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我替老婆的初恋坐了七年牢
我替老婆的初恋坐了七年牢

我替老婆的初恋坐了七年牢 苍山负雪 著

已完结 李文望许钰凝 老婆 初恋

更新时间:2024-05-15 20:15:30
出狱之后,我自以为情比金坚的老婆抛下我跑了,原本身体健康的父母也突然去世了。就连我在牢里心心念念的未出世的孩子也早就被打掉了。一场牢狱,让我从一个年轻有为的公务员,变得一无所有,家破人亡。直到我看见我老婆和她的初恋在一起,我才发现,我吃的所有苦,受的所有罪,都是特意为我设下的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我替老婆的初恋坐了七年牢》小说简介

李文望许钰凝是哪部小说中的主角?该作名为《我替老婆的初恋坐了七年牢》,是一本现代风格的都市生活作品,是大神“苍山负雪”的燃情之作,主角是李文望许钰凝,概述为:听到这个有些出乎意料但又在意料之中的答案,我的心里还是一阵钝痛。张大妈看我脸色不好,忙说道:“你出事之后,没过一年,钰凝……

《我替老婆的初恋坐了七年牢》小说网友点评

《我替老婆的初恋坐了七年牢》精彩章节试读

3

听了张大妈的话,我第一时间先找地方补办了电话卡,想要打一张回老家的票。

无论怎么说,我还是相信许钰凝的。

我们这么多年都很恩爱,她是不会背叛我,抛下我一走了之的。

她肯定是为了躲避风头,带着我的孩子回老家去了。

毕竟当时那件事闹得那么大,她害怕也是正常的。

我正眯着眼睛看着手机上的车票,突然一股大力道撞上了我的肩,把我撞了一个趔趄,手机直接摔到了地上。

手机屏幕摔的四分五裂,我刚想要回头发火:“你走路不长眼睛啊?!”

“呦,这不是李文望吗?”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

我一抬头,是几个流里流气的中年男人,看起来还有点眼熟。

见我没有反应,领头那个人吹了声口哨,笑嘻嘻的说道:“贵人多忘事啊?吃了几年公家饭就不认识人啦?我啊,杜凯!你小子当年没少给我和我大哥使绊子!”

说完,他还要来勾我的肩。我皱了皱眉头,往旁边躲了一下。

见我这个动作,杜凯后面的小跟班不干了:“干恁娘嘞!你躲什么!嫌弃我们大哥是不是!”说着就要上来给我点教训。

杜凯略拦了拦,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行了,都是朋友,话说那么难听干什么。”

杜凯识趣的往后了两步,笑的吊儿郎当:“毕竟我们李哥不一样,最开始就是公务员吃公家饭,谁知道到后来真吃上“公家饭”了,哈哈哈哈哈哈......”

听着杜凯阴阳怪气的话,我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出口讽刺道:“你这些年也没什么长进啊,从前是垃圾,现在还是垃圾。怎么,现在不跟着你大哥赵盛元混了啊?”

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学生会校园巡逻,正遇见一个小混混在学校门口纠缠一个女孩。

当时我还是个热血青年,气血上涌出手相助,直接把那个小混混揍趴下了,把那个女孩救了下来。

那个小混混吃了瘪,还放狠话说让我等着瞧。

后来这个女孩为了感谢我,就请我吃了顿饭,一来二去就熟了,后来她还成了我女朋友,就是许钰凝。

当时纠缠她的小混混就是赵盛元。

直到我和许钰凝结婚时,赵盛元还在阴魂不散的纠缠,每次都被我轰走。

就因为这个,我和赵盛元杜凯一行人结下了不小的梁子。

也不知道我不在的这几年里,赵盛元有没有欺负许钰凝。

“怎么就剩你了啊?赵盛元呢?”我冷冷的看着这几个以前就跟在赵盛元**后面的混子。

“诶诶诶,这个名字是你叫的吗?现在我大哥是赵总,赵总知道吗?我大哥现在是大老板!”杜凯不满的说道。

“他当老板?当什么老板也改不了他身上那股子混混味儿。”我冷哼一声。

“李文望,你少看不起人。你不也是坐牢了吗?我大哥就不能成大老板啊?说起有案底来,你才是大哥啊!”

杜凯笑嘻嘻的话,却像是刀子一样往我心里扎。

看着我脸色不好,杜凯才满意的点点头:“行了,哥们也不跟你废话了。这好不容易遇见一次,这酒呢,我也不请你喝了。回见了啊!”

杜凯嘻嘻哈哈的带着他的小弟们耀武扬威的从我眼前走过去,一群人不时爆发出一阵大笑。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让我听见,他们的声音很大,语气轻蔑,调笑声中夹杂着几句话:

“......还当自己是公务员呢,在我眼前摆什么臭官架子!”

“虎落平阳被犬欺,拔了毛的凤凰还是鸡啊哈哈哈哈哈哈......”

“自己老婆都让人睡够了,绿帽子都不知道几百顶了吧......”

听到这个,我浑身冒出一身冷汗。

他们知道许钰凝的下落!

我几步冲上前去,推开人群,一把薅起杜凯的领子,语气沉重:“你知道钰凝在哪里?”

杜凯的脸上没有惊讶,满是戏谑:“我知道啊,我肯定知道啊。”

“那可是我们——大嫂呢~”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眼前一黑,呼吸一下子紧促了起来。

我坐牢的这七年里,许钰凝和赵盛元在一起?

我咬牙切齿,一拳想要朝着杜凯的脸上招呼去:“一群**!”

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我不在之后,赵盛元他们强逼着许钰凝就范。

这帮畜生!

我的拳头挥到了一半,却被硬生生的拦了下来。

杜凯的笑凝固在脸上,却透着一股阴气森森的味道:“李文望,我劝你清楚一下自己的身份,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威风赫赫的李大法官了。”

“现在的你,狗屁都不是。别在我面前逞你的威风。”

说完,杜凯把我的胳膊狠狠一甩,整了整自己的衣领子。

他看着我冷哼了一声,一把推开我,还一口唾沫直喷到我脸上,最后带着他的人走了。

我的拳头攥了又攥,最终丧气般的松开了。

是啊,我现在,什么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