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冷情帝少神秘妻
冷情帝少神秘妻

冷情帝少神秘妻 月下松琴 著

连载中 江芸媚战枭城 冷情 帝少 冷情帝少

更新时间:2021-07-12 10:04:45
位于北城五环外的香溪谷别墅里,灯火通明。从玄关开始,途径客厅,再到楼梯上,最后到卧室门口,衣服散落一地,暧昧又凌乱。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冷情帝少神秘妻》精彩章节试读

“战少,潇潇小姐……”

“三河,马上给我找江芸媚,哪怕掘地三尺,也得将她给我找出来!”

不等三河说罢,战枭城已经打断了他的话,他要找到她!

她是她的女人,他还没答应,她怎么能走呢?

三河一愣,很快就点头答应。

战枭城回到医院时,柳潇潇已经醒过来,她躺在床上,眼泪汪汪看着他。

“阿城哥哥,你不要我了吗?”

看着柳潇潇那眼泪,战枭城不由想起江芸媚来,与她在一起那么久,他似乎从没见她哭过。

她为什么不哭呢?她难道不知道,女人最好的武器就是眼泪吗?

“潇潇,你给我说实话,昨晚在香溪谷别墅里,究竟是怎么回事,真是她给你打的电话吗?”

战枭城坐定,神色恢复了以往的阴沉冷漠。

听到这话,柳潇潇一愣,旋即,她的眼泪落得更凶了。

“你怀疑我?我就算恨她,又何必要用自己的命去赌?我作为女人,往后都不能生孩子了,我值得为了一个低贱的女人,付出自己的生命吗?”

战枭城冷眼看着柳潇潇哭,他没有像以往那样去安慰她,甚至,都没有说一句话。

许久,柳潇潇大约是哭累了,她哽咽着开口:“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我这里是有证据的,当时她给我打电话,我是录音了。”

录音文件就在柳潇潇的手机里,她找到后打开录音,将手机交给战枭城。

“你就是柳潇潇?战枭城的心上人?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江芸媚,战枭城最宠爱的情妇,你的男人每天在我床上宠我疼我,你就不想来看看吗?”

因为是录音,声音并不是很清楚,但乍听去,确实是江芸媚的语调。

听了两遍,战枭城将手机还给了柳潇潇。

“现在,你能相信我了吧?我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你一直不碰我,我心里当然知道,你一个男人,肯定在外面会……而且我又不傻,当初你和江芸媚的事情闹得那么大,我能不知道吗?”

柳潇潇呜咽着说道:“阿城哥哥,我知道我现在配不上你,可是,你别丢下我,哪怕,哪怕让我做你的妹妹陪在你身边,我也甘愿的。”

刚说罢,只听外面传来三河的声音。

“战少,查到了!”

三河确实查到了江芸媚的下落,而且当时俩人的距离很近,就在同一所医院里。

“我查了沿途的监控,有个女人在路口接应江……接应嫂子,然后车子抵达了医院的急诊科楼下。”

三河拿出监控的截图画面,当战枭城看到那画面的第一眼,他的心就咯噔一下。

这个场面他看到过,当时,他就在楼上,有个女人喊着救命,还说什么流产了?

流产了?

江芸媚怀孕了?

意识到这一点,战枭城一把推开三河,直接揪住当时接诊江芸媚的医生,厉声问道:“江芸媚呢?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她出院了!”

医生其实也是个年轻女孩子,哪里见过战枭城这种架势,她瑟瑟发抖回答。

“出院?她都成那样了,为什么还出院?”

战枭城像是狂躁的野兽,此时此刻,他忘记自己的身份,失控怒吼着。

年轻小医生快要哭了,还是年长的护士长闻讯赶来,解救了小医生。

“战先生,您是找今天那个姓江的女孩子吧?她真的走了,检查完毕后,她就与朋友离开了医院。”

护士长到底有经验,她语气很平稳,丝毫没有因为战枭城的愤怒而害怕。

“她什么情况?”

战枭城冷静下来,她盯着护士长的眼睛,脑海里都是当时在楼上看到的场面,她躺在那里,她的裙摆上满是血!

“怀孕,双胎,受伤很严重。”

顿了顿,护士长用责怪的眼神看着战枭城:“您知道她身上的伤有多重吗?我建议她报警的,但她拒绝了,我没法子想象,究竟是多么狠心的人,才能对一个怀孕的女孩子下如此重手。”

战枭城在护士长这责怪的眼神注视下,心中忽然涌上道不出的难受来。

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她怀孕了!他也不知道她伤得那么重。

“出血点主要是在大腿的伤口上,一看就是没好好处理过伤口,被虐待成这样,她竟然还能坚持着自己来医院,真是……命大。”

护士长有些动怒,即使她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是权势滔天的战氏集团掌门人,但这里是医院,她的职业道德让她无法容忍一个小女孩儿遭受那般折磨。

三河看到自家总裁那阴森的面容,他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再说下去,总裁大约是要杀人了吧?

他忙岔开话题问道:“那,那现在呢?大人和孩子,都还好吧?”

护士长瞟了战枭城一眼,才说道:“双胎都活着,而且妈妈很勇敢,为了保护胎儿不受麻药的影响,缝合大腿伤口时,坚持没用麻药。”

听到这话,三河顿觉头皮发麻。

他作为保镖,不是没受过伤,但不用麻药直接缝合伤口,他一个大男人恐怕都承受不住这种生疼。

但江芸媚,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小女孩,竟然承受了那样的疼痛。

只这一刻,三河忽然对江芸媚心生敬意,这个女孩儿,比他想象的勇敢许多。

“她既然伤得这么重,那为什么给她做检查的医生,只是个没有资历的实习医生呢?”

许久,战枭城哑声问道。

护士长又看了他一眼,提醒道:“您大约是忘记了,因为VIP病房里的那位患者,一大早院里所有的专家都被集合上去做会诊,哪里还有专家顾得上这么个没背景的小姑娘。”

孙景飒雇了辆商务车,将江芸媚接到自己家中。

“医生说让你住院保胎的,你这……既然打算要孩子,为什么不听医生的话呢?咱们是缺钱的人吗?”

扶着江芸媚进屋躺下,孙景飒一边给她盖被子,一边心疼埋怨。

脸色苍白的江芸媚看着孙景飒歉意说道:“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财神爷,你可别这么说,要不是遇到你这财神,我现在还在给万恶的资本家打工呢。”

孙景飒一边拉窗帘,一边开着玩笑。

“但是媚媚啊,既然已经出来了,那你有没有想过往后的路该怎么走?”

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孙景飒看着江芸媚正色问道。

这个问题,其实江芸媚考虑很久了。

“原本,我是打算去南方定居,但现在,你看我……”

她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苦笑说道:“有这两个小家伙,我能去哪里?当务之急,是先好好生下孩子再说。”

孙景飒撇嘴,不悦说道:“孩子孩子!你就惦记着孩子!但这孩子的爹是什么货色,你不清楚吗?”

江芸媚没说话,只低头一笑,怔怔看着自己的小腹,神色微微凄凉。

知道自己又触动了江芸媚的伤心事,孙景飒心中歉疚,她忙扯开了话题。

“你要是愿意,就和我去我们老家吧,就在北城郊区的梨木台,有山有水,风景优美,最适合养胎了。”

听到这话,江芸媚的心一动。

“好,那就听你的,等我休息两天,咱们就去梨木台。”

孙景飒拊掌叫好,说道:“到时候我我们俩双剑合璧,组建个操盘手俱乐部,在股市赚他个盆满钵满。”

江芸媚精神不佳,孙景飒也没多打扰,聊了几句之后,她就起身离开,还不忘替江芸媚关了灯。

被黑暗裹挟的江芸媚睁着无神的眼睛,许久,眼泪终于滚滚而落。

她咬着被子,将所有哭声都咽下,为什么哭呢?为谁而哭呢?这世上,还有谁值得她掉眼泪呢?

战枭城也好,江家也好,于她而言都将是过客,从今以后再也没有半点关系了。

下一个天亮之时,她将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