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重生新婚夜,王妃掀起盖头不干了
重生新婚夜,王妃掀起盖头不干了

重生新婚夜,王妃掀起盖头不干了 凛冬伊人 著

连载中 云温莞慕容墨宸 重生 王妃 新婚

更新时间:2023-11-20 18:40:55
一朝重生,云温莞左手一根针,报仇雪恨,右手一根针,宸王府萌包子健康成真。神医娘子又飒又威风,慕名求见的臭男人们让宸王殿下心急如焚。感冒、发热、难产、耳聋、眼瞎、中毒,通通没问题,包在她身上。她满足天下人了,天下人能满足她吗?王妃夜以继日救人只为那一纸休书而已啊!“王爷,这休书求您签了吧。”云温莞拿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重生新婚夜,王妃掀起盖头不干了》小说简介

今天给你们带来凛冬伊人的小说《重生新婚夜,王妃掀起盖头不干了小说》,叙述云温莞慕容墨宸的故事。精彩片段:还是小殿下出事的地方。慕容墨宸立即想到云温莞说的那句“我没有害小殿下”。凶手到底是不是云温莞?慕……...

《重生新婚夜,王妃掀起盖头不干了》小说网友点评

《重生新婚夜,王妃掀起盖头不干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2章

话一出,大伙纷纷抬头,不约而同朝云温莞扫过来。

眼前的女子眉眼清秀,肤如凝脂,超凡脱俗。

如此气质绝然不用猜也知道是刚过门的王妃了。

毕竟在王府除了顾知韵小姐,没有这么美的人儿。

这王妃美是美,可她刚说什么,她能救小殿下?

开什么玩笑!

下人们可没忘记是她推小殿下溺水才导致小殿下病情恶化的。

现在装什么好心。

“王妃还是不要在这妄言了。”府医言辞轻蔑,“我等研习医术半辈子都无法可解,你小小年纪哪来的本事,小殿下中的毒可不是一般毒。”

府医是慕容墨宸征战四方请来的名医,他都无法,那王妃更不可能帮得上忙。

仆人也冷漠回应,“王妃,这时候您还是别胡闹为好。”

云温莞专注于病床上的小人儿,“一条人命,我怎会胡闹,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府医无能难道就无人超越他们?王爷,我略懂岐黄之术,让我一试总归有一线生机。”

“信你?”慕容墨宸冷哼,这女人他叫人查过,身世不详,从小在乡野长大,徒有外表,无一技之长。

“满嘴胡言,谎称自己救下念霖还不够,竟还在此大言不惭意欲拖延时间,若非你害念霖他何至于此!”

一想起这个梗慕容墨宸便怒气冲冠。

“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接应你的人能进来?呵,异想天开,带走!”

这时,床上的孩子翻了个身。

“哥哥,疼,念霖好疼,好痒......”

慕容墨宸心头一慌,掀袍坐到床边,“念霖?念霖?”

“别碰他的脓血,有剧毒!”云温莞离床上有些距离,却不妨碍她看清患者身上的脓包颜色。

这慕容念霖说是九岁,看这具身躯也不过六七岁,竟病得如此严重了。

云温莞动弹不得,眼巴巴望着。

为这一句,慕容墨宸说不出为什么,本能抽回手。

慕容念霖身上的脓簌簌而下,气味难闻,下人、侍卫皆掩鼻,不敢靠近。

小殿下的情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重。

慕容墨宸余光扫到云温莞,一眨眼的功夫来到她面前,掐紧她的喉咙,“都是你这个**造成的!”

见慕容墨宸另一边手张开掌心就要打下来,云温莞额间浸出冷汗。

“等等,王爷,给我一个证明的机会吧,反正我在你眼皮底下也跑不了,若无效果您再动手也不迟。”

云温莞竭力争取求生的机会,眼看这孩子毒血已经开始朝全身蔓延于心不忍,“你弟弟情况你也看到了,就算现在请御医也来不及。”

侍卫踌躇片刻,觉得有道理,“王爷,不如让王妃试一试吧,小殿下这样子恐怕......”

死马当活马医还有希望。

“王爷稍等。”府医转头看向云温莞,不屑问道,“敢问王妃有何良策?”

云温莞直言,“内外兼施,先用银针堵住经脉脓血减缓去向,再煎千年板蓝根茎混合我开的几味药方熬成汤服用和浸泡全身,达到去脓保命的效果。”

“一派胡言,老朽从未听过此法,还是用针挑破脓水来得实在。”

云温莞蹙眉,一听这话就是个庸医。

“你没看小殿下身上的脓包有多少吗,浑身上下没一块好地,还没等你挑破人家早就疼死了,新的脓也溢出皮肤了。”

站着说话不腰疼,成人都禁不住,何况小孩。

慕容墨宸眉间闪动,此刻,慕容念霖又开始呢喃着疼,手不停地挠。

“快抓住他的手,越挠脓包冒得越快。”云温莞高声大喊,“再多拿几把扇子让他纳凉,他现在不宜出汗。”

仆人也没想那么多,照着云温莞的话到处去找扇子。

眼看侍卫手上一松,云温莞即刻挣脱桎梏,大步走到慕容念霖床前,屈膝把起脉来。

“云温莞,你......”

“闭嘴!都别靠近!”云温莞瞪慕容墨宸的眸中充满警告,而后专心感受慕容念霖的脉象。

服侍的下人纷纷瞪大眼睛,他们王妃刚才是在对王爷说话吗,这么拽,谁给她的勇气。

不过这演起看病的戏来倒是挺像的。

有名的大夫都没办法,她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就能看出毒素所在?

府医和下人们眼神交流,心里都对云温莞不抱希望。

这时,顾知韵携带丫鬟姗姗来迟。

一进屋,看到那些脓血,当场胃里翻滚,“呕......”

“韵儿,你怎么来了,快回去歇着。”

慕容墨宸赶紧过来扶顾知韵,帮她擦去嘴上吐出的污秽。

“韵儿没事,听说王妃姐姐救过皇上,想来有些医术,王爷不如就让姐姐一试,也算将功补过。”

这女人不会医术还故作演戏骗王爷,等会她诊不出来可不仅仅是休妻这么简单了,想想就爽。

云温莞余光瞄了一眼,见顾知韵嘴角抽笑。

原来这就是顾知韵,撒谎自己才是救下小殿下的救命恩人。

恩人?哼,坏人差不多。

云温莞记下这张脸,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她,眼下孩子的脓血必须立刻医治。

旁边的慕容墨宸眉心俱疲,牵起顾知韵,“来,咱们先坐到一旁。”

顾知韵弱弱应了一声,“王爷,妾身给您添麻烦了。”

云温莞手中一顿,讽笑,“不麻烦,顾姑娘刚才那症状挺像怀孕的,若真如此王爷高兴还来不及。”

“你闭嘴!”慕容墨宸没有好语气。

什么时候了还说风凉话!

云温莞识趣收回视线。

顾知韵故作愧疚,“是韵儿不好,要是姐姐推小殿下时我早一步到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了,呜呜呜。”

这话看着是自责,实则字字珠玑,把云温莞推到风口浪尖上。

云温莞烦躁一斥,“哭什么哭,人还没死呢,知道自己不好还不滚回去闭门思过。”

哭哭啼啼的,她还怎么凝神把脉。

下人们大气不敢喘,这王妃端起架子来也太可怕了。

顾小姐可是王爷心尖上的人,她为难顾小姐,就不怕王爷为难她?

慕容墨宸咬牙,“云温莞!”

“你弟弟中的果然是九滴绝!”探察到脉象结果,静待的云温莞陡然缩回手。

“怪不得这孩子九岁了看起来还像五六岁的样子,原来毒素都汇聚在大脑里!”

九滴绝?众人迷茫,此毒从未听说过。

顾知韵窃喜,故作好言相劝,“姐姐怎可胡言欺骗王爷,妹妹查遍宫里医书,从未听过这个名字,你莫要为了博得王爷好感便胡诌,耽搁小殿下治疗。”

胡诌?

云温莞翻了个白眼,“井底之蛙。”

慕容墨宸不理会云温莞,听完顾知韵的话沉默片刻,冲云温莞大吼,“云温莞,你再敢胡言本王拔了你的舌头。”

他也查遍医书典籍,的确没有这个名字。

这个时候云温莞怎么还敢撒谎!

慕容墨宸一口气窜到胸口上,正要一掌把云温莞拍出窗外。

云温莞淡定解释,“九滴绝别名又叫穿心花。”

她没看向他们,兀自拿出自己的针具,油灯,银针烤了片刻,扎入慕容念霖穴道。

正要出手的慕容墨宸蓦然收手,“云温莞,你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