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糙汉福妻翻天了
糙汉福妻翻天了

糙汉福妻翻天了 风轻灵 著

连载中 苏乐颜徐陆怀 福妻

更新时间:2021-10-18 17:07:06
【1V1温馨甜宠+打脸爽文+种田经商+家里长短】一觉醒来就成了古代农家被后娘毒打致死的丧门星。苏乐颜愤而反击,大杀四方。一身伤的她被新出炉的丈夫领回家,丧门星霉神组合,人人嫌弃。却不想小两口日子越过越红火,不仅打脸无数,还掀翻了整个京城。“相公,你对前赴后继的爱慕者有什么想法?”“我只有娘子,也只要娘子。”某男将她来了个壁咚,声音沙哑:“娘子就不要胡思乱想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糙汉福妻翻天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2章

何后娘为了面子,也因为自己的女儿晕倒,所以请徐郎中来。

苏乐颜被大嘴婆抱回屋,其实就是一个小柴房,里面一张不到四十米的木板床,没有草席枕头,甚至没有被子,动一下都可能会掉下床。

这小姑娘也太惨了,苏乐颜刚刚脑子有些浑沌,现在却涌现出一段陌生的记忆。

小姑娘叫何大丫,是何大郎原配所出的女儿,一出生亲娘难产死了。

记忆很简单,从小到大不受待见,干活打骂,挨饿受累是家常便饭,真是小白菜地里黄泡在苦水里的。

这一次原身小姑娘是先被何二丫为难,扯痛了头发,才拍开何二丫的手,就这么被何后娘给打死了。

“徐郎中来了。”

苏乐颜回了神,等着郎中过来,等了好一会,郎中才从何二丫那边过来。

徐郎中只是给苏乐颜诊了脉,也许因为男女大防,所以并没有看伤,直接就开药。

何婆子和何后娘咬着牙,不情不愿地给了诊费,等徐郎中一走,婆媳俩隔着柴房就骂个不停。

苏乐颜头有些晕,躺在床上不多时又睡过去了。

这会何家经过了刚刚的炸尸事件,早传遍了整个村。

徐郎中离开何家后,就遇到了不少打听何家事的,还有询问苏乐颜情况的。

“大堂伯,你刚刚去何家了是吗?”一位中年妇人拦住了徐郎中的去路。

徐郎中嗯了声,“忠厚侄家的有何事?”

“那丧门星怎么样?”中年妇人问道。

“没死。”

徐郎中没再多说,他虽是村里的郎中,但也只会粗浅的医术混口饭吃而已。

中年妇人一听,就不理会徐郎中了,迈着步子朝何家而去。

看到中年妇人上门,何后娘便奇怪道:“徐鲁氏怎么来了?”

徐家可是村里的富户,徐忠厚当年在县城里给大户人家跑腿,不仅带回了个儿子,还带了一笔钱财回来。

而何家,何大郎虽然在将军府当护卫,但拿回来的钱越来越少了,何后娘很不满意。

“这不想给我家老三娶个媳妇吗,就你家大丫,不知你们何家愿不愿意。”中年妇人道。

何婆子和何后娘对看了一眼,徐家老三,丧门星配吗。

何后娘直接问,“你家出多少聘礼?”

“什么聘礼,咱们一个村里人谁不知道谁,若你们家愿意把何大丫嫁过来,我徐家出一担粗粮。”

中年妇人的话一落,何婆子三角眼瞪了过来呸一声,“一担粗粮就想娶媳妇,做什么青天白日梦,我们何家就是把丧门星留在家里干活,也不换一担粗粮。”

“那再加一担粗粮,你们不同意就算,老三成亲后会分家,我肯定不会让丧门星留在我家的,但你们何家......。”中年妇人话里未尽之意,站了起来就要离开。

何后娘忙拉住中年妇人,朝着何婆子小声嘀咕,“娘,您也要为大宝着想啊,丧门星,大丫还有一年及笄,也该嫁人了。”

这么个丧门星留在家里,何后娘心里能安心才怪,而且明明都断气了,却又活过来,光想着心里都发毛的很。

“成,但我们何家不出嫁妆,你挑两担粗粮来,现在都可以直接把人带走。”

何婆子最宝贝的就是她儿孙,就因为有这丧门星在家,儿子才甚少归家,他们也不敢把孙子放在家里,而是送到县学去读书,偶尔才回来一趟。

何婆子不知道多思念儿孙,这会想着丧门星要是嫁出去,以后儿子孙子也能常回家,心里又欢喜了,恨不得立马把苏乐颜扫地出门。

这会睡着的苏乐颜可不知道,何婆子和何后娘为了两担粗粮就把她给卖了。

醒来后,发现自己还在何家柴房躺着,苏乐颜心里苦逼的很。

她真的穿越了。

她虽然不喜欢末世,但也不想穿越到古代来啊。

“大宝,你回来了。”

何家门口,何后娘惊喜地看着儿子,短粗的脖子越过儿子身后不停地伸长往外望,“谁送你回来的,你爹呢?”

“爹送我回来的。”何大宝一脸不高兴,“别看了,爹早走了。”

何后娘一脸失望和难过,当下不满了,“你爹怎么都到家门口了都不回。”

“爹有事要忙,而且他没到家门口,要村路口就走了。”

何大宝半点也没觉得自己爹不回家有什么不对,反正爹每个月都会给钱他花。

就是这次月考,他考的很差,刚刚被爹严厉批评了,这个月的月钱也没了。

何大宝想到这里,脸色更加不好,面对疼爱他的亲娘也没个好脸色。

何后娘一噎,心里幽怨的不行,嫁进何家生了儿子后,能过上好日子了。

可自从怀了儿子后,丈夫就不怎么近她身,甚至也不常回家。

何后娘还想跟儿子说话,何婆子已经冲出来了,看到宝贝孙子,脸上登时笑出一朵菊花,“奶的乖孙哦,你总算回来了,可想死奶奶了。”

“奶奶,我这身衣服是新的。”何大宝后退一步,一脸毫不掩饰的嫌弃。

“好好好,奶不碰你。”

何婆子半点也不介意孙子的态度,朝着何后娘喝道,“还傻愣着干什么,今天乖孙回来,你赶紧去杀鸡杀鸡煮鸡蛋给大宝吃。”

何大宝一听,脸色才好一些,“我肚子饿了,娘快去吧,我先回房读书了,吃饭的时候再叫我。”

何婆子和何后娘目光一亮,脸上都泛起了慈爱之色,仿佛能看到何大宝考上状元的那一天了。

何大宝一回来,何婆子和何后娘就忙碌的很,端茶倒水,嘘寒问暖,洗脸洗脚,把何大宝当小祖宗侍候着。

何二丫心里嫉妒,但还是盼着弟弟回来的,弟弟回来,家里就有肉吃了。

而且何二丫也知道这个家里,最宝贝的是弟弟,所以也殷勤地讨好弟弟。

闻着鸡肉的香味,苏乐颜饥肠辘辘,可这会浑身疼痛,根本无法下床。

正想着怎么填饱肚子的苏乐颜就见着柴房门被推开,门口站在两个趾高气昂的姐弟俩,何二丫和何大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