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嚣张娘子
嚣张娘子

嚣张娘子 椿芽儿 著

连载中 宁鹭雨周慎睿 嚣张 娘子

更新时间:2021-08-04 17:54:13
六月酷暑,这天气容易让人火气旺盛。河边,柳树下,宁鹭雨将双脚泡在冰凉的水中,但还是解决不了身上的燥热。水中倒映出一张五官狰狞的脸,双眸早已不像五年前那般清澈。今年是嫁到这里的第五年,也是离开家的第五年,尽管孩子四岁,她还是不能接受。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嚣张娘子》精彩章节试读

六月酷暑,这天气容易让人火气旺盛。

河边,柳树下,宁鹭雨将双脚泡在冰凉的水中,但还是解决不了身上的燥热。

水中倒映出一张五官狰狞的脸,双眸早已不像五年前那般清澈。

今年是嫁到这里的第五年,也是离开家的第五年,尽管孩子四岁,她还是不能接受。

她一个富家千金,若不是庶妹的诡计,现在的她就是上林县县令儿媳、陈家少夫人,穿金戴银,下人前呼后拥,哪会像如今这般落魄?

住土坯房,吃饭有上顿没下顿,一年吃不上几顿肉。

五年来,没有新衣裳新首饰,连胭脂水粉都不曾有,穿的还是当初从家中带来的旧衣裳,用的也是失去光泽的头面,谁还能比她惨?

宁鹭雨不耐烦地看了一眼跌跌撞撞朝这边来的小身影。

最美好的年华嫁给一个没用的穷鬼,生了两个没用的儿女,真让人烦呐。

若是嫁给心上人,门当户对阖家欢乐,丈夫亲爱自己,儿子舞文弄墨,女儿弹琴作画,这光是想想就觉得很美好。

可都是因为她们啊,一切毁了,也因为那个穷鬼,自己成了一个疯婆娘“还不跑快点,要饿死老娘吗?”宁鹭雨高喊。

看到那突然摔了一跤的身影,她不仅没有心疼,反而更加生气,“你是瞎了吗,走路都能摔,赶紧爬起来,慢吞吞的要你有什么用!”

小身影颤巍巍地爬起来,一瘸一拐跑过来。

“娘,吃的.....”四岁的小女娃紧张地举高烤熟的苞米。

宁鹭雨嫌弃地瞥了一眼,对小女娃磕破的膝盖视而不见,“和你穷鬼爹一样没用!”

小女娃默默低头,豆大的泪珠在眼眶打转,肯定是自己慢了,娘才会这么凶。

“呸呸呸!难吃死了!”宁鹭雨愤怒地将苞米粒吐出来,一把将苞米砸到小女娃头上。

女娃猝不及防挨了一下,泪水滑落:好疼

满是灰尘的苞米滚到自己脚边,女娃蹲下捡起,珍惜不已。

不能浪费,这是爹换来的,娘不吃,可以留给她跟爹,还有哥哥吃。

宁鹭雨厌恶道:“哭哭哭,就知道哭,烦人精!你回去告诉你那废物爹,我饿得浑身无力很不舒服,让他把家里那只母鸡炖了。”

女娃憋着眼泪,哽咽道:“娘......不能吃,爹说那只鸡是用来下鸡蛋的,吃了的话,咱们家就没有鸡蛋吃了......”

“啰嗦!”宁鹭雨生气地抬起脚,反手刮了女娃一巴掌,“让你去就去!”

女娃捂住脸,泪水再也绷不住,如洪水来袭。

宁鹭雨见状,又一把拧住女娃的小胳膊,“都让你别哭了,耳聋了是不是?你再哭我就把你丢进河里淹死算了,你就跟你穷鬼爹一样,你们怎么不去死呢?你们死了,我就不用再呆在这里,凭我的美貌,有的是有钱少爷青睐,你爹算个什么东西?都说别哭了!”

“呜呜呜.......”女娃依旧哭得凄惨,“好疼,娘不要掐了......”

“滚去让你爹杀鸡!”宁鹭雨冷哼一声,松开手。

女娃不敢再顶撞亲娘,哭着跑开。

“呸!废物!”宁鹭雨吐了一口唾沫,转身正要埋汰他们几句时,一条蛇从树上掉到她的肩膀上,“啊——蛇——”

身子一个不稳,整个人倒栽葱掉入河中。

连喝两口水后,宁鹭雨拽住垂下的一根柳条,探出脑袋,惊慌喊道:“丫丫!丫丫——”

…………

头好痛。

这是宁鹭雨恢复意识后的第一感觉。

不仅是脑袋,身体也疼得厉害,一动就难受,像是有什么强行撕扯意识。

“娘,你不要动,爹在帮你把衣服穿上——”

本来意识模糊的宁鹭雨闻言,开口便是嘶哑的声音:“别吵......我好难受......别动我.....”

真是的,谁放电视这么大声啊!

飞机失事而已,怎么像灵魂肉体分离一样?!

“娘你刚才是不是说话了?”惊喜的声音传来。

烦死了。被吵得不耐烦的宁鹭雨睁开眼,她想看是谁这么吵,却对上一双深邃的黑眸。

目光下移:剑眉如漆,鼻梁高挺,薄唇性感,脸庞棱角分明。

话说,这医院的医生也太俊儿了吧?就是这皮肤黝黑了点。

宁鹭雨忍不住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爹,娘这是怎么了?”

小女娃疑惑的声音清晰地传入宁鹭雨耳中。

爹?娘?似乎有什么不对。

宁鹭雨侧目:男人身材强壮,面若冷霜,女娃娇小,肩上垂着麻花辫,这一大一小穿的都是带补丁的麻衣。

古代装扮!农民?!

宁鹭雨脸色一变,目光粗略扫了一眼周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