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仙侠奇缘 > 愿君
愿君

愿君 惊橘 著

连载中 秦真独空玄女

更新时间:2022-09-28 18:10:01
“神尊大人,可是想好,再历这一劫?”少年微抬步便止,冷冽的眸子携着一股淡漠的忧愁。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愿君》小说简介

惊橘的书真的好好看,这本《愿君》的故事情节特别意想不到,跌宕起伏,特别吸引人,《愿君》简介:她未再开口,只是眸子落在了独空的肩膀处,似乎是在遥望黑海。独空哑然,但见玄女眸光慢慢的失……

《愿君》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梦中楼上月下点评:《愿君》从剧情上,写的很完整。从感情线上来说,也是埋得伏笔很好。非常推荐一看!

网友风透绣罗衣点评:刚开始看,前面的剧情很有代入感,很不错,还会继续看完的。

《愿君》精彩章节试读

惊魂未定的小二,连忙将身子往后挪了挪。

弱弱的说了一句:“谢谢山主!”

秦真笑了笑:“用不着!你要是能多多出些力气就好。”秦真指着那个已经足够大的冰洞时,小二也着实一惊,又看了一眼秦老大手上的小铁锄。

秦真见势,将手中的铁锄递了过去示意小二接着,小二应了一声。

随后将那小铁锄握在手中,对着几尺厚的冰洞猛地一敲。只听见咔嚓一声。小二心中怪异,下一刻那冰洞开始迅速蔓延,生出一道道的裂痕。

秦真看着这冰洞大开,心中着实一惊:“小二你干的不错!快!朝着岸边走,别靠近这儿。”秦真丢下手中的包袱朝着一边的岸边跑了过去。小二随后跟上,冰湖便开始有了动静,冰湖断裂的声响一直在继续。直到盆大的冰洞处,裂开如河道一般时。

小二大喜,但必不可少的便是要伏在冰湖上听着冰湖的裂开动静。秦真站在一旁看着,“如何?”小二将耳朵贴近着。

半晌后,小二快速的起身:“山主!这湖面上的冰暂时未有动静,现在正值寒冬,湖畔上的冰硬朗着小二先给您带路。”小二满腹自信,拍着胸口。

秦真点了点头,随后立刻攥紧手中的草绳又拉扯着,确定湖对岸的枯木是否结实。

接近那冰洞时,她也着实一叹如此厚的冰,就这么轻易被这小铁锄给撬开了!小二将身上的家伙卸下。

小二抓了抓脑袋:“小主子,这狐仙到底说没说这无价之宝,是在这冰洞的何处啊?”

秦真停下脚步,弯着身子朝着冰洞下看了一眼:“红鸾亲自带我来过,就是这个方位不会有错。”她伸出手试探性的在冰上打捞着,将冰洞上漂浮的冰渍清理在一旁。

小二点了点头。

“红鸾仙姑有没有说过,这宝物到底是何?既然是在冰湖之中,难不成是南海珊瑚?亦或是北海珍珠?这个时候若真的能够找到这些个宝贝,拿到山下去售卖定然是能卖个好价钱!”小二说着说着,眼底又开始泛起喜意。若非此刻手中的小算盘不在手中,怕是都要仔细的精打细算一番。

秦真看着小二,一字一句说道:“无价之宝。”想必红鸾定然不会骗她,秦真又下意识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精致的白布条。红鸾初为狐妖之时,在山野之中中了猎户的埋伏,秦真当时已然是山中一霸王,整日与小二还有恶霸山的手下在后山游戏。顺手救了不日便要成人的红鸾,从那时起红鸾整日都休整在恶霸山,还被恶霸山的人奉为狐仙。红鸾是一只知恩图报的小狐狸,更告知了秦真关于这冰湖里藏有财宝一事。

小二听此,眼底窜起光亮,笑得合不拢嘴:“无价之宝。”嘴中重复着秦真适才说的四字,心中雀跃。

下一刻,小二不知从何处拾起一漏网,将冰渍尽数打捞在一旁。

秦真从口袋里拾起制作好的罗盘,半刻后。

只听见咚!的一声巨响,冰湖慢慢开始断裂开来。秦真心中一抖,连忙扔下手中的罗盘。

“走!”

一旁的小二此刻突的脸色一变:“冰湖要塌了?”不管如何,小二径直拉着秦真的胳膊朝着一旁的河堤狂奔。

顷刻之间,冰湖中心裂开一道天堑,从天穹之处闪现一道红光。正直直的坠入冰湖,传出哐当巨响,震耳欲聋。那红光甚为的耀眼,响动震耳不到一会儿竟然稀奇的停滞下来。小二惊魂未定,待他抹了抹自己的眼睛时,心中一震:“山主,刚刚那道红光,你觉着像不像是你屋里的那幅画像上的东西。”

秦真只觉得小二的这番话有些奇怪:“我房间能有什么画?”随后用着怪异的眼神打量着,心中狐疑这小二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私自进本大爷的房间!还有什么画?她房间里能有什么画还能跟那红光扯上关系。

小二似乎是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眼看着秦真正准备抽出身后的长刀,小二强装作镇定。屁颠儿的跑过去,露出糯米白牙道:“山主,小二胡说八道呢!”看着她似乎还是不太相信的眼眸。

小二灵机一动解释道:“我先前在红鸾仙姑的屋子里看见过一幅画,就与适才那道红光极为相似。”他抬手摸了摸鼻尖:“许是狐仙正在练法术,恰巧我看见了,一时眼花缭乱当成一幅画了。”

“当真?”秦真看着小二,眸子散发着危险。

小二又是一颤,怯懦道:“当然了。”

秦真没再逼问下去,毕竟眼下是该去湖中的那个爆炸点看看,到底会出现什么财宝。

秦真握着大刀,又将其收回身后。从行囊之中拿出一个浮具,将浮具套在自己的腰间,穿戴好后径直踩着残存的浮冰,朝着中心走去。小二见状,连忙也拿起一套浮具套在腰间,还从一边的枯树上系好草绳拴在腰间,足足有几米多长,看着秦真兀自向湖心走去,小二有些慌乱说道:“山主!您的草绳还被系利索。”说罢便小心的踩着残存的浮冰跟了上去。

当秦真走到那巨大的冰洞时,脚底一滑,幸好小二机灵一手挡着。

小二又是一惊,失色道:“山主,小心!”

秦真这才冷静下来,冷静的双眸一直盯着那冰洞之下,倒像是看见了让人害怕的东西。半晌后才对着身后的小二说道:“小二,你看湖里的那个东西像不像是人?”

小二心底发怵,没敢轻易上前,躲在秦真身后。他心底有些害怕,虽说以他和师傅这么多年走南闯北的倒斗经验,应是不该害怕的。

但是他师傅自他十岁之后,便不再带着他了,而且那个时候他还未对这门技术手到擒来,自然是忌惮许多。

但是眼下毕竟不是在倒斗,而是在挖宝。

小二话都说不利索:“山主,您别吓小二,我胆儿小。”踌躇了一会儿,小二还是抄起口袋里的网具,哆哆嗦嗦地走了过去,将冰洞上的冰渍打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