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重生后,王妃她成了首富
重生后,王妃她成了首富

重生后,王妃她成了首富 好酸的杨梅 著

连载中 金玖楚珵 首富 重生 王妃

更新时间:2022-09-28 18:03:43
“小姐,王爷再有两天就到家了,你可得等王爷啊。”金喜蹲在床边,握着她家小姐的手,心疼道:“咱们那么苦的日子都过来了,好不容易王爷想通了,您才过几天舒心日子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重生后,王妃她成了首富》小说简介

知名网文写手“好酸的杨梅”的连载新作《重生后,王妃她成了首富》,是近期非常受欢迎的一部古代言情文, 金玖楚珵两位主角之间的互动非常有爱,啼笑皆非的剧情主要讲述了:她从不爱吃这些。没成想,嫁给靖王后却不得不吃。只为了进宫觐见他的母后。喜儿将馄饨舀到金玖用的小瓷碗中,“……

《重生后,王妃她成了首富》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倚栏听风点评:《重生后,王妃她成了首富》这个小说是我看过最好的,语言通俗易懂,让我欲罢不能。以前我同时看好几个小说,这次就看它一个了,别的就不想看了。

网友嘦怹点评:《重生后,王妃她成了首富》这篇文读起来流畅,趣味性强,强烈推荐大家去看!!!我已经三刷了。

《重生后,王妃她成了首富》精彩章节试读

“小姐,王爷再有两天就到家了,你可得等王爷啊。”金喜蹲在床边,握着她家小姐的手,心疼道:“咱们那么苦的日子都过来了,好不容易王爷想通了,您才过几天舒心日子啊。”

金玖盯着床幔,无力道:“我何苦等他?”

金喜无声的哭了,只替自家小姐委屈。

“我嫁给他,都说我高攀。”金玖幽幽道:“这婚事,不是我自己要的,是他自己去求的,却让我在这王府蹉跎半生。”

金喜听话音不对,赶忙让身后守着的小丫鬟去叫御医。

并柔声劝道:“小姐,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王爷现在对你多好。”

“这是我委曲求全得来的。”金玖的声音越来越低,“我为他忍让多少,他又为我做了什么?”

“想想我到底是为了他,还是为守住靖王妃的位置。”金玖眼角滚出眼泪,“我看不起自己。”

“若能重来……”

金玖最后一句话没说完,便咽了气。

金玖再次醒来,只觉得浑身轻松,精神饱满,她疑惑的掀开床帘,面前的一切,让她觉得陌生又熟悉。

仔细辨认后,她才想起来,这似乎是她在梅山别院的房间。

可那是十四岁前的事了,自从回到侯府,她再没住过这间房。

“小姐。”金喜端着铜盆放到梳妆架上,“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

金玖看着面前缩小了的喜儿,圆圆的脸上一对酒窝,鬓角插着两朵腊梅,乐颠颠的靠过来,“您不是说,冬天就该睡觉吗?”

看着喜儿凑近,金玖恍惚道:“喜儿?”

“怎么了小姐?”喜儿疑惑的看着自家小姐,“是觉得冷吗?我再给您盖床被子?”

金玖只觉得自己在做梦。

死后也会做梦吗?

喜儿温热的手摸上金玖的额头,“小姐不舒服吗?”

金玖抓过喜儿的手,**的一双手。喜儿只比她大三个月,在她与晋王定亲后,喜儿匆匆成亲,说是不做陪嫁丫鬟,要做她的陪房。

她嫁的那人,是侯府的家生子,匆忙之下喜儿自己选的。原想着这家人身契都在自己手中,他们一家也不敢给喜儿受气,金玖这才同意。

可那实在不是好人家,没成亲之前看起来本分老实,成亲之后喜儿的婆母变了就一副面孔,说话阴阳怪气。

且她所嫁那男人,只得一张好看的脸,实际上身子不行。成亲前就一直在吃药,和喜儿成亲不过三年就归了西,就这还被她那婆母骂克夫。

金玖后来才知喜儿的委屈,当即发卖了那家。

喜儿抽回被小姐抓着的手,疑惑道:“小姐,您是不是睡傻了?”

“我不是在做梦。”

“说什么呢小姐。”喜儿给金玖披上被子,“您都醒了,怎么还梦不梦的呢?”

是啊,她醒了,经历那短暂的一生后,终于醒了。

金玖狂喜,上苍竟愿意让她再活一遍。

“小姐先在床上坐一会儿,等早饭好了我再过来给您穿衣。”喜儿端起屋内的炭盆退了出去。

金玖双手合十,朝床外诚心拜道:“多谢上苍怜爱。”

既让她重活这一世,金玖只想痛痛快快的活着,那压抑的深宫内院,此生不想再靠近。

不仅仅是自己,还有喜儿,她要帮喜儿找个好人家。

金玖的视线落在床位柜上,她记得,自己年少时似乎喜欢把钱藏在里头。

她爬过去拉开左手边的抽屉,里头摆着一个雕了凌霄花的锦盒,正是她存放银票和金银的小箱子。

锦盒是她母亲的嫁妆,上一世,她回侯府不久,这盒子就被偷了,她急的好些天没睡着觉。

这回她可得藏好了,找出钥匙开了锁。

锦盒最上层塞满了银饼,少说有一百两。

看到这些银饼,她才想起这盒子总共有三层,第一层放了整块的银子,中间一层放了金饼,最下一层放的是银票和各处的地契房契。

这些东西多是母亲死前给她的,至于这些金银,则是那些铺子和庄园的产出。

好在前世她回府前,把最下层的东西藏在了梅山,要不然前世她还要短寿,盒子丢了的时候她就该急死了。

“也算是失而复得。”金玖取出一枚银饼,抓在手里摩挲。

金玖从来都是,爱金银胜过爱其他。

听周妈说,金玖抓周时一把抓住了最远处的金元宝。

金玖总认为,只有钱不会辜负她。经过那一世后,更是如此觉得。

她被楚珵冷落、被靖王府所有人瞧不起时,正是因为手里有钱,所以才能买饭看病。

想也可笑,她一个靖王妃在靖王府中吃饭,居然要自己塞钱打点下人。

“上苍啊上苍,再赐我些财运吧。”金玖祷告道:“我此生再不需要其他的运气,全帮我换成财运吧。”

这话还没说完,房门就被推开了,喜儿抱着手炉进来,见到金玖面前打开的锦盒,颇为无语道:“这才刚起呢,您又盯着它看了。”

喜儿把手炉塞到金玖手中,“快收起来吧,早饭已经在摆了,过去晚了可是要冷的。”她说的功夫,把衣架上的衣服一件件摆到床上。

“喜儿!”金玖抱住了喜儿。

摆脱那阵恍惚,再看眼前真实的喜儿,她实在庆幸。上一世临别前,心里唯一不舍的,就只有喜儿。

还好,不管在哪里喜儿都在。

喜儿顺手给金玖拍了拍背,她小声道:“您死心吧,这么冷的天,我是不会跟您下山换银子的。”

感动的心情戛然而止。是了,前面的喜儿还没有经过上辈的那些糟心事,她眼中没有愁苦,她还是那个胆大包天,天真烂漫的怪力丫头。

金玖捏住喜儿的脸颊,“就该这样,这才是我的喜儿。”

喜儿仰头躲开她的手,“您一大早怎么神神叨叨的,快穿衣服吧。”

喜儿手上拿的是一条浅绿色袄裙,再看床上摆着的,一件粉色上袄。

金玖少年时喜爱花哨的装扮,不管是妆面还是衣物,不一定是最贵的,但一定要最花哨的。

只是她嫁给靖王后,自己喜好的衣服却不能再穿了,不为别的,只因皇后不喜,她一句不端庄,否定的不仅是她的穿着,还有她这个人。

还记得她满腹委屈的回府,靖王却不甚在意的说,“不就是一件衣服,既然母后不喜,以后不要再穿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