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冷王蜜爱小毒妃
冷王蜜爱小毒妃

冷王蜜爱小毒妃 南城 著

已完结 慕天青陆南征 冷王 毒妃 小毒妃 蜜爱

更新时间:2022-09-28 17:23:29
一朝穿越,慕天青竟附体在那么丑陋废柴的人身上?为救渣男太子毁容,反被嫌弃,被夺了嫡妃之位不说,还要让自己死?她慕天青还没那么窝囊过,她要一一还回来!只是,渣男太子他大兄弟,不是不喜欢女人么,怎么还抓着她不放?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冷王蜜爱小毒妃》小说简介

南城的《冷王蜜爱小毒妃》的描写展示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元素,虽没特别新鲜内容,但是依旧不会觉得老套。主角是慕天青陆南征,讲述了:见慕岳没有动手,慕天霖跺了跺脚∶“爹你还在犹豫什么,难道你为了这毁了容的人,还想葬送我的前途么?”……

《冷王蜜爱小毒妃》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拥有点评:《冷王蜜爱小毒妃》结构精巧,环环相扣。配角出彩,身份共情。前后反差,人物多样。是一篇不可多得的美文

网友归途点评:看了那么多书,第一次给5星,挺不错的,这书好多年了,文笔风格与现在的网文不同,对于现在看腻了网文的我有了新鲜感。

《冷王蜜爱小毒妃》精彩章节试读

慕天青听松竹这么说,脸上闪过意料之中的神情,这刘氏打不过她,来阴的倒是厉害。

原主堂堂一嫡女,屋内却无甚摆设,正是因为经常被克扣例银,所以才变卖了赏赐的物什所致。

生活悲惨,与这刘氏脱不了干系,慕天青扭了扭脖子,看向一处虚空∶“也到了将一切讨回来的时候。”

松竹见她面露气愤,生怕她以卵击石∶“小姐,夫人对您一向不好,若是您贸然同她对上,万一,万一您被报复可怎么办?”

“你不相信你家小姐么?”慕天青脸上露出阴侧侧的笑容,她上前摸了摸松竹的发顶以示安慰∶”别急,你只需安安静静看好戏就成了。”

说罢,她便坐下来细想,这一家子人不敢对她下狠手的真正原因便是玉珏这个把柄。

若是玉珏失去,后果不堪设想,而玉珏在慕家一天,便极其危险,与其这样,还不如带出去找块荒郊野岭埋了。

“松竹,待会儿我要出去一趟,你不必跟着我,若有人上门,就说我在府里散心,帮我多拖延一会儿时间。”慕天青打开首饰盒,又翻了几件朴素的衣服,往身上比划。

看着自家小姐这样,松竹有些发愣∶“小姐,你这是要?”

慕天青拿起炭笔研磨成粉,又将棉袄撕扯成较为破旧的模样,还是有些不满意∶“松竹你去外头给我捧些干燥的泥土回来,小姐我有大事要做。“

见松竹离开,慕天青这才去后头将玉珏挖了出来,她知道松竹心地淳朴,有些事情不让松竹知道才好,于是出门埋玉珏这事儿,她也不会同松竹说。

松竹果然拿了好些黄土回来,慕天青用刷子将黄土扑在衣服上面,新的棉袄瞬间老旧,而慕天青也用一些干燥的纸张捏了些模子,用浆糊水放脸上黏住。

仔细看,原主生的一副好皮囊,嘴唇不点自红,眸子又圆又大,如同天上星子一般澄澈。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毒蔓延到了脸上,凸出难看的紫色血管,而那一道伤疤也极其突兀。

毒与疤也不是没法治好,慕天青有信心,她将自己易容成一个面色蜡黄的老年商贩,随后穿上旧棉袄,挎上小竹篮,灵巧利落的翻墙出了慕府。

循着记忆出了慕府,她朝一处荒山走去,一路上,总感觉有什么视线如影随形跟着一般,可一反头,却什么也看不到。

这个视线让慕天青感觉十分熟悉,早在慕府同那黑衣人对打时,就曾感觉过,看来并不是幻觉,而是真真切切存在的。

脚步悄无声息,且全程没有任何动静,用如今时代的话而言,便是内里深厚,若不是她当特工多年,感官敏锐,可能还察觉不到。

思及此,慕天青停下脚步,她环视了一圈周围树木,见没有一丝人影,缓缓开口∶“你这一路上总是跟着我,意欲为何?”

只有树叶沙沙声,慕天青也不气馁,她能感觉到视线是从左后方传来,而那眼神里兴味更浓,也更能让她定位目标所在地。

慕天青飞速的从地上踢起一块石子,用脚尖往松树那头射了过去,一道残影闪过,但人还是没现身,只听得到那人似乎在轻笑,是很低沉的男音。

云希趴在树上,饶有兴味的看着底下那个假扮成老太婆的慕天青,他轻功了得,对慕天青居然能认出自己,还是十分意外的。

“看来,阁下君子不当,一定要当一个偷窥老婆子的小人了。“慕天青浅笑。

她故意用话激那男子,心头划过一丝调侃,看向树冠微微摆动的那棵树∶“不知我的表现如何,还能不能满足阁下这龌龊的癖好?“

见无人回答,慕天青也不恼,转而露出恍然大悟神情∶“应该能满足吧,毕竟阁下从慕府一直跟我到这儿,阁下是有多么猥琐,才会做出如此**行径?“

云希听她在下头这么说,简直快要气笑了,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子如此形容。

可转而又觉有趣,毕竟如此大胆的女子平生不多见,有意逗弄,便纵身越下∶“不敢当不敢当,不过慕府嫡女是有多么丑陋,出个门还要易容,不知慕小姐你是有多么自卑,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两人针锋相对你来我往,慕天青见到云希相貌,着实有些惊艳。

他身着一件白底暗纹,上绣青竹的长衫,显得整个人身长玉立,宛如翩翩浊世佳公子,可他一双凤眼却透着戏谑与冷漠两种截然不同的神色,眉尾斜飞入鬓,却显得有些神秘起来。

慕天青微愣,就算放在前世,也很难有人认出她真面目。

这人不仅内力深厚,自己差点没留意他在跟踪自己,且还能直接看出自己的身份。她有些不可置信的微微张大了唇,却立马被云希口吐毒言给气到了。

慕天青别过脸,一副不屑神情∶“为何要跟踪我?”

“把玉珏给我,以你现在能力,无法保管好。“云希凑近慕天青,一副邪魅神情。

果真,又是为玉珏而来,见到男人的第一眼,原主残留意识便有些警惕起来,也不得不让慕天青对男人有些忌惮,她不禁往后退了两步∶“什么玉珏,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这人看起来身份高贵,不像是与慕府那伙人为伍。

而云希见她拒绝,也只是微微一笑。

他俯身上前,撩了撩慕天青耳边发丝∶“我并不想抢夺,只是想帮你保管玉珏,若是你哪一日抵挡不住想寻求帮助,来云城提云希名字,自然有人带你来见我。”

“好笑,你若是这么好心,为何还鬼鬼祟祟跟着我?”慕天青捏紧了袖口里的那把锋利匕首,镇定自若的冲云希大喊。

云希见她左手不自然的放在袖子里,一眼就看出慕天青敢如此有恃无恐跟他对峙的缘由。

他没再说话,猛的冲上前抓住慕天青手腕,将匕首暴露在空中,随后微微一笑:““我若是想抢,就不会等到现在。”

慕天青浑身僵硬,瞳孔也有些微微放大,她没想到面前的男子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防备。

且这男子的功力深不可测,若想强取玉珏不费吹灰之力,可他并没有强取。不夺玉珏,之前却在暗地跟踪,让慕天青有些摸不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