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离婚后傅总又追妻了
离婚后傅总又追妻了

离婚后傅总又追妻了 小离岛 著

连载中 傅承渊时桑落 离婚 追妻

更新时间:2022-09-28 17:01:16
作为傅承渊的秘书,时桑落从衣食住行到公司项目,处理的面面俱到。所有人都认为傅承渊有一个任劳任怨的好秘书,却没有人知道她也是他的妻子。结婚三年,时桑落很清楚自己不过是傅承渊白月光的替身,她努力模仿白月光的样子,妄想他会喜欢她。直到有一天,傅承渊找到一个比她更像白月光的替身。她主动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离...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离婚后傅总又追妻了》小说简介

小编为读者朋友带来小离岛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离婚后傅总又追妻了》中的主要人物有“傅承渊时桑落”等,《离婚后傅总又追妻了》非常有趣值得一读,内容概括:他一身黑色西装坐在卡座里,手里握着一枚流光溢彩的玻璃杯,缓缓摇晃着里面的琥珀色液体,轮廓桀骜分明,姿态清隽出众—……

《离婚后傅总又追妻了》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一人独醉点评:还是忍不住说,这本书就是不一样,整体下来感觉很好,虽然主角傅承渊时桑落还是会被优待,但都是不甚夸张的,不太能受得了那种靠着某些金手指使劲作的,很不真实。

网友简单气质女生网名点评:我非常喜欢小离岛的作品,他的作品总会给读者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会持续关注这个作者的小说。

《离婚后傅总又追妻了》精彩章节试读

时桑落僵在原地。

男人眼中精光一闪,站起来就想揽时桑落的腰:“既然傅总同意,那我就不客气了嘿嘿嘿……”

说着,他的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往她的脸上摸。

时桑落强忍着心里的不忿,躲开猥琐的咸猪手直接冲到了傅承渊面前,压抑着道:“傅总,我可是你的……你好歹说句话。”

傅承渊一个眼神杀过来,阻止了她的话:“时秘书,我说过,当我的秘书要绝对的服从。”

“可你明知道他要我是为了什么!”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

时桑落瞬间眼眶都红了:“傅承渊,三年了,你要我做什么我从没说过一个不字,可你不能这样欺负我!”

傅承渊的眼中闪过一丝冰冷地不耐。

“哟,小秘书这是不愿意呀?真是扫兴。”

“算了算了,强扭的瓜不甜,小秘书这是心里有人呢,我要来也没什么意思。这样吧,你把这瓶酒喝了,这件事就算是过了。”

砰的一声,一瓶满满当当的洋酒被摆在了她面前。

时桑落认得上面的俄文,Vodka,烈酒中的烈酒。

她紧紧咬着唇,浑身颤抖:“……我不能喝。”

因为重感冒,她来的时候刚吃了含有头孢成分的感冒药。

头孢配酒,除非她不想活了。

轻佻男人显然对她的拒绝十分不满,瞬间拉下了脸,皮笑肉不笑道:“傅总,你这个秘书不给面子啊。”

傅承渊拧着眉,转头看向时桑落,目光中有警告的意味:“别不懂事。”

她咬着唇,“我吃了药,真的不能喝酒。”

傅承渊冷笑一声:“很好,今天你已经忤逆我两次了。”

时桑落用手背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深吸了一口气:“要是我坚持不喝呢?”

“永远从我面前消失。”

……

时桑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车开回来的。

她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凌晨四点多。

正常车速开回来,用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刚才去的那一趟才半个小时不到,肯定又要吃好几个罚单。

无所谓了,这些年,这样的次数还少么?

她苦笑了一声,合衣在床上躺下,看着窗外的夜空中繁星点点,心里一片冰凉。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永远都不可能代替他心里的那个人的。

有时候她想着,反正那个人也不可能死而复生了,世界上长得相似的人不少,但是能像她这么相似的,恐怕也不好找。

只要在傅承渊身边时间长了,他会慢慢习惯她的存在,就这样一直过着,总有一天傅承渊会看到她的好。

可是没想到,才三年,她就不得不黯然离场。

究其原因,不过是败给了另一张比自己更为相似的脸。

那她这三年的坚持,究竟又是为了什么?

支呀一声,门被打开了。

一股浓重的酒精气味扑面而来。

傅承渊烦躁地扯开领带随手扔在一边,整个人压了上来。他的手有些冰凉,激的她猛地一抖,可他的唇却炙热缠绵,根本不容拒绝。

“傅……”

“别说话,专心点。”

泪水从眼角滑落,她偏头躲开他的吻,微微不满:“冯小姐没有满足你吗?”

“冯小姐是谁?”

她惊讶回头:“冯迎啊,刚刚你们还在一起在酒吧。”

他皱眉,咕哝道:“不知道你说的是谁,我心里只有你,我怎么可能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说着,又铺天盖地的吻她。

时桑落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用尽力气推着他:“傅总,你醉了吗?”

不然又怎么会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出这样缠绵的情话?

“我没醉,瑶瑶,我是真的好想你……”

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在一瞬间凝固。

瑶瑶,顾思瑶,那个他放在心尖上爱了半辈子的女人。

心上仿佛破了一个大洞,呼呼地往里灌着冷风。

她伸手,打开了卧室的灯。

刺眼的白光把周遭的一切都照的清清楚楚,包括她的脸。

她能清晰的看到,傅承渊的眼神从迷蒙慢慢变得清明,眼中的火焰也慢慢消失,直至冰冷。

“原来是你。”他拧着眉,翻身下床,背对着她重新扣好衬衫的纽扣,冷冷道:“出去。”

她没动,自嘲地笑了笑:“傅承渊,我们离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