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穿成驭兽千金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心尖宠
穿成驭兽千金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心尖宠

穿成驭兽千金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心尖宠 花间月 著

连载中 林婉倾夜北冥 千金 摄政 摄政王 心尖宠

更新时间:2024-02-12 15:40:55
一朝穿越,身陷险境,但居然可以操纵动物!她打开了一个新世界,也被立刻送去了给那恶名远扬的摄政王!但谁知,摄政王居然将她宠上天!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穿成驭兽千金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心尖宠》小说简介

古代言情小说《穿成驭兽千金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心尖宠》,是作者“花间月”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林婉倾夜北冥,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听着它这口气颇有炫耀的意味,林婉倾唇角微勾,看来那家伙是对自己的能力有了怀疑。不过这些并不是当务之……

《穿成驭兽千金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心尖宠》小说网友点评

《穿成驭兽千金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心尖宠》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

“六公主你信也不好,不信也罢。”

林婉倾不想在夜灵儿身上多费功夫,她虽用银针稳定住太后的情况,可要是不加以诊治怕是会功亏一篑。

“你们还等什么,给本公主抓住她!”夜灵儿气急败坏,宫人纷纷朝林婉倾扑来。

她目光一冷,眼底划过一道冷芒,这可是你们自找的。

她挥了挥袖子,无色的粉末融于空气,但凡靠近之人一一倒地,后边的人看着这一幕被吓得不轻,语气哆嗦的道,“六公主,我们还要过去吗?”

“奴婢看摄政王妃也并没有谋害太后娘娘的意思。”

夜灵儿愣住,她想上前又怕和那些倒下的宫人一样,到那时候皇祖母可真危险了。

“赶紧去请父皇,就说林婉倾要谋害皇祖母。”

见宫女还在愣神,夜灵儿直接将人推了出去,周遭一下安静下来,林婉倾加快施针的动作直到太后的脸色好转才微微松了口气。

“林婉倾,你别太得意,今日皇祖母若是有事,你也别想活着走出这儿!”

夜灵儿恶狠狠的对着林婉倾警告。

“是吗?”林婉倾唇角上扬,朝着夜灵儿的方向步步靠近,“我倒是好奇,六公主为什么这么相信林晚晚的话?”

“她说什么你就听什么?”

夜灵儿顿住,握紧拳咬牙切齿的呵斥道,“本公主相信晚晚,因为她值得!”

“哪像仗着身份的不同,尽做恶毒之事!”

林婉倾更加不屑,目光落在躺在地上的林晚晚时,眸光一冷。

“皇上驾到!”

太监的声音从外边响起,门被直接推开,皇帝带着太医以及侍卫赶了快来。

“父皇!”

看到皇帝的一刹那,夜灵儿恍若看到救星,眼红红的,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这个林婉倾谋害皇祖母,还将这些宫人弄成这样,灵儿请父皇严惩林婉倾!”

夜灵儿愤怒的向皇上诉说着发生的事。

皇帝面色微沉,朝着身后跟着的太医使了眼色。

带来的侍卫将林婉倾团团围住,地上的林晚晚似察觉到什么悠悠醒来,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模样,“六公主,太后娘娘怎么了?”

夜灵儿快步上前,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晚晚你别怕,有父皇在林婉倾不敢如何。”

“至于皇祖母......”夜灵儿顿了顿,如今太医既然来了,只希望皇祖母能安然无恙才好。

林晚晚丝毫没有被夜灵儿的话安慰到,看向林婉倾的眼神更加悲愤。

她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太后平白无故出这种事,还与林婉倾有关。

这下不管林婉倾有多少张嘴也说不清了!

“姐姐,我知你心中有怨,可你怎么能谋害太后娘娘?”

“谋害?”林婉倾冷笑,对着林晚晚反问道,“你们口口声声说是我谋害,可是忘记糕点是谁做的?”

“难道连太后娘娘花粉过敏会导致呼吸不畅,继而引发生命危险都不知道?”

林晚晚瞳孔一缩,吓得脸色苍白,“你胡说。”

夜灵儿也僵住了,好像从始至终她都没在皇祖母的宫殿中发现与花有关的东西。

“林婉倾,你别以为扯出什么理由就能开脱。”

“父皇,您也看到了,这个林婉倾简直可恶至极!”

皇帝面色微沉,目光落在林婉倾身上带着审视。

“摄政王妃,这些宫人的晕倒可是你弄的?”

“是。”哪怕在皇帝面前,林婉倾也表现的不卑不亢,她淡然开口,“将他们弄晕也是形势所迫,再过一会这些人便会醒来。”

皇帝面色阴沉,冷冷的看着她,“你倒是好大的胆子。”

就在夜灵儿与林晚晚认为林婉倾必死无疑的时候,却听得正为太后诊治的太医发出惊叹声。

“孙太医,我皇祖母到底怎么样了,是不是......”

夜灵儿忧心不已,对着出声的孙太医迫切询问道。

“六公主不必担心,太后必无大碍,您刚才说是摄政王妃在给太后娘娘扎针?”

夜灵儿点点头,神情愤然,“正是!这个......”

她话还没说完,却见身为太医院之首的孙太医朝着林婉倾拱了拱手,“王妃好医术。”

夜灵儿和林晚晚顿住,一副傻眼的模样。

“孙太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帝也略显惊讶,孙太医见状连忙解释道,“皇上,太后娘娘的旧疾引尤其不能接触与花有关的东西。”

“方才微臣查验过太后娘娘正是接触到这些这才导致的昏迷,若非摄政王妃医治的及时,恐怕等赶来已经药石无医。”

孙太医又看向夜灵儿,“敢问六公主,这玫瑰饼出自谁之手?”

夜灵儿睁大双眼,也就是说她真的错怪林婉倾了!

玫瑰饼是林晚晚所做,而她却却将能够引发皇祖母旧疾的东西亲手送了过去。

此时昏迷的宫人已悠悠醒来,将玫瑰饼的事情说了出来,面对注视,林晚晚吓得脸色苍白,身体止不住的哆嗦。

“皇上饶命,臣女是真不知道太后娘娘不能接触与花有关的东西。”

林晚晚说话的同时目光不断的往夜灵儿看去。

夜灵儿心烦意乱,可还是站了出来,“父皇,您惩罚儿臣,此事与晚晚无关。”

林婉倾眸子微眯,哪怕林晚晚真不知情,夜灵儿身为六公主也没必要这么维护。

皇帝不满的看向夜灵儿,正要发话之时,突的听到里头传来一阵咳嗽声。

此时的太后已被宫人抬到后面的寝宫,两个麽麽欣喜的走了出来,“皇上,太后娘娘醒了!”

“太后还说相府二小姐是六公主邀进宫的,既不知情还请皇上莫要追究。”

皇帝听后面色才平和许多,太后既已开口,他也不好再说些什么,目光再落到林婉倾身上时带着些探究。

“摄政王妃,你能解太后的旧疾,可有办法将其完全治好?”

关于太后的旧疾他是知道,只是未曾料到事态会变得这么严重,尤其是与花有关。

“皇上,太后娘娘的旧症是长年累月导致的,要想一下医治并不容易,只能靠慢慢调养。”

“我可以开一些调养的方子,太后娘娘只需要按时服用情况便能有所好转。”

林婉倾写下方子后那些宫人又将药方交到孙太医手中。

“王妃不知师承何人,既懂针灸之术也懂药方的搭配?”孙太医激动不已,尤其是林婉倾这般年轻,哪怕是他活了五六十载的也是自配不如。

林婉倾莞尔一笑,“不过是多看了一些医书罢了,不值一提。”

“只要不被认为是谋害的凶手便已足已,你说对吗。”林婉倾将目光看向林晚晚,意味深长的道,“二小姐?”

林晚晚浑身一哆嗦,吓得后退连连。

她深吸一口气,恨不得将林婉倾千刀万剐。

太后都不追究的事,这个**还在这时候提起,摆明了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