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大秦:我儿秦始皇
大秦:我儿秦始皇

大秦:我儿秦始皇 戒酒 著

连载中 陈平赵姬

更新时间:2021-08-04 18:06:54
大秦,咸阳。一骑快马出了咸阳南门,过了渭桥,沿着渭水南岸往西而去。快马疾驰了大半个时辰,到了一处盘山道尽头。郁郁葱葱间,赫然藏着一处庄园。一脸肃然的陈平翻身下马,庄园门口的等候的老管事接过马缰,匆匆拴马去了……陈平也不多言,从半敞开的大门入内,穿过了前院,直接到了后院假山处推开一处石门走了进去。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大秦:我儿秦始皇》精彩章节试读

“姓氏!”

“姓氏?”

被陈平这么一说,赵姬突然明白了。

公子政是出生在赵国的,秦赵两国交恶,被迫姓赵了。

以至于归秦之后,依旧用原来的名字赵政。

即便是公子政真的在校场脱颖而出,到时候老秦人要是拿这个说事儿。

也当真是个麻烦。

要知道,经历了长平大战之后,秦赵已经势成水火。

“可……可王室公子认祖归宗,可不那么容易,必须要行入太庙归祖宗大礼!”

“而且这是必须太庙令操持,而且要秦王允许……”

“这时间,怕是来不及啊!”

赵姬的心又悬起来了。

这王子认祖归宗,走流程都的半个月,而且还不算这仪式所需的准备时间……

“给本公子来兰陵酒,劲儿要烈的……”

陈平倒是一点儿都不着急,喊着要喝酒。

“哎呀,你这个冤家,我都要急死了,你倒是出个主意啊!”

“大不了,我今晚不回去了,在这里好好陪你……”

赵姬真的是急了,这关系到她今在后在秦国的地位……

是不是能继续荡下去,就看自己儿子能不能立储成功了。

否则,生存都难。

“呵呵呵,你不回宫,能给秦王交代过去吗?”陈平斜着眼睛道。

“秦王,他……他那物事早都不举了,而且最近已经起不了床了,不然,我也会这么进出自由啊……”

“啊……”听赵姬这么一所,陈平不由吃了一惊。

这是秦王赢异人年少时候在赵做人质,可是苦了他,这一回秦,自然就报复性的放纵了……

不把自己干废了才怪。

“你别啊了,替本宫想想办法啊……”

“太庙令哪儿,你以王上病重,此事需王后主持的名义,让他们早点动起来!”

“虽然文校之前显然来不及了,不过,我可以让人在推迟武校的时间!”

陈平想了想说道。

负责武校的是上将军蒙骜,他们家族和蒙家交情不错,延迟几日,应该是可以的。

“有把握吗?”赵姬的一双狐媚的眸子,紧紧盯着陈平。

“太庙令那边,只要你能搞定,我这儿没问题,别忘记了我们家族和蒙家也是世交了……”

陈平说着话,一双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赵姬不甘示弱的回应着……

此时的公子政,就在他陈叔叔和母后水火交融的时候,他正前院翻阅典籍……

于此同时,咸阳王宫内的华阳太后,也在着手立储的事情。

作为太后,她自然也不甘心失势,现在的秦王本就不是她亲生的。

虽然老秦王赢柱临死的时候,让她和吕不韦一起协助赢异人,可赢异人似乎不太那么给她面子。

若是储君和她再无关系,她可就难熬了。

“公子蛟,你可都记住了?”

“只要在你校场不要出错,这次储君之位,就没跑了!”

年过四旬的华阳夫人,仍是风韵犹存……

“太后,可是公子腾和公子政都很是这一代的佼佼者,我怕……”

公子蛟的母亲面带担忧的说道。

“公子腾少时从军,文校很难过,至于公子政,到现在还不是赢氏子孙,就算是出彩,也没资格!”

华阳太后笃定的说道。

“况且,我已经知会过钢成君蔡泽,他会有分寸……”

“我这里有一份题库,回去之后,好生背!”

“谢谢母后,若是公子蛟能够立储,我定然让他孝顺母后,唯母后大人命是从!”

公子蛟母子大喜,赶紧到头叩拜。

这都有题库了,想来问题不大……

“呵呵呵,下去准备吧!”公子蛟母子,有这个态度,华阳夫人自然是很满意。

而公子腾,也在一帮老士族的密室里,接受指导……

整个王宫,看似平静如常,其实已经暗流涌动。

三日后,咸阳车马场。

大清早,有爵的国人早早的排队进了咸阳王城正殿外的广场,层层叠叠安坐在了早已安排好的原木看台上。

连同六国使节和尚商坊的富商大贾,满当当的好几万人。

叽叽喳喳猜测讨论着此次的考校内容,很是亢奋。

片刻之后,城楼大钟轰鸣了一声,全场顿时沉寂了下来。

“吉时已到,请主考钢成君蔡泽!”

随着司礼大臣的高喝,蔡泽大步走到了大殿前特设的大案旁。

从案头拿起一支金令箭道,“本君奉王命主考诸王子文事,择优取胜!”

“获胜者,可进入武校,请诸王子入场……”

随着蔡泽的的公鸭嗓音响起,十位少年昂然入场。

十人都是头顶三寸少冠,身着黑丝斗篷,腰间悬着一把青铜短剑,英姿勃发,引来广场老秦人的阵阵赞叹。

“第一问,秦国郡县多少的?地亩多少?人口有多少?”

问题一出,众人一片哗然。

这曾经是秦昭襄王立储的时候,考过的问题啊,怎么还问啊?

众人的目光,不由的看向了诸位王子。

可王子们显然是不会,一脸迷茫的相互瞅这,无人开口。

“这不能算,是个老问题……”

“应该考我们学馆教过的!”

王子们纷纷说道。

公子政心里惊骇,陈叔叔怎么就料事如神,事先知道问题。

亏的母后与他交好,不然今天我也要翻车啊!

心里虽然如此想着,但是他也没抢着回答……

“诸位王子说的不错,这的确是老题,老夫记得,当时昭襄王听公子们不知道邦国情况,大怒,特命太子傅编修为王子少学,如此过了十年,老题重出,诸王子居然说没学过?”

“若是诸王子都不知,那此次文校,就此结束,我立刻去给王上复命!”

钢成君蔡泽怒了。

若各位王子都是这等成色,那将来立了王储,还了得?

“我……我只知道有内史郡……”

“我知道有河西六百里,秦川八百里,土地总数却是不太清楚……”

有两个王子吭吭哧哧的说道。

其余大多数王子,都红着脸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是也都不甘落后,嘟嘟囔囔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这真是让老秦人看的是干着急,心里更是失望不少。

更是让六国使节看了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若是无人作答,公子蛟你来回答!”

就当公子政刚想站出来回答的时候,钢成君点了公子蛟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