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悲催的穿越
悲催的穿越

悲催的穿越 六月浩雪 著

连载中 田韶裴越 穿越

更新时间:2022-07-01 17:02:22
“你当初不同意这亲事可以跟我与你爹说,现在差三天就要出嫁了跑去投河?你这是想逼死我跟你爹吗?”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悲催的穿越》小说简介

田韶裴越《悲催的穿越》是由大神作者六月浩雪写的一本爆款小说,悲催的穿越小说精彩节选李桂花红着眼眶说道:“退亲?你上下嘴唇一碰倒是容易。你知不知道我们不仅还了队里的债,前天赶集还……

《悲催的穿越》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只为守护你点评:悲催的穿越小说剧情读起来真实有逻辑,人物形象很立体,非常耳目一新。最值得点赞的是作者六月浩雪文笔相当扎实,且不炫技,网文中的清流。

网友孤檠点评:看了好多年的小说了,也算得上是个小书虫。这本小说确实很精彩,情节引人入胜。书中很多人物刻画的让我泪目,望作者速速更新,小说蒸蒸日上。

《悲催的穿越》精彩章节试读

正想着事,田韶突然觉得肚子里仿若有一团烈火在燃烧。这感觉很快蔓延到了全身,让她整个人都不由蜷缩起来。

三丫端了两个碗进来,看到她这样急得不行:“大姐,大姐你怎么了?”

“饿。”

“那你赶紧吃饭。”“大姐,我喂你吧!”

一碗红薯饭跟两个鸡蛋吃下去,田韶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以前听爷爷奶奶讲他们挨饿时的痛苦她都没当回事。现在自己亲身经历了一番才知道这滋味太难受了。

三丫端着碗道:“姐,现在好点了吗?”

没等田韶开口,突然从外头冲进来一个人。看到空了的碗,四丫哭了起来:“大姐,你怎么将鸡蛋都吃光了?”

这话说得好像她将食物都偷吃了一般,田韶蹙着眉头,可抬头看到四丫却是无语至极。

她有大丫的记忆知道四丫不爱卫生,但却没想到竟邋遢成这样。头发乱得跟鸡窝似的、脸黑一块白一块、衣服上都是泥灰脏得没法看。不夸张地说,乞丐都比她干净了。

田韶有大丫的记忆,同时也将她的情感都继承了。她皱着眉头说道:“脏成这样你也不觉得难受,赶紧去洗干了。”

说话的口吻,很有大姐的范儿。

鸡蛋吃没了还被嫌弃,四丫郁闷地出去了。

三丫坐在床边,轻声说道:“大姐,史家确实不是个好去处,但你不想嫁可以直接跟爹娘说为何要投河自尽?大姐,娘刚才听到这消息吓得晕过去了。”

田韶想起来,刚才李桂花确实有说她投河自尽,只是因为史家的事让她很愤怒就没多问:“谁跟你说我投河自尽?”

三丫没想那么多,说道:“是念秋姐说的。她说看到你投河,很不巧的是灵灵姐正好不小心落水了。她不能同时救两人,就选了离河边近的灵灵姐。等她将灵灵姐救上岸再想回去救你时,你已经自己游上岸,不过一上岸就昏迷了。”

田韶听完后忍不住爆了粗口:“她放*屁。”

这个彭念秋也是田家村的姑娘,只是两人没什么交集。田韶没想到这个彭念秋小小年龄竟如此恶毒,抢了大丫救人的功劳还污蔑她投河自尽。

三丫没多想,只一脸惊喜地问道:“大姐,我就知道你不会想不开的。大姐,你是跟灵灵姐一样不小心掉进河里的,对吧?”

田韶没接她的话,而是询问道:“这事你怎么知道的?”

三丫见她不解释,情绪低落地说道:“姐,这事咱全村人都知道了。大姐,等你明儿个上工一定要跟村里人解释,这样他们就不会再骂爹娘了。”

“骂爹娘什么了?”通过刚才的接触,她是认下了田大林这个爹的。

三丫很难受,声音都变轻了:“她们骂爹娘为了彩礼逼得你投河自尽,是坏*份子。大姐,真相明明不是这样的,我解释了她们还说我傻。我才不傻,是他们冤枉爹娘。”

虽娘脾气不好总骂人,但也只有做错事才会动手打她们,并且有什么好吃的也都先紧着她们。不像隔壁家的小草,不仅每天要挨打受骂还总吃不饱,家里有肉也沾不上一口。

田韶摸了下她的头,问道:“田灵灵家怎么说?”

三丫摇头说道:“灵灵姐被送去了县城的医院,现在还没回来。大姐,你不是投河自尽的,对吗?”

这姑娘这事想要得到确切的答复了。

田韶想也不想就道:“自然不是了。三丫,你刚说全村人都知道了,这意思是大家都相信彭念秋的话了?”

“对呀,大家都相信是念秋姐救的人。大姐,咱现在就去跟大家解释。”说完这话,三丫去拉她袖子。

听村里的人那么说田大林跟李桂花,三丫心里难受,想早些给他们洗清冤屈。有隔壁小草衬托着,在三丫心里田大林夫妻是天底下最好的爹娘。

田瑶却没如她的意思,拂开她的手道:“这事不着急,等田灵灵回来后再说。”

“大姐,你是不是还生爹娘的气?大姐,爹娘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原谅他们好不好?”

倒没想到沉默寡言的三丫还是个孝顺宝宝。田韶解释道:“不是大姐不愿解释,而是我现在去跟大家说不是投河,他们也不会相信的。”

说她是失足掉水里,大家只会认为她为保全田大林跟李桂花的名声说谎。而要证实她是救人,必须得当事人在场。现在田灵灵还在县城,去她家也无用。

三丫有些着急了,问道:“那怎么办啊,就由着他们这样污蔑爹娘?”

田韶摇头道:“自然不是。你别着急了,这事两天之内就会解决。”

只要田灵灵回来告知大家救人的是田大丫,这谣言自然不攻自破。

两天还是等得起的,三丫一口应下。

一直躺床上也难受,田韶也出了屋。虽然知道这屋子很破,但看了还是很震撼。房子低矮粗糙,墙上的泥巴都脱落了许多,白一块灰一块,像一只丑陋的巨兽。

可就是这丑陋的巨兽,也是田大林跟李桂花夫妻两人一点一点给建起来的。听原身的外婆说,两人为盖这房子都累得脱形。

想着夫妻两人为了能让一家子吃饱日夜操劳,田韶对李桂花的那点芥蒂也消散了。

洗手的时候田韶将头伸到水面上,看着倒影她惊呆了,柳叶眉,杏核眼,瓜子脸,挺翘的鼻梁。

三丫看着她对着木盆发呆,轻轻地推了她一下:“大姐、大姐你怎么了?”

田韶回过神来,笑着说道:“没事。”

她之前还奇怪,为什么老se批愿意出那么多彩礼还用工作来骗田大林夫妻。现在她明白了,这姑娘也就因为常年在外劳作皮肤晒得黑了,又因家贫气色不好,加上额头前留着长刘海,所以样貌不显。可只要营养跟上再捂白了绝对是个大美人,以后条件好了再精心打扮下绝不输那些女明星。

田韶郁结的心情一扫而光。上辈子她长相只能算清秀,别提多羡慕那些美人了,现在这个缺憾给补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