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其实他一点都不甜
其实他一点都不甜

其实他一点都不甜 明月小时候 著

连载中 江一笙顾思

更新时间:2021-12-09 12:11:36
九月初,南方城市照例下着小雨,空气湿漉漉的,倒是为燥热了近半个月的城市洒下一阵清凉。M大学校门口车挤车人挤人,除了前来报道的大一新生和家长,还有迎接新生的各系学长学姐。路面上积了不少水,有个家长没注意脚下,拖着行李箱走过的时候,行李箱滑轮从水坑滑过掀起一片水花,溅到了紧跟在后面的另一个家长的白色长裙...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其实他一点都不甜》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江一笙是宿舍里第一个起来的。

等她洗漱完看了看时间,已经7:45了,她皱着眉思忖片刻,最后还是把宿舍的灯全部打开,又用手背在床柱上拍了两下,轻声喊她们起床。

三个人手忙脚乱地从床上爬下来,江一笙掩上门就出去了。

今天是个大晴天,九月的M市依旧燥热,江一笙穿了一条草莓印花的lo裙,背着粉色的双肩包,及腰的长发有一半用皮筋扎了起来,上面别了个精巧的草莓发夹。

下楼的时候,江一笙能感受到别人向她投来的目光。

速度吃完早饭,她赶到集合处的时候同学都已经到的差不多了,不仅仅是三班的,新闻传播学一共五个班,全都在这里集合。

江一笙在人群中找到吴易覃和李茉,然后默默站到他们那一列队尾。

少女皮肤白皙,留着乖巧的齐刘海,安安静静的低头站着,比裙子上的小草莓还甜。

周围几个同学纷纷看过来,外向点的女孩子还会过来夸她可爱,夸她裙子好看,江一笙全都回以微笑。

大学环境毕竟比较宽松,文化也开放,同学们都很坦然地接受了班上有个穿lolita的可爱女生这件事。

等她们好奇心散了,江一笙才垂下头继续盯着脚尖。

何悦她们三个人最后是拎着刚买好的包子跑过来的,李茉清点了一下人数,确定都齐了后就带队走去学校了。

江一笙迈着小步子穿过马路,颇有种幼儿园集体春游的感觉,心情莫名好了起来。

A区离学校确实有点远,好几个同学交谈着说准备买小电驴或者自行车,何悦拉着江一笙走在最后面,好几次掉队。

“诶诶诶,快看,有小猫!”

江一笙看了眼前面因为红灯停下的队伍,微不可见得皱了下眉,但还是耐着性子转身去看何悦指着的方向。

两三只流浪小奶猫聚在一起,正贴着一只干净的瓷碗喝牛奶,路边蹲了个瘦瘦的穿着白色T恤的男生,低着头看不清面容。

大学附近流浪猫是真的多,除了没人给它们洗澡,经常被大学生投喂,所以胆子也大得很。

顾思本来要去上课,他是九点的课,但是B区那群新生动静太大,把他吵醒了,所以起得比往常都早,反正也没事就干脆早点去学校。

结果半路被几只小奶猫缠上了,小爪子就勾着他鞋子不让他走,即便他冷着脸瞪了它们好久都无济于事。

最后他把猫爪子一点点掰开才走掉。

走了一半又掉头去了一趟便利店,再回来时手上多了一只瓷碗和一瓶牛奶。

他有些烦躁,他本来不想管它们的,但一想到小猫扒着他鞋子喵喵叫的样子,鬼使神差地买了牛奶。

“好可爱啊小猫咪…”

何悦蹲在顾思对面,偷偷看了他一眼,隐约觉得这个男生长得不错,加上本身也喜欢猫咪,便大着胆子想要去抱其中一只小奶猫,好在男生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温柔善良,以博得关注。

会喂流浪猫的男生肯定也喜欢同样善良的女生。

江一笙在后面看见了她伸出手的动作,没来得及上前阻止她,就听见一声尖锐的惨叫。

小奶猫喝牛奶喝得开心,突然被何悦抱起来便用爪子狠狠挠了她的手背。

“你没事吧?”

少女甜嫩的声音淡淡响起,顾思这才抬起头往声音的来源看去,江一笙背对着光替何悦检查伤势,光线透过她的发丝将她整个人照得柔和。

“绿灯了,我们快走吧。”

直到少女拉着同伴的手离开都没有看他一眼。

顾思重新低头看着喝牛奶的小猫,手指顺着小猫的脊背抚摸两下,逗得小猫舒服得喵了一声。

他心情愉悦地眯起眼。

像极了少女的声音。

***

何悦在医务室做了简单的伤口消毒,医护人员劝她最好去医院打个狂犬疫苗,她笑着应下了,但还是没去。

江一笙懒得开口说废话,身体是她自己的,没必要让她替她操心。

中午散了之后,宿舍四个人是一起打车回去的,教材太重了,回宿舍的路又远,都不想自己搬回去。

下午开会,先是辅导员给全部新闻传播学的新生开了一场安全教育的主题会议,然后各班班主任带着班级同学开班会。

班主任是个有些年纪的女老师,叫朱萍,教他们传播学原理。为了表示能跟同学们友好相处,她脸上一直挂着和蔼的笑容,江一笙上台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她还称赞了一声可爱。

班上一共三十个人,十个男生,朱萍很欣慰地告诉他们,隔壁中文系六个班加起来都没十个男生。

何悦没能竞选上班长,最后当了个学习委员,说白了就是个收作业的,散会之后挽着江一笙回宿舍,抱怨了一路。

江一笙只沉默听着,偶尔点头应几下。

反正何悦只是需要一个倾诉对象。

A区旁边就是商场,两人想去买奶茶,走过马路的时候正好赶上绿灯,何悦拉着江一笙一路小跑,确定剩余绿灯时间足够她们慢慢走过去才停下。

江一笙正喘着气平复呼吸,猝不及防被何悦晃了晃胳膊。

“前面那个,好像是早上喂猫的男生诶!”

何悦激动地凑在她耳畔悄声说道,江一笙不习惯这样的亲密,不露痕迹地拉开两人距离。

“他长得好帅!”

江一笙抬头看了眼,男生是和他们对面走的,越走越近,看得也就越清楚。

头发有点长,额前的碎发都挡住眼睛了,江一笙看了眼就别开了视线。

她喜欢干干净净的,这个男生看起来太阴郁。

“应该是学长吧,看这打扮和气质就不是大一的。”

何悦嘀咕着,在顾思走过来正要和她们擦肩而过的时候伸出胳膊一把拦住了他。

顾思看着身前突然出现的细白胳膊,快速瞥了一眼眼前的人,皱起眉头。

三个人就这样僵持在马路上,已经是黄灯了,江一笙见何悦支吾着说不出话,便站出来开口道:“学长,可以给个联系方式么?”

顾思这才看见在何悦身后站着的少女,她比何悦矮半个头,之前站在后面完全看不见人。

红灯亮起,他们虽然不是在马路正中间,但还是影响到了车辆的行驶,旁边汽车不停鸣着喇叭,就差没探出窗口骂他们了。

江一笙赶紧拉着何悦两步走到路边,回头见顾思还站在那便着急地扯着他T恤的衣摆往后拉。

等三个人安全地站到了马路边上的人行道,江一笙才松开手,略有歉意地看着顾思。

她没必要向他道歉,事情是何悦搞出来的,只是因为她与何悦是同行,所以有几分歉意。

离得近了,何悦的目光在顾思脸上肆意打量,一点都没有刚才吱吱唔唔的羞涩,江一笙心下了然,何悦刚才是拿她当枪使呢。

无所谓,她不生气,也懒得说破。

顾思努力忽略让人不舒服的视线,细长的胳膊避开何悦,从江一笙手里拿过她的手机。

……有密码。

屏保是女孩子穿着白色lo裙在海边的背影,长发被风微微吹起,很漂亮。

顾思垂下眼睑,面无表情地把手机递到江一笙面前,“解锁。”

何悦有些慌,她急忙掏出自己的手机,“学长,是我想要你的联系方式!”

顾思觉得吵,看也不看她一眼,只稍稍抬了一下拿着手机的胳膊,重复道:“解锁。”

这个人很执拗,江一笙不想和他对峙半天,便乖乖用食指指腹轻轻点了下手机主键。

顾思找到她的QQ,添加了自己好友,又打开微信,快速扫了眼聊天栏,发现她不怎么用微信,但还是加了好友。

犹豫了片刻,把微博也关注上了。

他不是第一次见江一笙,早上的时候他一下没认出来,上课的时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

这个女生,以前是见过的。

半年前他寒假结束坐高铁返校的时候,有个女生在H市上车,上车的时候眼睛通红,穿了件灰粉色的兔毛短大衣,帽子上还有两条兔耳朵,活像只受了委屈的小白兔。

顾思以为她是被大人训哭的,结果女生坐到位子上后立马把座椅往后摇了一点,找了个舒适的姿势睡过去了。

她就坐在顾思旁边,顾思看得很清楚,眼睫毛是干的,不像是哭过的样子,他想了半天,最后得出结论——

大概是困得眼睛红了。

最后女生在S市下车了,顾思觉得好玩,这件事记了好几天。

眼前穿着草莓印花裙的少女,显然就是当初红着眼的小白兔。

***

江一笙回宿舍之后,一打开手机就唰唰唰跳出来三条消息——

QQ:我们已经是好友啦,一起来聊天吧!

微信: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微博:故我来思关注了你

她一边吸着奶茶,一边把这几条通知一键清除了。

何悦没脸找江一笙要学长的联系方式,回来后就坐在自己座位上玩手机,多半是在班级群里聊天,班级群消息太多,吃个饭的时间就能有99+,江一笙一早就把群屏蔽了,反正重要的通知都会在微信群艾特全体成员的。

黄怡婷看着班级群里何悦打了三个感叹号的聊天消息,转头看了眼还在喝奶茶的江一笙,迟疑了一会儿,把她喊到自己桌前,偷偷把群消息翻给她看。

何悦:江一笙今天认识了一个超级帅的学长!!!

何悦:学长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好伤心啊!

何悦:小猫咪哭泣.jpg

王晴意:抱抱小悦悦,你超漂亮哒,是学长眼瞎!

张建:抱抱小悦悦,你超漂亮哒,是学长眼瞎!

……

江一笙咬着吸管,歪头朝黄怡婷笑笑道了声谢,面色不变地坐回了自己座位。

女孩子都有虚荣心,她理解。

只是晚上江采凝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还是认同了江采凝原先说的搬出去住的提议。

江采凝也没有多问什么,本来她就在M大附近给江一笙买了学区房,两室一厅两卫,怎么都比宿舍住着舒服,是江一笙坚持说想先和室友相处试试,住着不开心再搬出来。

又问了一些学习、生活上的琐碎事,直到江一笙听见电话里有人喊开会,她才乖乖地说:“妈妈先去忙吧,我挺适应的,不用担心我。”

“等周末没课你就搬出去啊记得,到了看看有什么缺的再告诉我,有什么事也记得给我打电话,我要是没接你就给王梁打,知道了么?”

“嗯嗯,都知道的,妈妈拜拜。”

“拜拜。”

江采凝挂了电话,叹了口气,扣上衬衫最上面一颗扣子,转身进了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