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一胎三宝:团宠娇妻野翻了
一胎三宝:团宠娇妻野翻了

一胎三宝:团宠娇妻野翻了 爷万岁 著

连载中 池欢战寒琛 娇妻 一胎三宝 团宠

更新时间:2021-12-03 09:45:05
南城。七月晚,黑暗笼罩着大山。唯独度假村的方向,还散发着金色光芒。“轰隆——”电闪雷鸣,大雨滂沱而下。“先生,您要的医药箱送来了。”池欢穿着服务生套装,敲了敲808号房门。抬手擦了擦额间的汗,送完这一单,她就可以下班了。半晌,无人回应。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一胎三宝:团宠娇妻野翻了》小说简介

甜宠新书《一胎三宝:团宠娇妻野翻了》由爷万岁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主角池欢战寒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南城。七月晚,黑暗笼罩着大山。唯独度假村的方向,还散发着金色光芒。“轰隆——”电闪雷鸣,大雨滂沱而下。“先生,您要的医药箱送来了。”池欢穿着服务生套装,敲了敲808号房门。抬手擦了擦额间的汗,送完这一单,她就可以下班了。半晌,无人回应。...

《一胎三宝:团宠娇妻野翻了》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折翼蝴蝶点评:一胎三宝:团宠娇妻野翻了这本小说人物池欢战寒琛的性格很鲜明,很不错的一本豪门总裁书。

网友给我一个好天气换你一天好心情点评:作者爷万岁大大写的特别好,和别的文不一样。不拖拉,脑洞正常,文笔新颖。棒!

《一胎三宝:团宠娇妻野翻了》精彩章节试读

池欢摇了摇头,急忙解释道:“我的亲人梅婶被池家藏起来了,我继母说一个月后才会让我见到梅婶。”

“战先生,我不会妨碍你的,你可以尽管吩咐我做事。”

“只要能让我待一个月就好。”

到最后,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卑微得就像是一只小蚊子。

“池家?亲人?你不就是池家人?”在战寒琛听来,池欢是谎话连篇。

所谓的梅婶,完全是编撰出来,只是为了留下而已。

“我……”池欢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的经历有些复杂。

更何况,她也不想将伤疤揭给一个陌生男人看。

“战先生,不管怎么说,这段婚事是长辈们安排的,若真要我离开,也应当是黎老夫人出面。”池欢咬紧唇,挺了挺胸膛,理直气壮。

战寒琛眸色渐深,声音冷冽至极:“看来,你是赖定了?”

“我不是赖在这里,我只是有苦衷。”

池欢觉得自己很无耻,但还是坦诚地说道:“战先生,真的很抱歉,但我并不是故意拆散您和您的爱人,我现在也是迫于无奈。”

“一个月后,等我见到梅婶,我一定会离开。”

战寒琛冷笑一声,他倒想看看,这个女人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正好奶奶那边也不好交代,不如就留她一个月。

只是委屈了柳梦蕊。

“口说无凭,明天我会让人送协议过来。”战寒琛阴冷的眸光打量着她。

池欢只觉得自己无所遁形,疑惑道:“什么协议?”

“契约协议。”男人冷然的声调说道:“一个月后,我们离婚。”

“好,我同意。”池欢松了一口气,赶紧点了点头。

气氛,瞬间沉默了下来。

过了半晌,池欢挠了挠头,问道:“战先生,这里有客房吗?”

“你睡地板,暂时同房。”战寒琛知道她的意思,冷冷道:“契约的事情,先别让奶奶知道。”

“哦,好吧。”池欢无奈,但只有答应。

走到衣橱旁,从里头翻出一床被子,她简单地打了个地铺,准备睡下。

只是,她突然对上一道冷冽的视线,抬头一看,战寒琛还坐在轮椅上。

“咳咳战先生,您还没洗澡,我帮您喊森管家去?”池欢有些尴尬,重新爬了起来。

“你来。”战寒琛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的时间,冷漠开口。

池欢顿时囧了,之前她愿意帮战寒琛洗澡,是以为自己嫁给他了。

但现在不一样,他们只是契约关系而已,一个月后就拜拜的关系。

“战先生,男女授受不亲。”她摇了摇头,抿着唇道。

“方才倒是主动,现在欲擒故纵?”男人狭长的眼梢微挑,语气极为不屑。

只是他带着人皮面具,这样的表情在池欢看来,更显狰狞。

“不是,只是我……罢了,战先生好心收留我,我确实应该照顾您。”池欢咬咬牙,不想惹这个男人生气。

她鼓足勇气朝着男人走去,将男人重新推进了浴室。

手脚利落地帮男人解开了衬衫纽扣,男人小麦色的肌肤展现在空气中。

然而,他的胸膛之处,裹着一层又一层的白色纱布。

“战先生,您是刚做完手术吗?裹着纱布不方便冲澡吧?”池欢这点常识还是有的,而且纱布很干净,明显是刚换不久。

战寒琛眯了眯眼眸,陷入了沉默。

他有洁癖,但现在的处境,倒是有些麻烦。

“我扶您躺床上,然后帮您擦下身子,今晚您就将就一下?”池欢清咳一声,建议道。

男人微微蹙眉,最终点了一下头。

池欢将他推到床边。

战寒琛腿上有伤,那晚因剧烈动作又失血过多,为了尽快愈合才坐轮椅代步。

只是,他在这个女人面前,还得装一装残废。

池欢将战寒琛从轮椅上拉起身的时候,吃力得很,男人所有的重量几乎靠在她纤细的肩膀上。

下一秒,池欢重心不稳,整个人栽倒在床上。

战寒琛也被连累,重重的身躯压在她的身上。

他的脸,好巧不巧地埋在了她白皙的脖颈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