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镇海监狱
镇海监狱

镇海监狱 大漠孤舟 著

连载中 方天仇林轻语

更新时间:2022-05-23 18:07:22
方天仇被人陷害而入狱,六年后,他携滔天之势重回都市,却发现女儿被妻子遗弃,流落街头,而妻子却要嫁给当年陷害自己之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镇海监狱》小说简介

大漠孤舟的《镇海监狱》的描写展示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元素,虽没特别新鲜内容,但是依旧不会觉得老套。主角是方天仇林轻语,讲述了:第1章十月的秋风渐凉,却也凉不过镇海监狱的铁门。时至中午,一个面容冰寒的男人从空旷的铁门内走出,脚边还跟着一只通体雪白,足足有半个人高的大狗。

《镇海监狱》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悲喜皆因你点评:大漠孤舟的镇海监狱,这篇文章没有华丽的语言装饰,却以平实的真情打动读者,语句流畅,一气呵成,心理刻画和细节描写都很成功,给人回味之感!

网友沦落红尘点评:写的好,是我看的所有书念念不忘的一本书之一,快点更哦,我等不及了。

《镇海监狱》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你说什么?”

方天仇听了金辰的话,眼中顿时射出两道寒光。

金家两兄弟害他入狱六年,此仇不共戴天,现在居然还要娶他老婆,简直欺人太甚!

金辰吓得一哆嗦,不过他看了一眼周围的众人和身边的林轻语,胆子又大了起来。

这是在林家别墅,对面只有方天仇一个人,还能翻了天不成?

“我说林轻语马上就要嫁给我哥金熙了,今天我就是来替我哥下聘礼的,不信吗?你可以问问林轻语!”

金辰得意洋洋,轻蔑的目光挑衅的看着方天仇。

方天仇心底一凛,冰冷的目光转向林轻语,沉声问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林轻语身子微微颤了一下,不过马上镇定了下来:“这和你有关系吗?”

“怎么没关系?你现在还是我方天仇的妻子,是你女儿方可可的妈妈。”方天仇沉声喝道。

可可还在怀中酣睡,他不想吵醒她。

“对不起了,你可以去查一下,在你入狱后不久,我就办了离婚,我和你已经不是夫妻了?”

林轻语直视着方天仇,冷冷地说道。

“我怎么不知道?”

离婚是两个人的事,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把婚离了,方天仇根本不信。

“这种事还需要你知道吗?我们家轻语是什么身份?那可是我们林家的大公主!和你一个入了号子的流氓在一起,真是污了她的身份!”

“再说了,区区一个离婚的事,对我们林家来说太轻而易举了。”

那个中年妇女斜着眼睛看着方天仇,嘴角含着一丝冷笑,完全不把方天仇放在眼里。

方天仇眼中冒火,死死地盯着林轻语,寒声质问道:“是这样吗?”

“是!”

林轻语面无表情,脸上写满了决然。

不等方天仇多想,她又继续道:“我和你已经结束了,你我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你还念旧情的话,就不要来这里捣乱,你现在做的应该是祝福我,祝福我以后生活美满,幸福安康!”

方天仇看着眼前的女人,一种深深的陌生感,瞬间填满了他的心房。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绝情、冷血!

“哈哈哈......方天仇,这回你信了吧!”金辰哈哈大笑,鄙视地看着方天仇,满脸的得意。

“你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一个入狱服刑的流氓,怎么配得上我们的林大小姐?”

“呵呵!没点自知之明,轻语和你离婚是最正确的选择。”

金辰故意把声音叫得很大声,让周围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金辰!”

方天仇冷喝一声,道:“你我之间的账早晚会算的,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呦呵,你可真吓死我了,哈哈哈哈......”金辰仰头笑道:“就凭你?方天仇,你自己什么斤两你自己不知道吗?”

“六年前你和我斗,结果你进了监狱,弄得妻离子散,如今我金家已登上江海第一家族的宝座,你还怎么跟我斗?”

金辰无比嚣张地说道:“今天你出来了,就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吧!再和我斗你的下场只会更凄惨。”

“是吗?”方天仇眼神彻底冷了下来。

“嘿嘿!你老婆都是我们金家的了,这还用我证明吗?你能把我怎么样?”金辰嘿嘿冷笑,鼻孔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可就在这时,只听“啪”的一声,一个耳光在他的脸上炸响。

金辰顿时惨叫一声,整个人被抽飞了出去。

他捂着脸倒在了地上,张嘴吐出一口血沫子,夹杂着两颗打掉的牙齿。

“你干什么?”

林轻语上前一把推开方天仇,站在他和金辰的中间,怒目瞪视着方天仇。

看着怀抱方可可的方天仇,林轻语眼眸深处微微一颤,转而又变得无比冷漠:“方天仇,你还是一点没变,只知道整天打打杀杀,你为什么这么幼稚?”

“看来我离开你是对的,你就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一个死性不改的流氓。”

“就是,动不动就打人,真是野蛮哦!”

“轻语,你以前嫁给他真是瞎了眼!”

中年妇女把倒在地上的金辰扶了起来,一脸怜惜的帮他拍打身上的土,一边拿出一个手帕擦去他嘴角的鲜血。

方天仇见状,心中百感交集。

的确!

林轻语嫁给他以后,没有享受多少好日子,自己就进了监狱。

一个已经怀了孕的女人,除了身体上的不适,还要承受别人每天的指指点点,这种苦他方天仇很理解。

但是,这就能成为她抛弃自己女儿,致使可可双目失明的理由吗?

不,这不是理由!

孩子是无辜的!

悔意和仇恨上下交织,方天仇不知不觉,将拳头攥得咯吱吱直响。

一股冷冽的杀意在他心中翻腾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阵脚步杂沓声,远远看去十几个黑衣大汉奔了过来,气势汹汹令人胆寒。

“大飞哥!”

金辰捂着脸看向这群大汉,忽然脸上一喜。

来人正是大飞哥,江海市里小有名望的势力头子。

金辰认识他,以前两人还在一起喝过酒,顿时觉得帮手来了。

金辰紧跑几步迎上前去:“大飞哥,你可要给我出气呀!”

“哦?”

大飞眉头微皱,是三大家族之首金家的小儿子金辰。

二人的确有过几面之缘,但他现在没功夫搭理他,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然而金辰却并没有注意到大飞哥的神态,指着方天仇说道:“这人叫方天仇,他居然敢打我!他妈的,我一定要他好看!”

“大飞哥,你帮我打断他一条腿,我给你二十万!这口气我一定要出来!”

大飞哥浑身一震,盯着金辰问道:“你说他叫方天仇?”

“对,就是这小子!”

“啪!”

大飞哥毫无征兆地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抽在金辰的脸上。

“哎呀......”金辰被打得猝不及防,剩下的一嘴牙顿时又掉了三颗,满嘴是血,“呜呜”的惨叫。

“想拆方先生的腿,老子先卸了你!”

大飞哥怒目圆睁,那表情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大飞!你敢打我?”

金辰满脸不可思议,他不知道大飞哥为什么要打他。

但就在这时,令他更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黑衣大汉突然向两边分开露出一条道来,一个四十多岁身穿灰色对襟上衣,脚穿黑色千层底布鞋的中年人走了上来。

来人对着方天仇深深地鞠了一躬,恭敬万分地说道:“方先生,您好,我是蒋三。”

这......

这不可能......

曾经地下世界的王者,号称“笑面佛”的蒋三爷,居然在给方天仇行礼,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