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夫人带着两个小祖宗又跑了
夫人带着两个小祖宗又跑了

夫人带着两个小祖宗又跑了 爱笑的星星 著

连载中 萧燃厉景言 夫人 小祖宗

更新时间:2022-01-28 12:25:16
萧燃没想到一个月没出现的新婚丈夫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离婚。离就离!没了他自己照样混的风生水起。五年后,女人身边多了两个漂亮的龙凤胎。女儿指着某总裁:“你是谁?怎么跟我长的一模一样。”儿子不屑的看着财阀大佬,“不要仗着你有钱有势就可以为所欲为,妈咪已经有男人了。”厉景言禁锢着女人,“敢偷生我的娃,这...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夫人带着两个小祖宗又跑了》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萧燃厉景言的书名叫《夫人带着两个小祖宗又跑了》,它的作者是爱笑的星星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萧燃没想到一个月没出现的新婚丈夫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离婚。离就离!没了他自己照样混的风生水起。五年后,女人身边多了两个漂亮的龙凤胎。女儿指着某总裁:“你是谁?怎么跟我长的一模一样。”儿子不屑的看着财阀大佬,“不要仗着你有钱有势就可以为所欲为,妈咪已经有男人了。”厉景言禁锢着女人,

《夫人带着两个小祖宗又跑了》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泛舟北海中点评:不错夫人带着两个小祖宗又跑了这本小说,看起来很流畅,剧情也是蛮丰富,强烈推荐。

网友鯖諷吹萩点评:爱笑的星星的小说非常好,情节一环扣一环。

《夫人带着两个小祖宗又跑了》精彩章节试读

满庭院的花草香,懒洋洋的阳光洒在躺在躺椅萧燃的身上,偶尔有一丝丝微风吹过。

忽地,一阵刺耳的刹车声打扰到了她,在看书的萧燃目光循着声音看了过去,微微怔了下,停在大门口的不正是厉景言的车子吗。

是厉景言回来了吗?嫩嫩的小脸儿上止不住的兴奋。

在她起身要去迎接男人时,后车门被打开从里面下来一位身材高挑的女人。

等到萧燃回过神来的时候,一男一女已经走到了她身边。

“你回来了。”

眼前的男人就是她的新婚丈夫,从他们结婚到现在,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当她的目光落在两人身上的时候,萧燃脸色一白,厉景言有很严重的洁癖症,却让眼前的女人挽着他的胳膊。

厉景言整张脸上仿佛笼罩着一层寒气,让人感觉难以接近,“我们离婚吧。”

萧燃只觉得胸口处闷闷的,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周围静悄悄的,听不到任何的东西,没想到她在家等他这么久等来的却是这句话。

她朝站在他旁边的女人看了一眼,嘴角微微颤抖,拳头也不自觉的捏紧,“是为了她吗?”

旁边的女人正是她的妹妹萧雅,女人眼中透着几分得意,故意搂紧身边的男人,“姐姐,景言喜欢的是我,他跟你结婚不过是应付一下家里。”

有严重洁癖的厉景言挣开女人的手,站在他旁边的女人微有些尴尬,此时的萧燃脑子里只有离婚二字,自然是没有注意到两人的举动。

这就是跟自己结婚的理由吗。

萧燃强忍着不让自己倒下去,“她说的是真的吗。”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

她一直都希望厉景言能回头看看自己,哪怕是一眼,可现在......

不知过了多久,萧燃忍着心痛,声音有些哽咽:“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厉景言瞧到她很委屈的样,仿佛是自己对不起她一样,心有些软了下来,但想到一个月前自己被她算计,声音极冷,“你有这个资格吗。”

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让站在他身边的女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当天,他们就去领了离婚证。

萧燃从别墅搬出去之后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五年后。

龙城国际机场航站门口。

萧燃穿着一身简单休闲装,清纯的模样像是大学生似的,心情有些复杂她深呼一口气,自从跟那个男人离婚之后这几年一直都在国外,不是因为总部派自己回国工作的话,也许这辈子她都不会回龙城。

在她要打车去酒店时,一声稚嫩的奶音气喘吁吁地从身后传来,“妈咪!”

萧燃回头看去,小家伙身穿黑色短袖,牛仔裤,戴着墨镜,拉着儿童行李箱跑到了自己面前。

看到儿子出现在这里,萧燃诧异:“寒寒?你怎么来的?”

小家伙仰起头看着她,自豪的说道:“你儿子这么聪明当然有的是办法啦。”

到国外没几天就查出来自己怀孕了,在她要准备打掉孩子的时候,突然又反悔了,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她不能这么自私到伤害幼小的生命,就把孩子给生了下来,萧燃做梦也没想到生的会是龙凤胎。

这次回国不带他们回来的原因就是担心会被那个男人给发现,跟自己抢孩子们的抚养权。

萧燃上下打量小家伙一番,确定没受伤后才松了口气,“你是要吓死妈咪吗,出了事情让妈咪怎么办!”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妈咪,你不要担心的啦。”

小家伙摘掉眼镜,酷酷的说道。

她朝小家伙身后看去,没有看到女儿的身影,“妹妹呢?”

“妹妹没有过来,妈咪是不喜欢我了吗,寒寒回去还不行吗。”

小家伙十分的委屈作势转身要往机场内走去时被萧燃拉住,“妈咪不是这个意思,妈咪错了还不行吗,我们先去酒店好不好。”

在他们离开不久,一行人从机场内走了出来,惹得众多目光,走在前方的男人穿着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墨镜,虽然看不清面容,但让人觉得冷漠而难以亲近。

“厉总,我们先回家还是去公司。”

坐在后座位上的厉景言松了松领带,刚才在下飞机的时候有个女人故意撞到了自己,洁癖严重的他觉得浑身难受,想要尽快冲掉身上的脏东西。“找一个最近的酒店。”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