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姬小卿墨衍
姬小卿墨衍

姬小卿墨衍 甄奇妙 著

连载中 姬小卿墨衍

更新时间:2023-11-20 19:31:51
他瞧着,心里莫名涌出一股暴戾感,很想伸手掐断了。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他闭上眼,双手合十,长长呼出一口浊气,冷声道:“不想死,就滚出去!”果然好凶,好怕怕,但怕也得上!“杨嬷嬷让我来劝殿下用膳。”唐小棠表明来意:“只要殿下用了膳,我就滚出去。”想着他不会轻易配合,很可能还会借着身份施压,忙补充一句:“...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姬小卿墨衍》小说简介

由甄奇妙编写的热门小说姬小卿墨衍,剧情非常的新颖,没有那么千篇一律,非常好看。小说精彩节选这番大不敬的罪名落下去,虽没吓到何昭滟,但把侍卫们震住了——是啊。这里是东宫,还轮不到她一个未来太子妃发号施令!……

《姬小卿墨衍》精彩章节试读

第001章这些人就是选出来色诱太子的

女人们脱光了衣服,排队躺到床上做检查。

从头发到胸到臀到脚,每一处都被上下其手。

好多女人都红着脸惊叫,几乎羞囧欲死,尤其是检查后还要被打上等级。

“甲下等。不留。”

那检查的老嬷嬷冷着脸,在册子上打了个红叉。

那册子上满满的红叉,已经检查了十几人,竟是一个都没留下来。

宁小茶排在队伍的末尾,看着这一幕,心里暗暗吃惊:只是选个宫女,至于这么严格吗?怎么感觉像是在选妃?甲下等都不留,那要怎样的等级才能留下来?

“嬷嬷,通融一下吧。我真的很想留下来。求求您了。”

那被评为甲下等的年轻女子骤然跪下来,扯着老嬷嬷的衣摆哀求着,两眼红通通的可怜。

但老嬷嬷冷着脸,看向旁边的宫女,厉声喝道:“还愣着干什么?立刻拖出去!”

两个宫女忙听令,把人拖了出去。她们的动作很粗鲁,那女人衣服都还没穿好,几乎是袒胸露乳地被拖了出去。这要是让人看到,可怎么活?

这皇宫果然是没有人权可言。

宁小茶一点不想留下来,她是现代人,还是当红女演员,身价十个亿,只有别人伺候她的份,一点不想留下来伺候人。奈何命运捉弄她,就是拍戏时吊个威压,怎么就吊到这里来了?还穿成了一个出身低贱的扬州瘦马。这瘦马也是幸运,瞒着养她的干娘,偷偷报名参加宫女选拔,还成功入选了,可惜,临近都城,一场风寒,要了她的命。

再睁开眼,就是她宁小茶了。

也是巧,宁小茶跟原主同名同性,就是年龄相差大了些,原主十六,她二十四,穿来后,年轻八岁,也没让她多开心。

她不想当瘦马,也不想进宫当伺候人的低贱宫女,但很多事不是她不想就行的。

胡思乱想间,就听老嬷嬷喊:“宁小茶,躺上来......脱!”

宁小茶是现代人,还是见过很多世面的当红女星,一点不扭捏害羞,大大方方脱了衣服,往床上一躺,对于老嬷嬷的揉捏按摸,只当是做spa了。

就是这老嬷嬷是不是检查的太久了?之前的女人没检查这么久的吧?

老嬷嬷深深瞧她一眼,低声说:“胸大腰细,冰肌玉骨,活色生香,倒是生了个好身子,不愧是扬州最顶尖的瘦马。”

像是夸奖,又像是讽刺。

宁小茶浑不在意,没脸没皮地笑:“嬷嬷辛苦了。”

想着这老嬷嬷一点不徇私,为了不留下来,等穿好衣服,就往她身前一跪,哀求着:“嬷嬷,我也很想留下来。您行行好,通融一下,给我个机会吧。求求您了。”

这老嬷嬷知道她是扬州瘦马的出身,外加她这种谄媚逢迎的性格,定然会把她赶出宫的。

但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那老嬷嬷依旧是冷着脸,铁面无私的样子,却是说:“宁小茶,扬州惠安人士,甲上等,留。”

说着,在名册上,打了个红勾,而在满满的红叉面前,这个红勾太显眼了。

宁小茶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什么?留、留?我、我留?”

她伸手指着自己,以为自己听错了——让她留下来当宫女伺候人,不如杀了她!

“恭喜姑娘。”

老嬷嬷道了声喜,态度也变得恭敬起来:“姑娘请起吧。”

宁小茶站起来,一脸激动,急声问:“嬷嬷,你是不是哪里弄错了?我怎么会留下来?”

她怀疑人生了,从现代穿越过来时,都没这么怀疑人生。

老嬷嬷盯着宁小茶过分膨胀的胸,目光意味深长:“姑娘资质绝佳,怎么不能留下来?依我看,姑娘前途不可限量。”

宁小茶很敏锐,已然察觉到了老嬷嬷话里的深意,忙躬身一拜,问道:“什么前途?还望嬷嬷指点。”

老嬷嬷看她有身段,还有脑子,便有了爱才之心。

她挥手斥退身边的宫人,凑近她,低声问:“姑娘可听过东宫之事?”

宁小茶一听,立刻从原主记忆里搜罗关于东宫太子赵征的信息——这赵国是新建立的国家,截止目前,一共建国二十年。许是开国皇帝赵琨的杀孽太重,连续多个成年皇子命丧战场,新生的几个小皇子又都早早夭折。等到九皇子出生,也是个药罐子,看着便不是长命的主儿。彼时,赵琨已经四十多了,九皇子如果有个好歹,怕是后继无人。就在这时,一个得道高僧入宫觐见,说是九皇子可进佛门,以得佛祖庇佑。赵琨没办法,就让九皇子跟他进了寺院,带发修行。不想,九皇子修行多年,哪怕被封为高高在上的东宫太子,还是看破红尘,一心皈依佛门。

这可是赵国唯一的皇子,是赵国未来的皇帝,怎么能皈依佛门当个和尚?

听说皇帝为了太子的事,已经忧思成疾了,但皇族之事,跟她们这些普通百姓有什么关系呢?

宁小茶心里这么想,面上则道:“还请嬷嬷细说。”

老嬷嬷便拍着宁小茶的肩膀,细说了:“我不瞒你,姑娘,你们这些人都是要送去伺候太子的。只要承宠,诱太子破戒,回归红尘,可不是前途不可限量?”

宁小茶:“......”

果然之前那般严格的筛选有猫腻——她们这些人就是选出来色诱太子的!

色诱太子啊,想一想,感觉好刺激。

宁小茶拍戏时,没少拍感情戏,最喜欢撩拨搭戏的男演员,看他们脸红心跳,饱受情欲折磨,很有成就感。

但她只撩不睡,一是不敢,二还是不敢。

当明星的,尤其是女星,得爱惜羽毛,不然,分分钟艳照门,以至于她二十四了,也没体会过男女之欢的滋味。

这也是她吊威亚出事时的反应——可怜她活了二十四,至死还是个母胎solo。

悲哀啊!

不在压抑中灭亡,就在压抑中变态!

宁小茶变态了——那东宫太子看破红尘,想皈依佛门,看来是个禁欲的,哎,这种禁欲的,一朝老房子着火,那可是烧得热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