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权少悠着点:悍妻快跑了
权少悠着点:悍妻快跑了

权少悠着点:悍妻快跑了 夏四月i 著

连载中 白蜜梵权律瑢 权少

更新时间:2021-06-19 15:43:15
他们结婚并不相爱,他有他的白月光,她有她对他的新仇旧恨。他们也都是火爆脾气,婚姻里充斥着争吵和暴力,他的温柔只给他的白月光。她与他日日纠缠,最终她总于厌倦了,放弃了。就在她打算彻底结束这段婚姻,重新开始新的感情,他却恍然觉悟的发现,她已经在他心里扎下了根。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权少悠着点:悍妻快跑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阿瑢,对不起!我爱上别人了,所以,我没办法和你结婚按照婚约结婚了!”,向学兰的话就像复读机一样重复在权律瑢的耳朵边不停的反复响起:“你是一个很好的人,但是从小到大,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最要好的朋友,当然我们永远还是最要好的朋友。”。

权律瑢当时听到这个消息非常伤心,他伤心欲绝的看着向学兰:

“你爱上的那个人就是最近和你传出绯闻的那个小歌手,叫做姜慎宇的人,是吗?”。

“对。”,向学兰绝美的脸上流露出的却是那么的绝情目光:“我爱上姜慎宇了!”。

权律瑢不可置信的看着向学兰:“可是你们才认识短短没几天,我们从小到大那青梅竹马的感情,难道也还比不上一个区区的小奶狗吗?”。

“爱情不是用时间来衡量的,而是需要感觉,阿瑢!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我不希望你不开心,我更不希望失去你这个朋友。”,向学兰一脸为难的表情:“你知道我爸妈那边肯定不会同意我和你解除婚姻的,你能不能和权叔叔他们说一下,拜托了,阿瑢!我知道你是最好的,你对我一直都最好了!”。

面对向学兰的残忍要求,权律瑢欲哭无泪,他强忍着心痛对向学兰最后换回自己的来自男人的尊严,他爱向学兰爱的太卑微了。他小心翼翼地关注着她的一切动态,他包容着她的一切任性,最终看着她走向新欢姜慎宇的怀抱:

“向学兰,我最后提醒你一遍: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失去了我了,你就会发现我从前是多么的爱你!我不可能一辈子都在原地等你,我也会娶妻生子,拥有属于自己的爱人,等到你彻底的失去我的那天,我希望你不要后悔你今天的选择!”。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阿瑢,谢谢你愿意帮我!”,向学兰上前抱了权律瑢一下:“阿瑢,我相信你会遇到比我更好的人,我也祝福你幸福!”。

酒醒了以后,权律瑢将昨晚和向学兰共度晚餐时候说的话题在脑海里反复过了一遍又一遍。

躺在沙发上面有的权律瑢来不及悲痛太久,就又接到了来自权律瑢妈妈韩雪莲的电话:

“阿瑢,怎么回事?我听学兰说你们双方已经同意解除婚约了,新闻报道还说学兰已经有准备和新晋歌手姜慎宇订婚的打算了,这么大的事情,阿瑢你怎么可以一直瞒着我们,不告诉我们呢?”。

随后,向学兰和姜慎宇秀恩爱的相关报道,在娱乐圈一波接一波地传了出来。权律瑢也终于打算放弃这段隐藏了多年的感情,开始新的生活,也许是出于报复心作祟。权律瑢接受了母亲韩雪莲的相亲计划,准备抢在向学兰的前头提前结婚。

在权家夫人韩雪莲的准备下,助理把最近适婚待嫁的千金小姐们的照片和资料准备了一大叠,拿给韩雪莲观看。

这一叠的资料和照片里面就有白家大小姐——白蜜梵的相关照片和资料!

可是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的就是权律瑢的白月光女生竟然和姜慎宇闪电结婚了,各大媒体争先恐后的报道着这一系列的新闻。

当得知自己心目中的白月光女神和自己悔婚之后,立马转头和刚认识不久的娱乐圈小奶狗歌手姜慎宇闪婚了。

气涌攻心的权律瑢一气之下,选择了最快的方式,也就是父母相亲方案。

并且在父母给出的一叠厚厚的照片里面,随便选择了一个看上去顺眼的女生,并且表示要跟这个女人马上立刻结婚!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被选中的幸运儿,不是别人,正是白家大小姐——白蜜梵。

权律瑢结婚前和白蜜梵见面不过只有三次而已,当面对权律瑢的结婚要求,白蜜梵直接懵逼了。

可是看着一直依靠和权氏集团生意往来,才能够苟活在郢江城,成为还算有头有脸的白家。如果拒绝了这次强势求婚,是不是等于彻底得罪了权家呢?

看着害怕一夜之间失去生意来源,被权家打击报复的父母,白蜜梵这次选择做一次逆来顺受的懂事女儿,接受了权律瑢的结婚要求。

结婚以后的生活远比白蜜梵想象的要更加糟糕,总裁老公总是和一些莫名其妙的演员模特传出各种绯闻,结婚以后的权律瑢也根本没有把她当做妻子看待。

新婚之夜,权律瑢喝的烂醉和白蜜梵睡的老远的隔着一层被子。白蜜梵看着这个男人,她清楚地意识到,他并不是有心娶自己。

这也就忍了,可是击垮白蜜梵的是一次权律瑢的酒驾把她的父亲还有妹妹带到了深渊......从此她恶梦一般的人生就此开始了,这充斥着憎恨、暴力、冷战、相互伤害的婚姻拉开了序幕。

那天,雨下得老大了。因为新婚不久,白家和权律瑢带妻子白蜜梵来了一次婚后首次聚会,虽然是一次简单的聚会,权律瑢倒也算是给白蜜梵面子。老老实实地走在酒店豪华包厢里面和白蜜梵的爸爸白冰烟以及妈妈王芝英一起吃饭,同坐在一起的还有白蜜梵的妹妹白蜜糖,当时白蜜梵的弟弟正好临时有事没有过来赴宴就餐。

白冰烟不停地拉着权律瑢的脖子,不停地嘱咐道:“权女婿呀,蜜蜜是我最宝贵的女儿,虽然她有时候脾气不太好,也比较倔强但是她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我把她交给你了,希望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

“恩,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权律瑢给白冰烟倒满了酒,然后也给自己倒满了酒,然后举起酒杯和白冰烟举杯同饮了起来:“来,咱们干了这杯吧!”。

“好!女婿,好海量!”,白冰烟也兴致勃勃的干了起来,然后笑脸盈盈的对着权律瑢:“有你的承诺,我也就放心了!”。

这时候,权律瑢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白蜜梵盯了一眼屏幕上的显示:

“是学兰?”。

权律瑢借故出去接了一个电话,白蜜梵也悄悄跟了出去,她零碎地听到了些什么。

“阿兰,你怎么了?”,是权律瑢的声音,对面那头的向学兰哽咽着对权律瑢倾诉。

“阿瑢,我......我怀孕了......”,虽然是怀孕了,但是向学兰的声音并不高兴:“但是慎宇他不接我电话,你说他是不是外面有女人了?”。

向学兰的声音是那么伤心,让权律瑢也跟着揪心起来:“不会的,说不定他还在忙。”。

“真的吗?”,向学兰突然又高兴了起来,她现在患得患失难受极了:“我最近胃口不太好,都没有怎么好好吃饭?你呢?阿瑢,你过得怎么样?”。

“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权律瑢又低沉阴鸷的指责起了江慎宇:“你胃口不好,身体不舒服,就要好好照顾你啊!那个人是怎么回事?”。

“不不,他对我其实很好的......”,向学兰舍不得说姜慎宇半句坏话:“不说了,阿瑢!可能是慎宇回来了,我先挂了啊!”。

于是向学兰挂完了电话,权律瑢转头很快就发现了偷听的白蜜梵:

“你在偷听些什么?”。

“你又在心虚些什么?”,白蜜梵毫不客气地回应了他一句。

再后来,饭席之中权律瑢的和白蜜梵的爸爸白冰烟喝了很多酒。在白蜜梵看来,权律瑢接了向学兰的电话以后,情绪变得非常不稳定。

晚餐结束之后,白蜜梵本来想要等候权律瑢的司机或者代驾过来。

可是火急火燎的权律瑢怎么也不肯等候,他还指着白冰烟的面质问:

“难道你们是在怀疑的我的开车技术?”。

“不是,不是,怎么会呢?”,白冰烟显然也是喝多了,也就屁颠屁颠地坐了进去,跟着进去的还有白冰烟的二女儿白蜜糖,白冰烟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白蜜梵拉着妈妈王芝英的手,趴在窗户上对着权律瑢提醒道:“你喝酒了,这样开车太危险了,让司机过来接你吧!我已经给他打了电话,他在等半个小时就到了,而且酒驾是违法的你知道吗?”。

“我不需要知道,你给我让开!”,已经坐在驾驶座上的权律瑢直接黑脸:“白蜜梵,你老这样你烦不烦啊?”。

“我是为了你好!”,白蜜梵还想要阻止着什么,权律瑢直接拍开了放在他车窗台上的白蜜梵的手:“我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就这样,白蜜梵和王芝英母女两个就这样看着权律瑢开着那辆奔驰车消失在她们的视野里了。

王芝英当时担忧的看着女儿白蜜梵:“蜜蜜,是爸妈对不起你,嫁给权律瑢或许是一个错误。”。

当时白蜜梵还没有那么了解母亲的这句话,直到不久车祸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当她得知一辆大货车失灵直接撞到了当时闯红绿灯的权律瑢小车车身上面:

“父亲出车祸遇害,当即抢救失败去世。妹妹蜜糖车祸时伤及到了脑部器官,一直处于昏迷不醒状态,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权律瑢也受伤,多部位骨折,所幸性命暂时无忧。”。

如果眼泪可以堆积储藏的话,那个晚上白蜜梵简直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光,流透了。她一下子失去了一个家庭最重要的成员,悲伤和难过痛苦绝望全部涌出心头。外面在下着暴雨,白蜜梵一边在父亲和妹妹两边回旋,当时她也去匆匆的看了权律瑢一眼。她知道他根本不需要自己的陪伴,他的爸爸和妈妈还有他的朋友时刻守在权律瑢身边。

可是,当白蜜梵见到几个月后痊愈的权律瑢,她的眼里不再是毫无感情和波澜,而是隐隐约约之中透着憎恨:

“憎恨,这个可恶的男人把她的爸爸还有妈妈,甚至妹妹带到了无法挽回的地狱炼狱之中燃烧。”。

白蜜梵母亲王芝英的身体危机也正在无声无息地潜伏在母亲周围,直到那天晚上病魔也把母亲王芝英的生命给带走了。白蜜梵面对一系列惨绝人寰的境遇,她痛苦到无法自抑,自那以后她和权律瑢的关系也降到冰点。

白蜜梵几乎没有去医院探望过当时住院的权律瑢,父亲白冰烟和妹妹白蜜糖的事情就已经足够她忙活了,还有后来母亲王芝英心脏病突发突然死亡。后来,时间转眼过去,权律瑢康复住院,两人之间分居。几乎很少碰面,即使偶尔碰面也是一场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