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儿子在暴雪天冻死后,妻子发了疯
儿子在暴雪天冻死后,妻子发了疯

儿子在暴雪天冻死后,妻子发了疯 佚名 著

连载中 苏若瑾江承安 妻子

更新时间:2024-02-28 20:49:18
那是一个暴雪纷飞的日子,也是我儿子江承安八岁的生日。我原本计划回家为他庆祝,却因为突如其来的暴雪被困在了路上。在被困的路上,我通过视频电话与儿子联系。屏幕上,安安的脸上有些许青肿,我心中一紧,急忙询问他是否被妈妈打了。安安摇头否认,说是因为自己偷懒没有学习。我听到他的声音带着鼻音,脸红眼无神,似乎发...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儿子在暴雪天冻死后,妻子发了疯》小说简介

最新小说儿子在暴雪天冻死后,妻子发了疯苏若瑾江承安整体结构设计的不错,心理描写也比较到位,让人痛快淋漓,逻辑感也比较强,非常推荐。故事简介:我还没有说话,就听到了昊昊的声音:“阿姨,安安是不是不来补习了?他这样不爱学习可不好。”……

《儿子在暴雪天冻死后,妻子发了疯》小说网友点评

《儿子在暴雪天冻死后,妻子发了疯》精彩章节试读

暴雪那天,妻子为了惩罚儿子将他丢在街边。

转头却去陪白月光的儿子。

儿子发烧晕了过去,在路边被活活冻死。

我歇斯底里的质问妻子为什么要这样。

妻子却满不在意:“他又耍什么花招?装死?他最好真的去死。”

她不相信儿子会死,以为这是儿子的恶作剧。

可后来当她看到儿子的墓碑时,却发了疯...

1

我儿子死的那天,是极端暴雪天气,也是他八岁生日。

我正在外地出差,原本是想赶回去给他过生日,却因为暴雪被困在了路上。

被困在路上的时候,我给儿子打了视频电话。

我发现他的脸上有些青了肿了的地方,心疼的问道:“妈妈是不是又打你了?”

安安摇了摇头:“是我今天偷懒没有学习,不怪妈妈。”

我听安安的鼻音有点重,又感觉他的脸红红的,眼睛也没神,像是发烧,更焦急的问:“安安,你是不是发烧了?让妈妈给你量一下体温。”

安安还没有说话,电话里就传来了我的妻子苏若瑾的怒吼:“什么发烧,这都是他不学习的借口,小小年级就知道装病骗人,以后指不定杀人放火。”

苏若瑾对安安一向严厉,我和她探讨过很多次这个问题,但最后总不了了之。

“爸爸你不要担心,我在家会乖乖听妈妈的话的。”

“江承安!你还在这装什么,快去学习,下学期再考年级第二,腿给你打断。”

安安刚安慰过我,苏若瑾就骂着将电话挂断了。

我不由的担心安安的身体情况,想更快回家了。

第二天的天气好多了,我也立刻赶回家。

只是刚落地京市,就收到了医院的电话。

“您好,请问您是江承安的家属吗?我们是市医院的,今早凌晨发现了一具尸体,经查实是江承安,请您来认领尸体。”

我几乎是全身颤抖的开车去了市医院,因为着急一路闯了好几个路灯。

当我颤抖着手揭开白布的时候,看见里面的安安已经被冻得全身发紫,整个人都僵硬的无法动弹。

我不敢相信的跪在地上,泪流不止,抓着尸体无声的喊叫。

可不论我怎么喊,安安都已经死了,永远不会醒过来。

医生和我说,孩子的尸体是今天早上在路边被发现的,死亡时间是凌晨一点,死因是因体温降低而导致的死亡。

也就是说,我的孩子是在路边被冻死的。

监控里能看到,安安是在昨晚九点左右被赶出了家门,没过半个小时苏若瑾就急匆匆的出了门,完全忘了安安还在家门口挨冻。

安安原本蹲在家门口的树下,看见苏若瑾出来就赶忙去追,但是没追几步就晕倒在路边,最后在极端暴雪的天气下被活活冻死。

我的全身血液在逆流,刺激着我的每一个器官。

我昨天给安安打电话的时候是在八点五十,也就是挂了电话没多久安安就被赶出家门了,而苏若瑾也不知道去做什么,竟然将孩子丢在下暴雪的外面。

是苏若瑾害死了安安。

我几乎是颤抖着手给苏若瑾打电话,那边却一直挂断。

不知道我拨打了多次以后,苏若瑾终于接电话了,一接听她就没好气的喊道:“江衍你犯什么神经?昊昊生病了你知道吗?你故意的吧打电话吵他休息。”

昊昊是前不久搬到我们家隔壁的邻居的儿子。

起初我不知道为什么苏若瑾对昊昊这么好。

而且那个昊昊刚搬来就好像和苏若瑾很熟的样子。

后来我才知道,昊昊是苏若瑾白月光宋燃的儿子。

甚至在他们没搬来以前,苏若瑾经常背着我们去见他们父子。

宋燃是苏若瑾的初恋,如果不是苏家看不上宋燃,给了宋燃一大把钱让他离开,估计苏若瑾不会死心嫁给我。

我知道苏若瑾一直不喜欢安安,经常打骂他,可是我没有想到,苏若瑾居然会为了别人儿子害死自己的儿子。

“苏若瑾,昨晚是大暴雪你不知道吗?你怎么能把安安一个人扔在外面?”

“他昨晚晕了过去,在路边被....被...活活...冻死...了啊...”

我的语气越说越虚无,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颤抖。

苏若瑾嗤笑了一声,毫无悔意:“你也和那个小兔崽子一起骗我?这就是你惯着他的后果,小小年纪撒谎骗人,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逃避惩罚。”

停顿了一会,她又说道:“装死?他最好真的去死,也少给我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