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前男友被甩后公报私仇
前男友被甩后公报私仇

前男友被甩后公报私仇 烟花三月半 著

已完结 林星柚沈渡舟 前男友

更新时间:2024-05-15 20:44:31
三年前和沈渡舟分手那晚,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他头一次在我面前落泪。无奈我坚决分手,走的十分绝情。微信支付宝统统拉黑,再也不见。三年后他回国投资一部电影,第一件事就是把我踢出主演名单。「他这是报复,公报私仇!」我跟经纪人控诉。「你们当初发生了什么,他这么针对你?」「发生了......」我心虚的承认。「发...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前男友被甩后公报私仇》小说简介

《前男友被甩后公报私仇》这篇由烟花三月半写的小说,故事情节错综复杂一环扣一环。给人有种一口气看到底的感觉。主角是林星柚沈渡舟,《前男友被甩后公报私仇》简介:「可能我试镜的角色和之前的荧幕形象差距较大,剧组有自己的考虑也是正常的。」我在娱乐圈处境尴尬……

《前男友被甩后公报私仇》小说网友点评

《前男友被甩后公报私仇》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再见沈渡舟

三年前和沈渡舟分手那晚,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他头一次在我面前落泪。

无奈我坚决分手,走的十分绝情。

微信支付宝统统拉黑,再也不见。

三年后他回国投资一部电影,第一件事就是把我踢出主演名单。

「他这是报复,公报私仇!」我跟经纪人控诉。

「你们当初发生了什么,他这么针对你?」

「发生了......」我心虚的承认。

「发生了什么不重要,好歹你们是同一批出道的,有交情,你多说些好话就好了。」

额,没想到我的经纪人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思想还是如此纯洁。

1

得知自己试镜没通过,我如同泄气的气球,躺在床上,看不清未来。

然而我的家人和未婚夫却如同过年一般,喜大普奔。

「柚子,你知道的,像你这个年纪,旁人娃都生两个了。咱们没钱没背景,内娱又从不缺美女,听我的,别干了,嫁给我吧!」

听了未婚夫江淮的话,我更迷茫了。

我妈发出通话邀请:「女孩子家还是找个安稳工作,结婚生孩子的好。娱乐圈不是咱们这种人家待的地方,趁早回来吧。」

我这个人越说越倔,难道我的人生真的要被框死了吗?

我不信邪,决定最后去抱一次投资人的大腿。

我轻车熟路地找到沈渡舟家。

一进门,映入眼帘地是他那室内电梯。

没想到人家能在寸土寸金的海市盖大观园。

想到自己还在租房,买房遥遥无期。

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比人与狗之间的差距都大。

我和沈渡舟是同一时间进内娱的艺人,我们一起住地下室,一起吃泡面一起跑龙套。

相处多了,也曾日久生情过。

不过那样的相处也不过是两个失意之人的互相安慰。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沈渡舟到底喜欢过我没有,毕竟他那么正经,就连亲密之前都会提前打报告,冷冰冰的,毫无感情。

这一切我都能忍,直到我知道他不过是豪门阔少来娱乐圈体验生活后,我一下子爆发了。

「这么多年陪着你吃糠咽菜的日子居然全是演戏,那到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我声嘶力竭道。

可惜他一句话不说。

大概是同我感情不深,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也许是做贼心虚,总之,我提分手,他没有挽留。

后来我继续演戏,他出国留学。

我们桥归桥,路归路。

三年后,龙王归位。他已经是好莱坞冉冉升起的新星,回国投资电影。

而我依旧没什么好资源,**脸去试镜他的电影。

没想到他新官上任三把火,一句不要没演技的花瓶,把我给拒之门外。

小气鬼!

我拎着大包小包来找他,他的经纪人徐哥知道一切,连忙出声招呼:「你和沈哥也不是外人,干嘛那么客气。」

「额...这不很久没见了嘛。」我尴尬的假装熟络。

「虽然不见,可我,还有沈哥,我们都很记挂你。」徐哥十分客气。

可我也知道,没什么记挂不记挂的,我和沈渡舟早就没有联系了。

「沈哥在楼上,我让他下来跟你聊。」

徐哥一边招呼我坐,一边去加沈渡舟。

「听说你试镜了沈哥的电影,等你入了组,以后就有的是时间见面。」

「其实......我试镜没通过。」

我尴尬的挠头,气氛突然尴尬了起来。

「怎么会呢?我们沈哥一直很看好你。」徐哥尴尬地替沈渡舟解释,他猜到了我此行的目的。

「可能我试镜的角色和之前的荧幕形象差距较大,剧组有自己的考虑也是正常的。」我在娱乐圈处境尴尬,除了演花瓶,接不到好的戏,我也不是不知道。

「你自己也清楚,何必再来找我。」

我抬头看,沈渡舟悠闲泡了杯咖啡,悠哉悠哉地喝着。

「让柚子再试试嘛,你经常夸她有天赋,还说柚子在偶像剧里打转属实是埋没了。」

徐哥拼命打圆场。

但是想到这些年的尴尬处境,我坐立难安,恨不得马上离开。

「她不适合那个角色。」沈渡舟坐在沙发上,悠哉悠哉,从容不迫地欣赏着我的窘态。

「这,合适不合适,你让人家先试试。」我很感激徐哥的好心圆场。

「对的,沈总,我在家又重新录了一版试镜,您可以看看,或者我现在给您试一遍戏也可以。」

我卑微到尘埃里,整个人快碎了。

「我在剧组看过了,是下了功夫。但是同样的角色我为什么不用外形更贴合,演过相同类型的演员,反而用毫无经验的你。」

「你看你,这么倔......」徐哥很尴尬。

我看着不断打圆场的徐哥,以及高高在上的沈渡舟,眼眶微红。

我不该来这里。

为了这个角色,让我捡垃圾要饭都好,但是我偏偏不该来求沈渡舟。

「没什么,我其实演不演戏都行,就是多年不见,来叙叙旧,你们忙吧,我不打扰了。」

我慌忙离开,怕下一秒,自己的眼泪夺眶而出。

「把东西拿走,无功不受禄。」他一如既往地冷血。

逃离沈渡舟家,我吸了一口冷气。

他一点也没变,也许从一开始,我们两个就是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