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诡婿神相
诡婿神相

诡婿神相 沧海一声笑 著

连载中 姜柯叶雨凝 神相

更新时间:2021-10-18 17:14:38
我一出生就死了,是黄皮子给续的命,爷爷为了让我活命,用命换卦,为我订了一门亲……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诡婿神相》精彩章节试读

叶正孝没想到,叶雨凝竟然真的醒了,狐疑地看了我一眼,随后朝着叶雨凝的房间走去,叶母也紧跟其后。

我站在叶雨凝的房间外看了一眼,见她已经没事,便准备离开。

既然她已经醒了,说明身上的阴咒是解了,我也没有继续留下的必要,至于退亲的事,我还不至于拿这件事作为筹码。

回到白事街,已经凌晨两三点,在老张的棺材铺凑合了一晚。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老张还没有回来。

不得不说,叶正孝在申江找人的本事是真的大,我在老张棺材铺才住了一晚,他就找上门来了。

叶正孝抬头看了一眼老张棺材的匾额,眉头微皱,不过没说什么,进了店铺里。

我给他倒水,他说不用。

“你现在在这个棺材铺打工?”他的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嫌弃。

我说我受人所托,帮忙看几天店。

叶正孝不再多问,而是让保镖递过来一个大红包,厚厚一沓,足见里面的分量,进入正题:“姜柯,我今天过来就是告诉你一声,雨凝的病已经好了,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你治好的,但这笔钱,你收下。”

“不用了叶叔,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我可不认为,叶正孝今天过来,是专门为了感谢我救了他女儿。

叶正孝还是将红包放在了柜台上,“那我就直说了,昨天晚上已经跟你说过,雨凝现在有了新的婚事,所以为了避嫌,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我们叶家。”

我心里顿时涌起一阵酸楚和屈辱。

本来我以为叶正孝找上门是因为我救了叶雨凝,我跟叶家的亲事兴许还有回转的余地。

看来是我想多了。

“你就是我那个未婚夫姜柯啊!”

就在这时,门口一个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的女孩走了进来,乌黑的长发在在身后随风飘逸着,脸蛋雪白精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一汪清泉,让人挪不开眼。

来人不是叶雨凝,又是谁。

“雨凝,你来这种地方做什么?”叶正孝眉头紧锁。

叶雨凝朝着叶正孝吐了吐舌头,然后看向我,眉飞色舞地说道:“我听妈妈说,昨天就是他救了我,所以我就跟踪爸爸了,来看看我这个未婚夫长什么样子。”

看起来,叶雨凝似乎对我并不反感。

“什么未婚夫,你跟他的婚事已经退了,高公子才是你的未婚夫。”叶正孝低声责备道。

“我才不要嫁给高远那个纨绔子弟!”叶雨凝嘟着嘴不满地说道。

“这件婚事已经定下了,你不要耍小孩子脾气,这种晦气的地方女孩子少呆,走,跟我回去!”

说着,叶正孝冷冷扫了我一眼,就拉着叶雨凝往外走。

本来叶正孝的态度让我十分窝火,已经不打算再跟叶家牵扯,但叶雨凝对我的态度,让我又有几分动摇。

我到底要不要争取一下呢?

犹豫了一会儿,我拿上红包,到底还是跟了上去。

因为,我在叶雨凝的鼻梁靠上疾厄宫处,看到有黑气萦绕,而且她的右侧父母宫也呈现出疾厄征兆。

男左女右,也就是说,叶雨凝和叶母最近会霉运缠身。

也是,叶家那偏激的风水一日不破,叶家女人就一日不得安宁。

叶正孝看我跟了出来,站在豪车旁边,再次出言道:“姜柯,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跟雨凝,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以我不希望你再纠缠我们叶家。”

我没有看他,而是直接对叶雨凝说道:“叶小姐,你近日印堂晦暗,黑气萦绕,多有灾厄之相,最近尽量呆在家里不要出门。”

“还有,你的父母宫显示,你母亲近日也可能厄运缠身,提醒她最近也不要出门。”

这话,让叶正孝的动作一滞。

本来已经打算上车的他回过头,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我。

片刻,便是笑出了声。

他的笑里,满是嘲讽和不屑。

“姜柯,别以为学着你爷爷的样子胡诌几句,我就会信你,姜家的本事,从你爷爷去世就断了!”

他不再理会我,直接拉着叶雨凝将她推上车。

我将他给的红包从车窗塞了进去,说道:“这钱,我不会要,至于我刚才说的,信不信随你。”

说完,我直接转身回了店铺。

“姜柯哥,我信你,你说的我都记住了!”

后面传来叶雨凝的声音。

我嘴角不自觉微微扬了扬。

这个跟我第一次正式见面的未婚妻,似乎对我印象还不错。

说起来也真是奇怪,可能是爷爷在为我选定姻缘的时候做了什么,我竟然对叶雨凝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有种多年老相识的错觉。

回到店铺,我准备先整理一下我的行李,,就听门外这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有人吗?”

只见,店铺里站着一个身穿低领紧身连衣裙,脚上踩着恨天高皮鞋的风韵女人。

“小兄弟,张大师在家吗?”女人面露焦急。

张大师?谁是张大师?老张吗?

他不是卖棺材的么,卖棺材的什么时候也被人称为大师了?难道木匠活一流不成?

“他不在。”

我挥了挥手说道,这才注意到这女人的面相,十分的不对劲,她的耳朵上起了一圈的青红筋,说明饱受惊吓,再看她的心口处起了一小片暗红色的疹子,风水上这叫家宅煞,说明她家的房子妨人,里面进了不干净的东西,而且这东西已经威胁到她的命了,等家宅煞漫过心口,必死无疑。

“不在?张大师去哪了?”

“我不知道。”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我也不知道。”我耸了耸肩,老张昨晚离开的时候,就说让我给他看几天铺子,没告诉我什么时候回来。

听到这话,女人一下子慌了神,紧紧咬着下唇。

“张大师不在,这可怎么办啊!”

着急加上恐惧,女人眼角不禁滑落几滴眼泪。

看到女人急哭了,结合她的面相,我大致猜出了她来找老张是为了什么事,只是让我意外的是,老张竟然也懂风水相术。

“你家里是不是进了不干净的东西?”我开口问道。

那女人先是一怔,显然是惊讶我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旋即,就见她重重点了点头:“张大师之前提醒我,家里进了不干净的东西,我还不相信,没想到真的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