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绝世巫医
绝世巫医

绝世巫医 玻璃碴子 著

连载中 周秦李凝玉 巫医 绝世

更新时间:2023-12-06 18:40:18
周秦为妻子弟弟顶罪入狱,三年后,他是一手掌生死的绝世医仙,回归都市,却发现女儿受辱,活的不如猪狗,而总裁妻子却要跟自己离婚......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绝世巫医》小说简介

《绝世巫医》的剧情蜿蜒曲折,伏笔埋的好,周秦李凝玉作为主角,每一个人物都有他出现的意义,很棒的一本书,主要讲述的是:陆晨一点不怕:“我说那草包两句怎么了!我还没说你呢,带个草包过来是什么意思!”陆青君气得不行,眼看着姐弟两个就快打起来了……

《绝世巫医》小说网友点评

《绝世巫医》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陆青君眉头微皱,她还没说话,下面的几个人就憋不住了。

“你想得美!”

“那株灵药是你能想的么?”

“小姐,别跟这小子废话,放倒这小子,老爷还指望那灵药救命呢!”

刀疤男流下痛苦的泪水,你想要灵药怎么不早说!咱们的目的一样,你早点说出来,我们哥几个还会被打的那么惨么!

“闭嘴。”陆青君呵斥手下:“你们是这位先生的对手么?”倒在地上的几个人,陆青君都认识,是西关那边有名的打手,他们都不是周秦的对手,自己手下的这些人估计也够呛。

那几个人乖乖闭上嘴巴,不过,全都用愤怒的目光看着周秦。

“这位先生,你换个条件,这个条件我不能答应。”陆青君摇摇头

周秦做出许诺:“只要你把灵药给我,我欠你一个人情,我可以帮你做一件事。”

“我爸现在命悬一线,急等着这株灵药救命,你的一个人情能让我爸脱离危险么?”陆青君秀眉一挑。

“我能。”周秦自信的点头:“我救你父亲一命,你把那灵药给我可以么?”

“你还会医术?”陆青君对周秦产生了几分兴趣。

“会亿点点。”周秦说的很谦虚。

那几个保镖忍不住了,纷纷开口。

“懂一点点医术,就以为自己是华佗转世了?”

“你有行医资格证么?”

“你不是很厉害吗,来,你看看我有什么病!”

周秦一点不虚,看了这个人一眼:“除了几处刀伤之外,你没有什么大病,就是有点小毛病。”

“什么小毛病?”这人不屑的看着周秦。

“你确定要我说出来?”

这人根本不相信周秦有这么大的能耐,看看自己就知道自己的病症:“说!我就要戳穿你的谎言!”

“你那方面不行,也就三秒钟,发挥好点的话能到七秒。”

听到这话,这人脸上嚣张的表情顿时僵化,一副见鬼的样子。

陆青君问:“他说的是真的?”

这人缓缓低下头,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嚣张,不好意思的开口:“是,是真的。”

那几个同伴都笑眯眯的看着这人:“我总算知道你交了几个女朋友,为什么都不长久了,你这样人家肯定会离开啊。”

“别说了!”这人脸色涨红:“谁在说我就跟谁玩命!”完了,我设立的**形象塌房了!

周秦那双眼睛肆无忌惮的由上到下的打量着陆青君,最后停留在陆青君的双腿之间:“陆小姐,你三个月没来月事了吧?但不是怀孕。”周秦的目光往上移了移,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而且你还是个大姑娘。”

“你怎么知道?!”陆青君脸色一下就红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周秦,自己的秘密,周秦怎么会知道?!

这些保镖也睁大了眼睛,一向走性感路线的陆家大小姐,竟然还是个姑娘,这可是个大新闻。

周秦没理会陆青君的惊呼,过去直接在陆青君那饱满的胸口点了两下。

“啊!”胸口遇袭,陆青君捂着后退,她脸色涨红,羞怒交加,自己这地方二十六年没人动过,今天竟然便宜了这个**!

“你做什么!”陆青君瞪着周秦。

几个保镖也看呆了,这兄弟勇啊!都敢侵犯陆小姐!那地方是谁想碰就能碰的么!没等陆青君招呼,这几个保镖就挡在陆青君面前,怒视着周秦!

“叫你看看我的手段。”周秦一点不慌。

陆青君双眸几乎要喷出火来:“看你的手段?!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就这流氓手段有什么好看的!不知道是不是陆青君的错觉,她觉得胸口有一股热流传遍四肢百骸,下面也一阵火热,温热的液体顺着裤腿流下来。

陆青君那黑色的**顿时被染成了红色,这停了三个月的月事竟然来了!这怎么可能?!自己去医院查了好几次,那黄体酮都打了好几次,月事都没有来,怎么周秦在自己的胸口点了两下月事就来了!

而且还来的那么凶猛!这就是他的手段么?

这人还算有点本事,就是下流了一点。

“敢对小姐无礼,你找死!”手下的保镖当下就要动手。

陆青君阻止:“住手!”

“是不是月事来了?”周秦揉揉手指:“我第一次估计错误,第二次才点中你的穴位。”

陆青君红着脸瞪了周秦一眼:“你给我等着!”陆青君快步开门进入别墅,换上一身衣服出来,那双好看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周秦,这家伙竟然能看出自己的隐疾,而且还让自己来了月事,可见是个有本事的人,就是手段下流了点。

“周先生,你对女士一直这么不尊重么?”陆青君挥手让保镖退下,她知道凭手下这两头蒜不够周秦打的。

周秦目不斜视:“在我眼里只有病人,没有男女之分。”不过老头子说的也不错,这B和D的感觉就死不一样。

陆青君深深看了周秦一眼,这家伙看上去好像是个有本事的人,要不就带他去医院给爸爸看看,说不定他真能把爸爸看好呢。

周秦没有和陆青君的眼睛对视,这陆青君真是魅到了骨子里,一眸一笑都很勾人,轻咳一声:“你带着我去医院,我有把握可以治好令尊。”

“不行,万一你不行呢!我们要带着灵药过去,你不行,我们直接给老爷用药!”保镖喝了声。

周秦瞪了这几个人一眼:“在灵药没成熟之前,这株灵药谁动谁死!”

“你太嚣张了!”

“我就动了,我要看看你怎么办!”

“小子,我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像你这么狂的人了!”

周秦锐利如鹰的目光扫过这几个人:“你们动动试试。”

这几个保镖和周秦目光对视,不自觉的低下头去,不敢再说话了,乖乖,这眼神太可怕了!

陆青君是个聪明人,她知道这么僵持下去没一点结果,周秦如果执意不想让人动那株灵药,只怕自己这些人还真无法得手,沉吟一阵,陆青君决定先带周秦过去看看父亲。

招呼那几个保镖:“你们在这等着,等我的电话。”看了看一边抱着大腿不断哼哼的刀疤男:“问问他,是谁让他们来的?”

“是,小姐。”

看着周秦和陆青君离开,那几个保镖拧巴着拳头,呵呵笑着看向刀疤男,尤其是刚才社死的那人脸上的笑容尤为残忍,正好心里的气不顺,就拿你小子撒撒气。

周秦没在这,刀疤男敢叫出声了:“别,别过来,我告诉你们谁让我来的!”

那人一个饿虎扑食冲过去,对着刀疤男就是一顿输出!

在车上陆青君问了周秦的一些基本消息,知道了周秦的名字,周秦怀里抱着的小女孩叫萱萱,是周秦的女儿。

陆青君自然也发现了萱萱身上插的那些银针,从萱萱那露在外面的衣服还可以看到那胳膊上的淤青,与周秦深邃的目光对视,这是一个有故事而且有本事的男人,不过,手段略显轻浮。

陆青君很聪明一路之上并没有说什么,车上只有自己和周秦,发生什么事情也不好说。

陆青君一路疾驰,这次路上没有遇到阻拦,十几分钟就到了江东市立医院。

周秦一动,萱萱就醒了,睁开朦胧的睡眼,打量一眼周围,看到陆青君的时候,顿了很长时间,她没说什么话,也没问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只是紧紧攥着周秦的手,只要跟爸爸在一起,在什么地方都无所谓。

来到病房,周秦就看到这房间里有几个西医,还有一个留着小山羊胡子的中医,都面色凝重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一个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的老者。

老者身旁还坐着一个阳光帅气的少年,是陆青君的弟弟,陆晨,小伙子双眼通红:“姐,你终于回来了!他们说爸马上就不行了!”

这话使得陆青君脸色惨白,眼前一黑就要昏倒在地,这时一只有力手臂扶住她,陆青君眼眶顿时就红了:“你们真的没办法了?”

那几个西医纷纷摇头:“陆小姐,对不起,这病我们没见过,令尊的病太奇怪了,胸腔肿大如鼓,轻轻用手一动毛孔里就渗出黑色且带着腥臭的液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不敢贸然开刀。生怕令尊下不来手术台。”

那个中医急匆匆的过来:“陆小姐,你的那株朱果带来了么?”

陆青君摇摇头。

这个中医拍了下大腿:“唉,完了!陆小姐,有朱果就能吊住令尊一口气,撑到令堂带着江大夫回来,现在全完了!令尊已经气若游丝,只怕撑不过三分钟。”中医对陆青君拱拱手:“陆小姐,有什么话赶紧对令尊说说吧。唉。”

“姐,你为什么不把朱果拿来!”陆晨激动不已,冲过来抓住陆青君的肩膀,神情颇为激动,他一向对姐姐敬爱有加,对陆青君这么说话还是第一次:“啊,你告诉我,难道你想眼睁睁的看着爸爸死么?”

“是我没让你姐姐拿灵药。”周秦插了句。

“你?!”陆晨扭头看向周秦:“你是谁?为什么要害我爸爸!”至亲即将离世,陆晨心中悲痛,他刚给母亲打了电话,她回来这里最少要十五分钟,但父亲却是撑不过三分钟了,唯一的救命希望破灭,让陆晨怎么冷静!

陆晨挥舞着拳头砸向周秦,却被周秦轻巧的接住。

那个西医看着显示器上面的一条直线,机器还发出吱吱的响动,直接喊了声:“陆少爷,别打了。陆先生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