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仙侠奇缘 > 我的狐狸帝王
我的狐狸帝王

我的狐狸帝王 植物模式 著

连载中 石曦不孤 帝王

更新时间:2022-07-22 12:20:29
我跟皇上说我想出宫。皇上躺在我身边,懒洋洋地问我:「为何?」我盯着床顶:「因为我觉得宫里闹鬼。」他已经很困了,眼眸半阖:「……胡说,我在宫中住了几百年,从未听过什么闹鬼之事。」「……」我静静地看着床顶,一言不发。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我的狐狸帝王》小说简介

看植物模式的作品《我的狐狸帝王》会上瘾的,写的特别好,主角是石曦不孤,小说描述的是:得到谅解,他似乎放松了许多,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耳朵又立了起来。我看着忽然想笑,真是只傻……

《我的狐狸帝王》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绝情姑娘点评:《我的狐狸帝王》此书很好,故事情节一环扣一环很有趣。人物的性格描写的也很鲜明,总之我很喜欢。就是我总想像不出那么俊美的男女主角他们长成什么样才能附合你描写的那样

网友为你鎻心点评:作者大大,请收下我的膝盖,我头一次看完小说有这种感动的感觉,感谢作者给读者带来如此优秀的小说。

《我的狐狸帝王》精彩章节试读

我闻声沉默了,寂静的夜里,只有咕咕虫鸣,小龙悄悄地从不孤的背上滑了下去,试图逃离这令蛇都窒息的地方。

「小龙。」我忽然出声。

这时小龙半截身子已经伏到了地上,还有半截挂在床沿,头也不敢回:「啥子事……」

我看了一下不孤,他不停地从睫毛底下觑着我的脸色,见我看他,又立刻移开了视线。

我笑了笑:「我相信你们,大家相识一场不容易,最好还是坦诚相待,你觉得呢?」

「……你嗦(说)咋办就咋办嘛。」小龙的声音还算镇定,但行动上却掩不住落荒而逃的事实,「我好困,先走了哦。」

说完,他便悄然而迅速地游走了。

我自然知道事情不如他们所说得那么简单,听起来他们似乎对我有所了解。而且,我也看出来了,这一蛇一狐狸中,狐狸纯粹是个傻呆呆的小孩儿性子,蛇毕竟是从人间来的,要聪明一点,但也聪明不到哪里去就是了。

既然都这么傻,摸清来龙去脉也是早晚的事,不必急在这一时。

我收回视线,对不孤说:「我们也睡了吧?」

不孤咬了咬唇,他的嘴唇挺漂亮的,嘴角微微翘起,天生的笑相。

但我看他这样就知道还有什么事:「怎么了?」

「那个,真的可以坦诚相待吗?」不孤朝我靠拢了一点,尾巴松开,在床边一荡一荡的。

「嗯,你知道的嘛,我们凡人短命,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坦诚最好。」我盯着他的眼睛,即使没有显形,可他的瞳色其实也很独特,像……阳光下的蜂蜜,或是波光粼粼的河面,沉静而绚烂。

不孤眨了眨眼睛,表情有些不安:「那我想回窝里睡觉……可不可以啊?」

我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拍了一下床铺:「这不是你的窝吗?」

「不是啦。」不孤说到这里脸色垮了下来,很苦恼的样子,「都是小龙,说皇上和皇后都是一起睡的,一定要睡在床上,还要盖被子!」

他又下意识地咬了一下嘴唇:「其实真的很热……我好久都没睡我的窝窝了。」

我揉了一把脸,着实有点憋不住笑,真是为难他一只大狐狸了,两个多月不能回窝,被迫忍受盖被子睡觉。

不孤正紧张地看着我,比蜜还甜的眼眸里流露出一丝恳求,咬过的嘴唇在灯火中沾染了润泽饱满的光,也许不是故意的,但他这副模样……该说不愧是狐狸精吗?叫人忍不住心软啊。

不过,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妖怪?连谎话也编不圆,在自己的地盘回自己的窝还要向人请示。

「可以是可以啊。」我很好说话地点头。

不孤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马上就要摆脱被子的禁锢奔下床去,但是我在最后一刻抓住了他的尾巴——不孤僵着身子,微转过头来,眼眶已经红了,控诉似的说:「你说话不算话。」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顺了一下他的尾巴毛:「算话的,算话的,你别哭啊。」

他抿着唇不理我,泪已经打湿了睫毛,欲泣不泣,灯下看美人,真是越看越好看。

「咳。」我学着小龙咳嗽了两声,「我是想说,你别睡得太远,把窝搬过来,好吗?」

「……你早说呀,我还以为你反悔了。」他很好哄,听了我的话,眨了眨眼睛,把泪收了回去。

然后我看着他下了床,俯身在床底下拖什么东西,一边用力拖一边说:「我本来、本来……也没有想离开你……凡人很脆弱,我会守着你的。」

他拖的东西应该很重,我看他脸都涨红了,有点好奇,于是趴到床边,举着灯给他照明。

不孤说话直喘气:「我一直把窝藏在这、这里……有时候,半夜趁你睡着了,可以……嗯,可以到床底悄悄睡一下。」

啊,怪不得,有时候早上起来,看到他的睡衣上总是沾着灰。我还一度怀疑,是不是我晚上睡觉把人踹下去了。

我正想帮忙,但不孤已经一个咬牙将那窝拖了出来——嚯!真是好大一个窝啊!

我看着这个几乎占满一整个床底的大窝,确实惊住了,这个窝由各类干草、树枝做成,边缘高而中心低,里面还垫着些新鲜的青草,有被压过的痕迹。

几乎能睡下两个我,还绰绰有余。

难怪不孤说小龙盘在草里面睡觉,他没发现。

这确实有点难以发现,小龙毕竟只是一条细细的小白蛇啊。

不孤看着我,得意地笑起来:「看!我的窝很漂亮吧?」

「嗯。」

「我当初为了做这个窝,可是睡遍了各个草地、洞穴,才找到这些合适的材料,哪怕被流放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带着它。」

我正要说点什么,抬头却看他手脚麻利地解着睡衣,眼看已经脱了一半了,露出结实的胸膛和有力的腰腹——别说,还挺好看……等等!

我的思绪有一瞬间的偏离,但马上反应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吹灭了蜡烛:「你在干什么?」

刹那的黑暗让我什么也看不见,只听到不孤愣了一下:「脱衣服啊。」

我躺回床里,奇怪道:「睡觉了,还脱什么衣服?」

「衣服太小,我太大了……做狐狸还穿衣服的话,会撑破啊。」不孤说话的时候总是习惯把尾音放得又轻又软,本来声音是很清冷的,可偏偏像极了撒娇。

这时,我已经大概可以看到不孤站在原地的身影,单从身形来看,只是个身高腿长的清瘦青年。不过,既然窝做得这么大,那原形应该也很大吧。

我无奈地翻了个身,背朝外面,轻声说:「好好,你脱吧,别又把衣服弄脏了。」

不孤欢快地应声:「知道啦!」

我闭上了眼睛,听到他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然后不知干了些什么,身后的床帘被他掀开一个角。

我没吭声。

他大概以为我睡着了,小小声地嘀咕:「我把衣服放这里了哦,曦曦。」

什么曦曦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偷着笑。而且,别随随便便就喊得这么亲近好吗,才认识两个多月而已,还对我撒着谎呢。

话虽如此,但我还是忍不住弯了弯唇,这真的是狐狸精吗?其实更像搞不清状况、只知道晃着尾巴傻乐的大狗吧?

心中默念了一句,傻狐狸。

我才真的入睡了。

清晨,小龙带着一身露水滑进大门,谁知刚探了头进去,却听到那两人在说话。

不孤:「我大吧?」

石曦:「……嗯,是挺大的。」

小龙顿在原地,连蛇信都僵住了,这、这发展是不是略快了一点?不孤那种傻子就算了,怎么石曦看起来挺正经一个人也这么……

「你的原形比我想象中还要大,你们狐狸精都这么大吗?你多少岁了?」我穿好鞋,围着不孤的窝转了一圈,头一次看到狐狸原形,很是好奇。

不孤通体如墨,油亮光滑,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棂照在上面,竟闪闪发光,真是五彩斑斓的黑啊。

他体形庞大,比一般的狐狸要大上许多,躺在草窝里,几乎将每一丝缝隙都填满。即使是趴着,我也要仰起头看他。

他还蜷在窝里,爪子盖着眼睛,尾巴搭在腰上,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我还没来镜墟的时候,是一百零七岁,但是……来镜墟两百年了,也不知道外头过了多久啦。」

「什么意思?」我抓住了这句话里的重点,「镜墟和外面的时间不一样吗?」

不孤掀起眼皮看了我一下,深碧如翡翠,透出一种与他不太相符的冷漠凉薄。

我不由得愣了愣。

但他的语气仍是那样软和天真:「是啊……镜墟的时间过得比外头快好多,有的说外头一天,镜墟十年,也有的说,外头一天,镜墟百年的。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多少岁了……唉!」

说完,他翻身站起,像只大猫一样,前爪抓地,仰着头压着腰,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这感觉一定很舒服,以至于他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呼噜声,大大的尾巴在空中晃来晃去。

他的头正好在我面前,我伸手挠了一下他的下巴,想起一件事问他:「不孤,你为何会被流放?」

不孤低头用鼻子拱了拱我的手掌:「……因为我犯了错。」

说罢,他绕过我跳上了床,放下床帐,「我穿衣服啦,不准看哦。」

我:「并无此意,谢谢。」

没了他的遮挡,我才看到门槛上一颗小小的蛇头:「小龙?你趴在门边做什么,进来啊。」

身后的不孤听到后,从床帐里探出半个身:「小龙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