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重生公主:夫君是权臣
重生公主:夫君是权臣

重生公主:夫君是权臣 紫语 著

已完结 离落邵逸轩 重生 夫君 公主 权臣

更新时间:2021-09-22 17:59:18
她是一国公主,入宫已有半月了,清萝宫却越来越冷清。奴才们见离落不受宠,都想着法儿的要离开,对这些离落却只是微微笑着,却不见有半分着急。可流姝却受不了,她是大皇子离尘派过来照顾离落的,承了大皇子多年恩惠,办事自是尽心尽力。见奴才办事不用心,每日都要吵上几回。可这宫里没有皇帝的宠,即使空有公主的身份也没人会拿你当个正经主子。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重生公主:夫君是权臣》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祖母

情他也不了解。此时,倒不知说什么了,只得摇了摇头。太后并未在意,接着说道:“以后,和你哥哥一般,私下里,唤我祖母即可。人老了,应付不来那些虚套的礼节。”离落自是不敢的,心中这样想着便也这样说了。太后仍是未在意,笑呵呵的说道:“哀家是你的祖母,和祖母有什么不敢的。”离尘扶起太后娘娘说道:“祖母别在意,落儿怕是才回宫有些生疏,刚见着孙儿的时候一直在行礼,赶明个孙儿有时间一定带着她多去祖母那走走,好好改改这小丫头的毛病”。离尘不张口还好,一张口太后倒是数落了她一顿:“如今倒是说起落儿来了,你有多久没去看哀家了,”。此次倒是叫离尘说不出话了,她确实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去过宁寿宫了。太后娘娘也不忍太过责备离尘:“罢了,哀家知道你们忙,只是得了空记得多去哀家的宁寿殿走走”。离尘和离落齐齐的回了句:“是”。太后笑着看了看离尘,又瞧了瞧离落,心中无限满足。又叙了会家常,太后方才离开。

路上,见太后开心,林嬷嬷问道:“娘娘似是很喜欢长公主”。太后说道:“是啊,哀家的确很喜欢她,那孩子的眉眼像极了她母亲”。一句话却是叫林嬷嬷敛了神色,忙低声提醒道:“娘娘,这是在宁寿宫外”。太后当然知晓此处并非宁寿宫,可她却是想提。抬眼望望着宫中,只能无奈的叹气。在这宫中怕是再也没有人敢提起那个女子了吧!其实,离落会被皇帝如此对待,怕也是因为她像极了她母亲吧!不只容貌像,连那性情也十分像

林嬷嬷自是知晓太后的心思,太后当年有多疼离落的母亲,他是看在眼里的。那样一个温柔的女子却成了如今宫中最大的忌讳,又怎能不可惜。可如今,他却只能劝着太后,不要提起那女子。

太后走后,离落让柳嬷嬷与礼姝也退了下去。一时间屋内只剩了离尘与离落兄妹二人。两人谁也没说话,倒叫屋内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还是离尘先开口打破了这尴尬:“小丫头,你弄得这般隆重,究竟是有什么事要同哥哥说的”。离落抬起头盯着离尘。那脸色很是沉重:“哥哥可否同我说说当年的事”。离尘面色有些凝重,皱起双眉问道:“当年的事,可是那件事”。离落重重的点点头,回道:“是”。离尘知道他一定会向自己询问这件事,可他没想到会是这么快,有些担忧的问道:“你当真想知道,可是做好准备了”。离落看向离尘,眼神坚定,不带一丝犹豫:“哥哥,你便告诉我吧!我早已做好了准备,这一次,我一定要知道”。兄妹二人直直的看着对方,谁也没有说话。

离尘终是忍不住开了口:“当年的事我也并不十分清楚,那时年岁小,知道的事情不多,后来长大了,却是没人在敢提起这事了”。离落转身倒了一杯茶递给离尘。离尘接着说道:“小时候,林嬷嬷和太后娘娘同我说过一些往事,我依稀记得。我是在王府出生的,那时,夺嫡之战已经进入尾声。不久后,全家就由王府迁入了宫内。父皇登基为帝,母亲做了皇后,府内一众妾室也入了宫,各自分封。当时除却母亲外,便是蒋贵妃位分最高,被封为良妃。辅佐母亲管理后宫。那时父皇和母亲的感情是极好的,虽不至独房专宠,可也是一半的时间都宿在母亲那。入宫还未到两年的时间,母亲便再次怀上了你。可自生下我后,母亲的身子一直不大好。此次为了安心养胎,将后宫大权都交由了蒋贵妃也就是当时的良妃”。

说至此处,离尘抬眼看看离落,见她只是一脸淡淡的听着,没有什么别的表情,才放下心来,又接着说道:“起初,并没有什么特别,父皇仍是日日来看母亲,良妃处事十分得当,后宫一派祥和。可好景不长,不知从何时起,父皇不在出现,祖父在前朝也阻碍重重。直到你七月份时,那场大战终于爆发了,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天”。

说至此处,离尘双眼怒睁,那样子真真是吓人。猛灌了两杯水,才压了火气,又接着说道:“那日晚间,我早已入睡。迷迷糊糊间觉得被人抱在怀中跑,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等我清醒时,已在宁寿宫中太后娘娘身边。接着就有侍卫来报,宁安王府谋反,赵帅已带人攻入皇城。来人是掩护太后离开的。”离尘本是坐着的,此时站起来走到窗边。过了好久才又继续说道:“太后是不信的,抱着我在宁寿宫坐了一晚。可第二日还是传来了宁安王府谋反的消息,赵帅兵败,带着皇后娘娘一起逃走了。说道此处,离尘满脸悲痛,显得又无奈又让人心疼。

此事当年轰动一时,可后来还是不了了之,如今这宫中已是无人敢提起”。说到此处处,倒也平静了许多。离尘说完屋内又陷入了沉默。

离落一直低头静静的听着,沉默了好一会才抬起头看着离尘斩钉截铁的说道:“外祖没有谋反”。离尘摇了摇头,看着离落说道:“我从不相信外祖会谋反,可此事罪名已定,天下人皆认为是外祖谋反,如今的我根本无权辩驳。”离落嘴角闪过一丝冷笑:“天下人,哼!还不是朝廷如何对外说,天下人便如何认为。可那事实几分真、几分假又有谁知道”。离尘看着离落,想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没开口。有些事情,离落知道的要比离尘多,可她不知道离尘心中究竟是何想法,他不敢与离尘说。

离尘心中忽然闪过了一丝念头,他急忙拉过离落,紧紧的握着她的双肩,分外认真的说道:“丫头,不论你心中有何想法,都要藏起来。什么都不要说,也什么都不要做,你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吗”?离落倒是十分冷静,只是语气中含着嘲讽:“我如今的境地能有什么想法,哥哥多虑了”。离落虽是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