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药王归来
药王归来

药王归来 刀塔高手 著

连载中 孙浩严思怡 归来 药王

更新时间:2022-01-28 11:24:49
家产被夺,母病难医,药王传承现世,何不搅他个天翻地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药王归来》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孙浩严思怡的书名叫《药王归来》,是作者刀塔高手所编写的都市生活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家产被夺,母病难医,药王传承现世,何不搅他个天翻地覆!...

《药王归来》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德芙纵享丝滑点评:喜欢男女主孙浩严思怡的性格与身份的设定,看到了爱情友情以及更深刻的东西,第一次看到都市生活文中有物理各种专业知识的运用,太好的一本书。

网友烟雨江畔点评:作者刀塔高手文笔清晰,感情也很细腻,给人一种特别强烈的代入感,药王归来是我看的第一本小说,特别好看,强烈推荐。

《药王归来》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你给我闭嘴!”

严一针怒斥道,“那回魂针法,岂能有假,有本事,你也给我展示一个瞧瞧。”

向文华不知道严老为何发了脾气,不过却不敢再多嘴了。

白院长觉得自己心跳加速,惊愕道:“严老,您说的,不会就是那个国医圣手才能掌握的回魂针法吧。”

严一针点了点头,“没错。”

白院长暗叹,若非是严一针在现场,恐怕,他根本都认不出,那回魂针法,据说有着逆天救命的神奇功效。

可惜的是,要求极高,寻常人根本不可能练的成。

但凡是练成的,无一不是国医圣手,在整个行业内,都是数一数二的翘楚,这个二十岁模样的年轻人,竟掌握如此神技,难怪谈起医术来神色倨傲,连严老都不放在眼里。

他绝对是有这个资本的啊。

见严一针态度还算谦卑,再加上严思怡这层关系,孙浩回答道:“我师父是个世外高人,早已仙去,恐怕,各位都不认识。”

严一针没觉得奇怪,也只有真正的世外高人,才能交出这等惊世骇俗的弟子来。

白院长见猎心喜,“小先生,既然您有如此医术,不如,到我们青阳一院来,做个副院长如何啊?”

实在是没有更高的职务了,要不然,白院长恨不得把自己的位置给让出去。

“这怎么行!”

向文华人都傻了,刚才还说这小子狂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要骑到自己头上来了。

不用孙浩开口,白院长也察觉到,刚才的事情肯定有问题,有此等高明医术的人,又怎会在向文华的事情上撒谎,“给我把白素芬的消费清单拿过来。”

向文华心里面咯噔一下,坏了坏了,恐怕自己要麻烦大了。

这些用药情况,一目了然,但凡是懂点医学的人,都能看出其中的猫腻,白院长脸色极为难看,“啪”的将清单甩在了向文华的脸上,“你就是这样给病人治病的?”

向文华哀求道:“院长,您听我解释啊。”

白院长不耐烦道:“不用这么麻烦了,来人,把向文华给我赶出去,另外,取消他的行医资格,这样的庸医,就别让他再出去害人了。”

向文华瘫坐在地上,完了,这次是真的完了,取消行医资格,那这辈子,都毁了啊。

“严老、小先生,这样处理,您看是否合适?”

严一针冷哼一声,“这种心黑的庸医,我会告知全行业,以后,再也不能让他碰病人。”

“不要啊,我再不敢了......”

向文华哭的鼻涕眼泪一起飞,白院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安排人将向文华给拖了出去,扔在了外面的大街上。

“我这个人,不喜欢拘束,多谢白院长的好意,这个副院长的职务,就不必了。”

孙浩拒绝的很是干脆,药王宗传人,岂能被一个小小的医院给拴住。

白院长不甘心,“小先生,您先别着急拒绝,这个副院长,只是个名头,来不来的,看您心情就好。”

能够媲美国医圣手的大夫,这种机会,可不是随时都有的。

孙浩依然是摇了摇头,无功不受禄,用这样的方式挂个虚职,绝非药王宗的行事作风,也不符合孙浩的原则。

白院长不禁有些失望,“小先生,这次医药费,就全都免了,就当是我向您赔个不是了。”

趁机跟这样的人打好关系,绝对是大有裨益的。

孙浩没有拒绝,一来是他的确囊中羞涩,二来,这原本就是青阳一院该承担的责任。

“小先生,您说的没错,这套银针,放在我手里面的确是可惜了,还是给您吧。”

“这不妥吧。”

孙浩当然不会无缘无故的受人恩惠。

严一针捋着胡须笑道:“小先生,这是给您的诊疗费,希望您别嫌弃就好。”

药王宗治病救人,分毫不取也可,城池土地也拿,总之,讲求顺遂心意。

孙浩也没客气,这银针,放在严一针手里面,的确是让宝物蒙尘,难以发挥应有的功效,就顺手接了下来。

严一针大喜过望,“小先生,还有个不情之请,希望您能够答应。”

孙浩皱眉,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用这东西作为吸引,顺带来威胁他办事不成。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严一针解释道:“小先生,您千万别误会,这件事,是我私人的一个请求,跟银针没有半点关系。”

孙浩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

“是这样的,我有一位老友,得了一种怪病,只要一呼吸空气,就会浑身长脓包,疼痛难忍,如今只能是躺在病床上,靠吸氧维持度日。

可没法进食,身体越来越差,现如今已经是昏迷好几天了,再要是得不到救治的话,恐怕......”

孙浩听完也觉得有些奇怪,“竟有这种病症?不知道病人现在何处。”

严一针道:“就在青阳县,他如今住在紫山别墅,您要是方便的话,不妨过去看上一看。”

“好,那我就跟你跑一趟,不过我妈出院的事......”

白院长急忙接过了话茬,“不用担心,小先生,您放心,我这边来安排车,将老太太送回去,保证什么事都不耽误。”

“也好,那我就随你走一趟吧。”

孙浩也有些好奇,这种病症,的确是罕见,作为医者,对于奇怪的病人,免不了有几分期待,再加上刚收了严一针的银针,随他跑一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紫山别墅区,孙浩并不熟悉,却也知晓,在这个地方,是越往半山处走,风景越好,价格越贵,这严一针的老朋友是什么人,他闭口不谈。

孙浩也不是多事的人,就没有多问,不过,对方居住的地方,还是让孙浩略微有些吃惊,竟然是一号别墅,周围鸟语花香,风景与别处不同。

汉白玉铸成的院墙,奢华端庄,处处都彰显着主人身份的与众不同。

门口,还站着一队便装保安,但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肃杀之气,显然都不是什么寻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