

如果她鼻子没毛病的话,茶里应该馋了鸩毒,入口封喉,学校的时候,她对古代宫廷剧入迷,做过深入调查的!

最毒妇人心,还什么夏朝没有敬茶的礼节,显得她多体贴入微似的!

茶,定然是不能喝的!

顾柒染眯了眯眼,抬眼间巧笑盼兮,“有劳娘娘挂心小七,中原有话说的好,在家从父,嫁人随夫,小七既嫁夫君,自当遵从大秦的风俗,这杯茶,还请娘娘品尝。”

皇后那如黛的眉明显地挑了挑,方要开口言说,皇帝一拍大腿赞叹,“好,好个既是大秦之人!”

神助攻!

顾柒染真想给皇帝点个赞!

皇后骑虎难下,暗恨这死丫头油嘴滑舌,这茶有剧毒,只要她喝下,那便自然而然推到摄政王身上。

毕竟摄政王主战多年,这门亲事本不愿意,架不住皇帝休战之意罢了。

摄政王娶和亲公主毒死,阳奉阴违,必然触怒龙颜,摄政王的阿姐,也就是瑜妃必然失宠!

一计不成,皇后彦氏扶着额角,虚弱道,“本宫今日身子欠佳,茶先晾着吧。”

这就怕了?!

顾柒染恶作剧的心上头,诚挚的双眸望着她,好似被遗弃的小动物,“皇后娘娘是嫌弃小七了么?”

“皇后,这七公主千里迢迢远嫁大秦,思想过度,眼睛都哭肿了,喜茶你怎能不喝?”皇帝脸一沉,肃穆了几分。

哭肿,哭个毛线啊!都是那烈马趵蹄子的杰作!

顾柒染心里一万头神兽奔腾,脑袋却点得像拨浪鼓,“皇上圣明,娘娘若是不饮这喜茶,小七如何向父亲交代?”

彦氏皮笑肉不笑,掐死顾柒染的心都有了!

她颤巍巍地捧过茶,澄澈的茶水映着她皮笑肉不笑的脸,顿了片刻,杯盏凑到绛红唇边,只沾一点,应当不致命。

眉心紧皱,喝茶如饮砒霜。

“哗嚓——”

青釉的茶盏应声摔了个四分五裂,彦氏口吐白沫,手脚抽搐,吓坏众人,连皇帝都手足无措,急喧,“太医!传太医!”

这鸩毒不愧是入口封喉,牛X!

顾柒染暗自感叹,当即起身,撕开衣角,绑住了彦氏的手脚,让血循环减缓,随之取下金簪,刺入彦氏心口处。

“你作甚?”皇帝还是头一次见这般古怪的行为。

殷红的血渗出,黑得如同墨般,染红了彦氏衣裳,顾柒染松了一口气,还好中毒剂量不多,医学上常说一句:不以剂量谈毒性都是耍牛盲。

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她抹了额角细汗,跪地正要请罪,一旁的夏侯封诀截过了她要说的话,“回禀圣上,贱内医术高明,方治好了祖母顽疾,这怕是为皇后娘娘清毒,望圣上见谅。”

话音落下,太医院的人蜂拥而入,风风火火地安置了皇后,诊断结果无他,鸩毒入体,好在有惊无险,最后斩了个沏茶的宫娥。

“我就不该救她的!”出了风华殿,顾柒染一拳敲在自己脑门,“白瞎了那宫娥的命!”

明明是皇后下毒,虽然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却让无辜宫女顶了包。

男子见她懊恼地碎碎念,墨眸深如海,“你既是知晓杯中有毒,就该懂得,不是敌死将是你亡,妇人之仁。”

顾柒染脚步微滞,夏侯封诀已走开两步,留给她高大的背影。

“你知道?”顾柒染后知后觉,那会儿她救皇后,这臭男人还帮她说话来着!

男子不再言说,背影在高高宫闱房翎倾斜来的阳光中,清雅地迈着步子。

要不是碍着白芷,顾柒染非清算昨夜将她丢在马厩度日的仇!

什么倒霉公主,总有一天,她要休夫,这才两天,先是遭嫌弃,又差点被害死,她才不过这种宫廷戏尔虞我诈的日子!

想到这里,她快了两步追上夏侯封诀,“你既然讨厌我,为什么要娶我,又是为什么执意攻下夏朝?”

男人紧抿着薄唇,侧脸流畅的弧度犹如画笔勾勒,半点没有回答她的意思,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

啧!

不说就不说呗,装高冷给谁看啊!

转眼间,夏侯封诀在一处宫门前驻步,便有宫人迎上来,“王爷稍候,奴才这就去通报瑜妃娘娘。”

顾柒染伸长脖子往院子里望了望,正值夏日,院中有清湖碧波,荷花摇曳,很美。

瑜妃,听白芷说过,这位瑜妃可是皇帝眼前的宠妃,是摄政王夏侯封诀的亲姐姐,至于夏侯封诀,听闻和皇帝是发小,弱冠之年皇帝被掳,是他单枪匹马救出皇帝。

生死之交,于皇帝而言大概如兄弟般,故而,分外器重。

单枪匹马于敌军中救君主,堪比赵子龙长坂坡七进七出,这事儿一直是大秦口口相传的佳话!

顾柒染又打量了夏侯封诀两眼,这么冷冰冰的,这么厉害的吗?

“王爷,娘娘有请。”这时宫人去而又返,毕恭毕敬地请二人进殿中。

看得出瑜妃是位有品位的女人,殿中没有金碧辉煌,有的只是诗情画意,屏风细画芙蓉,古琴细弦透亮。

“封诀来了?这是……七公主?”女人款款而出,聘聘婷婷,轻纱水烟的裙摆,素净的脸。

人类的DNA是很神奇的东西,夏侯封诀俊美,姐姐也是一等一的绝色,不宵脂粉点缀,便如空谷幽兰。

“阿姐,近日在宫中可安好?昨日匆匆面见,臣弟略有心忧。”夏侯封诀拱手施礼,姐弟之间,亦有君臣之分。

“你罢就好生养病便可,皇上教你娶妻,便是要你安定,我在宫中虽有波折,防范些总归有惊无险的。”瑜妃说着,请二人落座,素手轻轻倒了茶水。

顾柒染从这句话里悟出了好几个重点,夏侯封诀有病,皇帝赐婚是想让夏侯封诀卸下兵权,而且,瑜妃在宫里不太平!

夏侯封诀垂着眼,指尖摩挲着杯子边缘,眸光黯淡,“阿姐,如若有何难事,定要告诉我,臣弟绝不会让阿姐于宫中受委屈。”

“你有什么病啊?”顾柒染恰时插话,不然这聊天越来越压抑了。

夏侯封诀偏了偏头,对上顾柒染好奇光芒微亮的眼,呼吸间,又撇开,端起茶杯将茶水一饮而尽。

啧,又被忽略了!

“噗。”瑜妃笑了,“他呀,当年溺水,咳嗽的病根子。”

“阿姐……”夏侯封诀眉头一拧,眸子里浮着愠怒。

顾柒染嘿嘿一笑,手肘戳了过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会治病,你要是对我好点,说不定我大发慈悲救你狗命呢?”

她还没习惯和古人聊天,夏侯封诀顷刻面如锅黑,“你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