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古穿今之娇妻难宠
古穿今之娇妻难宠

古穿今之娇妻难宠 青神羽 著

连载中 白栀萧宴 娇妻 古穿今

更新时间:2021-09-22 17:53:52
顶级豪门白家丢失十八年的女儿终于找到了,却是个又笨又丑,没见过世面的村姑!却没人知道,村姑的面具下隐藏着来自古代妖妃的灵魂。而那个游走于黑白两色的矜贵宴少果断退婚后,却发现——和全球十佳影帝喝咖啡,顺便和智能AI下盲棋的是她,让国际第一怪盗金盆洗手,还追着拜把子的是她,被顶级医学研究所计划了九十九次绑架,只求莅临指导实验的是她,而自己意外邂逅,就被迷得无法自拔的梦中情人……还是她?!眼看就要踏上‘退婚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的不归路,宴少痛定思痛,找到身为国际刑警的大舅哥掏出榴莲乖巧跪好:我有罪,帮忙判我个有妻徒刑呗!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古穿今之娇妻难宠》精彩章节试读

楼上。

‘叮铃铃’——

因为感冒还昏昏沉沉睡着的白雅宁被电话吵醒。

是萧落落。

“喂?”

“雅宁你看新闻了没有!我哥发声明了!”

一接通,萧落落兴奋的声音就钻出来,使得她瞬间一个激灵,心底却莫名狂喜,“什……什么声明?”

萧落落说道,“哎呀!你快看微信!”

她急忙打开微信,就看到了萧落落发来的一条链接,点开一看,正是萧宴刚才接受采访的视频。

“得知白伯父终于和女儿团聚,我在此表示祝贺,但我之前就已经有了想娶的人……”

听到这句,白雅宁鼻子一酸。

“听到了吧!听到了吧!”萧落落又叽叽喳喳的说道,“难怪我哥昨天还训我,让我不要多事,原来他早就有打算了!”

白雅宁失落,“可是……他想娶的人也未必是我啊。”

“你傻啊!”

萧落落着急道,“从小到大,你见过他跟哪个女生走的近过吗!他身边根本连只母蚊子都没有!也就是经常见你而已啊!除了你还能有谁!”

这话让白雅宁不禁一怔。

的确,无论上学还是如今,宴哥哥从没跟任何异性有过半点传闻,而她因为和落落是好友的缘故,经常去萧家做客,每次宴哥哥都还会嘱咐落落,一定要好好招待她……

难道宴哥哥其实也早就心里喜欢着她,只是不说而已吗?

“哎呀,总之你放心!我就是你坚强的后盾!哪怕真的是有其他女人的蛛丝马迹,我也已经及时告诉你,坚决不让我哥被抢——哎你干什么!手机还我!”

也不知是怎么了,萧落落的声音越来越远,最后,电话被挂断了。

再打回去,就提示已经关机。

“怎么回事?”

白雅宁有些纳闷,但却也没多想。

因为她现在精神很振奋,既然宴哥哥如今都已经对外声明不会娶白栀了,那么就肯定很快要来家里解释一番,最后向所有人宣告想娶的人是她!

而这个时候,如果她病的再重一点,必然会让宴哥哥极为心疼,说不定还会直接把她带走去萧家!

这么一来,她萧家少夫人的名头不也就顺理成章的坐实了?

想到这里,她就将空调的温度调到最低,裹好被子又躺了下来闭上眼睛,会心一笑,“宴哥哥,你可要快点儿来啊……”

然而,很快她的计划就宣告失败了。

因为说头痛推脱没吃早饭的她,中午也没有下楼,白文彬有些担心,就让管家去看看。

结果却发现她不仅门没锁,而且一推就是扑面而来的冷气!

一看空调,16℃!

再一看人,脸已经红的和虾一样,躺在床上高烧不醒了!

要知道,即便是再炎热的夏季,空调制冷也就在26-29℃,弄这么低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于是,赶紧送了医院。

这让白栀很是意外,也不过就在喷泉里泡了几分钟而已,直接病糊涂了?

啧。

见她若有所思的样子,白文彬说道,“小栀,你去休息一会儿吧,也不用太担心,雅宁一定会没事的。”

“那好吧。”

白栀也根本不客套,点点头上了楼,白雅宁有没有事,她才不关心呢。

“那我也去睡会儿。”

白皓辰因为赌气的缘故,这两天也一直都没下来吃过饭,全部都是管家把他的那一份送上去,过一会再去收餐具。

也就是刚才动静大,才把他给炸出来了。

“你给我留下!”

白文彬语气一点也不好,声音刻意压低了些。

而白皓辰不满的打着哈欠,“干嘛啊爸,不让医院,也不让人睡觉?”

他和白雅宁关系最好,原本想跟着去医院的,却被白文彬给拦住了,最后是白斯寒和管家去的。

“哼!”

白文彬直接拿出一份报纸甩在他面前。

“什么啊?”

今天的新闻白皓辰也根本不知道,一看之下,他不禁笑出了声儿,“好家伙,这根本都不知道自己有个未婚夫呢,就先被人家嫌弃着甩了啊。”

“你皮痒了。”

白煜川幽幽看着他,用的是陈述句。

顿时,白皓辰脖子一缩,活像只鹌鹑,“又不是我甩的她!大哥你要是想动手就去揍那个萧宴啊!”

“还不是你这张口无遮拦的嘴。”白文彬斜了他一眼,又再三强调道,“这件事情坚决不能让小栀知道!”

白皓辰无所谓的两手一摊,“可是……纸里包不住火吧?”

“能瞒多久是多久。”

白文彬直接下达了死命令,“要是小栀忽然知道了,我第一个先饶不了你!”

“行行行。”白皓辰立马举双手投降,又四处张望着,“阿宝呢?”

这两天,他一直都关着门,也就一直都没见到。

“刚才跟小栀回房间了。”

不知怎么的,白皓辰从这个一向不苟言笑的大哥语气里,竟然见鬼似的听出了一点幸灾乐祸?

他不禁咬牙,“白眼儿狼!”

然后,又一次气呼呼的回到了楼上。

而白煜川看着他的背影,又说道,“晚上,下来吃饭。”

“就不!”

白皓辰颇有点傲娇的甩上了门。

而事实上,白栀的耳力极好,这样的对话即便压低了声音也能听个七七八八,但偏偏她刚解锁了手机的新功能——

听歌。

那家伙,根本迷的不行,耳机一戴就沉浸式体验直接睡着了。

*

与此同时,萧家。

‘哗啦’——

“简直胡闹!你这是想气死我吗!”

随着棋盘被推到地上,棋子儿被崩的到处都是,萧老爷子的一声怒吼,把王嫂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而一旁,萧宴却气定神闲,“事已至此,您气也没用了。”

其实他真的打算了更体面和委婉的方式解决这个婚约,但坏就坏在落落嘴太快,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也就只好快刀斩乱麻了。

但萧老爷子并不肯就这么算了,命令道,“你现在就给你白伯伯打电话,告诉他,你是闹着玩儿的,跟他认错!”

这时,王嫂小声说道,“先生,家里的电话线和网络,刚才就都被宴少给让人掐了……”

“你……你……!”

萧老爷子气的指着他说不上话来,而萧宴眉尾轻抬,“爷爷,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女人都能做我萧宴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