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农家特工妻
农家特工妻

农家特工妻 蘑菇酱 著

已完结 叶楚武烈 特工 农家

更新时间:2022-09-28 17:20:53
痴傻女变成现代特工军医,在古代和小相公厮守的悠哉日子。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农家特工妻》小说简介

农家特工妻叶楚武烈这是一本及其优秀的一部作品!故事情节一环扣一环引人入胜!实力推荐!推荐小说内容节选:叶楚看了看,这周围的地上基本都有这样的线,眼中出现了一丝讶然,难不成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人知道划线占地了?“武烈,这……

《农家特工妻》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网名女生简单气质点评:《农家特工妻》这本书从文学的角度来讲,选材很是新颖,角度清晰可见,语言平实而不失风采,简洁而富有寓意,堪称文章之典范!

网友各自安好点评:农家特工妻这本小说超级超级超级好看,作者蘑菇酱文笔超好,构思超好,人物超好,背景以及所有细节都超好!一本被名字耽误的好小说呀!

《农家特工妻》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出了什么事?”叶氏挤进来:“楚楚?你怎么能乱说呢!村长公子怎么会害你呢?你是不是淹了水脑子都糊涂了?”

“我说的是事实,这事儿不用您掺和。”叶楚淡淡道,对面前这个名份上的母亲也没什么好感。

“怎么说话呢?”叶氏气呼呼的:“别闹,跟娘回去。”

武烈将叶楚一把拉到自己身后:“她是您的女儿,您就这么不信她?”

苏氏跺脚,低声道:“她脑子不清楚,你脑子也不清楚了吗?那可是村长的儿子,以后结了仇咱们还怎么在村子里待?”

叶楚更是心凉了个透,在她眼里女儿的死活真是比她想的还不值钱,果然武烈脸色一冷:“现在她已经嫁人了,是我武家的人,这事儿,我就要管到底!”

叶楚抬头看了看他,他的眉目坚毅,语气铿锵,她忽然生出一种亲切感,这气势,真像一个军人。

武烈不再管苏氏的乱吆喝,沉声道:“叶楚虽然以前是智力不太好,但淹了水后反而清醒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傻子了,方宇文害她的事也记得清清楚楚,而且刚才在河边,他已经亲口承认了。”

“什么?”人群中顿时窃窃私语起来,看向方宇文的眼神全是怀疑。

“好了,人我们带走了,定夺还要看县令大人的。”官差可不管这么多,他们只管抓人,也不管他是不是什么村长,反正也管不到他们头上。

方宇文就这么被抓走了,村民们也不敢再看热闹,纷纷散了,村长方中脸色发白:“苏氏和武家的,你们跟我来一下吧!”

武烈和叶楚对视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叶楚想的没错,唯一的儿子被抓走,村长也淡定不起来了,青着脸将两家人聚在叶家,气氛凝重。

只是武烈和叶楚表情淡然,似是完全不当一回事,村长到这个时候了,还不认为自己儿子会杀人:“一定是两个孩子闹着玩儿差点出了事,我的儿子自己了解,他不可能去杀人!”

“但是他自己已经承认了。”武烈道:“官差们都是听到的。”

“他是因为害怕!”村长看出这两口子有点难说动,转而去看叶氏:“不管如何,是他闹着玩儿差点害叶楚出了事,我们家有责任,这样,我们出十两银子当做赔偿,但叶楚要作证,那只是个意外!”

“十两?”叶家人顿时眼睛放了光,十两银子对于他们来说,可是个巨额数字了!省吃俭用一些,甚至可以用半年的!

“叶楚,闺女。”叶氏忙凑过来:“村长都开口了,咱们也没少受村长的照顾,不能不回报啊是不是?村长家可就那么一个独苗,你就别做的那么绝了。”

“你女儿被他害死了。”叶楚十分认真道:“你女儿死了知不知道?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你女儿了,咱们谁都没资格替她做主!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怎么会?”叶勤也过来劝:“妹妹,你这不是好好的吗?还不傻了,因祸得福呀!咱们还得感谢人家呢!你这样不对,听哥的话,算了吧,啊?”

叶楚实在替她真正的女儿觉得心寒,但她唯一能为那个可怜女孩儿做的,就是让方宇文给她偿命了,所以她坚决不会退让:“没得商量。”

村长瞪着叶楚咬了咬牙,转头看向武烈,毕竟她现在嫁了人,出嫁从夫,夫君的话总得听:“这样,叶家十两,武家十两,武烈,你看怎么样?”

叶楚去看武烈,若他今天不站在自己这边,那她也不想着什么凑合先过着,因为她连凑合都不屑了!

武烈也低头看叶楚,看她倔强的眼神,那不服软的劲儿,觉得格外合心意:“我都听她的。”

“那走吧!”叶楚松了口气,拉着武烈起身,觉得没必要再扯皮下去,反正以后这个地方,她也不会回来的!

几人拦都没拦住,回家的路上,天色已经黑下来了,叶楚不知在想什么,拉着武战的手居然一直没放开,武战也不说话,她的手又暖又软,这样跟一个女人牵手,说真的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十分微妙。

却不知叶楚现在已经升起愁绪,有替那傻丫头的,也有为自己的,她在现代虽说已经没了父母,但有一手培养自己的领导,有她的教官,有她的战友,她真的想回去,很想她们……

到了家,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武烈以为她是因为方宇文的事烦心:“放心,没人能勉强你点头。”

“有酒吗?”叶楚面色忧伤:“我想喝。”

武烈本想劝阻,但一想,醉一场也好,他这一年,也靠酒精麻痹过来的。

“就这么多了。”他拿过一个小坛子:“悠着点。”

叶楚倒在碗里,刚开始还抿着喝,后来越来越上头,武烈铺好床来叫她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半醉半醒了。

“全喝了?”武烈看了看空空的酒坛,一把将叶楚抱起来:“舒服了?乖乖去睡觉吧!”

她软软的身子就靠在他胸膛,热气喷在他脖颈处,武烈不禁觉得自己也好似喝了酒般燥热起来。

低头看了看,她的脸红扑扑的,格外引人,可碍于她喝多了,却又没办法做什么,深呼口气,将她放倒在床上,开始替她脱衣服。

“谁呀?”叶楚嘟嘟囔囔的:“香香,我好想你呀!我回不去了呜呜。”一把抱住武烈的脖子不撒手了。

这是耍酒疯了?香香又是谁?武烈深呼口气:“放开,听话快睡觉。”

“不要!我要跟你一起。”叶楚闭着眼,声音软糯:“你来嘛!我好多话想跟你说。”一边说话,身子在紧挨着他磨蹭,武烈的火腾的上来,还没待叶楚反应过来,眼前一黑,唇已经被狠狠吻住,她身子一颤,从没感受过男人,一时脑子都空白一片。

武烈的气息很好闻,他一边亲着怀里的小女人,大手摩挲着她的背,叶楚只觉得浑身燥热,头晕目眩,完全忘了别的,只能被迫迎合。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被扒的精光,被武烈轻轻放在床上,武烈低头看去,她紧闭着眼,脸蛋儿粉红,样子还颇娇俏可爱,再也按耐不住,咬住她的耳朵轻声道:“我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