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我死后的第三年,妻子让我给弟弟捐骨髓
我死后的第三年,妻子让我给弟弟捐骨髓

我死后的第三年,妻子让我给弟弟捐骨髓 蓝莓奶糖 著

已完结 李源沈雨 妻子

更新时间:2024-05-15 20:48:13
我死后的第三年。妻子来到监狱,让我给双胞胎弟弟捐献骨髓。狱警告诉她:“李源先生已经死了。”妻子不耐烦的冷笑:“关了他三年,能耐还变大了,连你们狱警都愿意帮他撒谎。”“替我转告他,如果他愿意和小程认个错,再捐出骨髓,我可以考虑撤诉放他出来。”“否则,我不介意再关他三年。”狱警却平静的掏出了死亡证明:“...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我死后的第三年,妻子让我给弟弟捐骨髓》小说简介

蓝莓奶糖的《我死后的第三年,妻子让我给弟弟捐骨髓》的描写展示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元素,虽没特别新鲜内容,但是依旧不会觉得老套。主角是李源沈雨,讲述了:她自以为戳破了我的谎言,冷冷地警告我:“别再像个小丑一样试图骗我了。你越这么做,我越……

《我死后的第三年,妻子让我给弟弟捐骨髓》小说网友点评

《我死后的第三年,妻子让我给弟弟捐骨髓》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我死后的第三年。

妻子来到监狱,让我给双胞胎弟弟捐献骨髓。

狱警告诉她:“李源先生已经死了。”

妻子不耐烦的冷笑:

“关了他三年,能耐还变大了,连你们狱警都愿意帮他撒谎。”

“替我转告他,如果他愿意和小程认个错,再捐出骨髓,我可以考虑撤诉放他出来。”

“否则,我不介意再关他三年。”

狱警却平静的掏出了死亡证明:

“李源先生真的已经死了。”

“死前他只有一句遗言。”

“他说,让我代替他看看你后悔的样子。”

1.

死后,我变成了一个无处可去的孤魂。

也许心有不甘,我的灵魂始终被困在妻子沈雨身边。

这个曾经被抑郁症折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自残的小姑娘,已经摆脱过往,长成了雷厉风行的女总裁。

此时,她正包下市中心的音乐厅,让做了三年康复训练的弟弟李程演奏。

李程的手放在钢琴键上,磨蹭许久,又放下。

在沈雨逐渐焦急的目光下,他满脸沮丧地说:“对不起,小雨,我的手还没好,我这辈子可能弹不了钢琴了。”

沈雨的表情一下子变得阴鸷冰冷。

她恨恨地说:

“都是李源的错!”

“你明明能弹奏出世界级的琴曲,弹出那样的天籁之音,却因为他的自私,毁掉大好前途!”

“只关他三年真是便宜他了!”

我凄惨一笑,不用她动手。

我已经死了,死了三年前,她把我丢进监狱的那天。

李程眼中闪过一丝得意,脸上却满是无辜。

他说:“哥哥肯定知道错了,我还需要他的骨髓呢,你就把他放出来吧。”

李程患有白血病,我从小就是为他提供骨髓的工具。

这么多年,我救了他无数次。

但他却说谎将我害死!

他根本不会弹钢琴,我也根本没有害他受伤!

沈雨冷冷地说:“再关他一段时间,等他愿意给你道歉,我再撤诉放他出来。”

我悲哀地笑起来。

我没办法给他道歉了,沈雨。

我都死了三年了啊!

2.

三年前,沈雨出了一场严重的车祸。

她是稀有血型,周围只有我和弟弟李程可以给她献血。

为逃避捐献的后遗症,李程借口自己身体虚弱溜走。

而我为了救沈雨,不顾一切的捐赠,从此落下了身体暗疾。

没想到沈雨醒来后,仅李程几句话,就把捐赠的功劳给了他。

甚至在弟弟李程的污蔑下,我成了砸断了他的手指骨的罪犯,被沈雨送进了监狱!

当我黄土枯骨时,她正与李程花前月下。

李程的演奏失败告终,沈雨不仅没有怪他,反而把他带到了我曾经的房间里。

她指着我的钢琴,温柔地说:“你不是喜欢这架钢琴吗?它是你的了。”

即使已经变成了灵魂,痛苦感还是从我心底生出。

因为这是我的钢琴!

从小我在外婆身边长大,这是我过世已久的外婆留给我的唯一遗物和念想!

是我人生最在乎的物件。

沈雨明明知道这架钢琴对我的重要性。

但还是对李程说:“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李程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嘴上委屈说:“这样不好吧,万一哥哥生气,又砸断我手指怎么办?”

沈雨顿时勃然大怒:“他敢!他再敢这样对你,我把他皮都剥了?”

说完,她对我的冷漠,又变成对李程的极致温柔:“要不是你在我抑郁症那几年,不断地弹琴安慰我,我早就被抑郁症折磨死了。放心小程,我一定会好好回报你,治好你的双手的!”

李程愣了愣,垂下了头,似乎是感到羞涩。

只有我知道,他其实是在心虚。

因为在沈雨抑郁症那些年为她弹奏、开解她的从来不是李程。

而是我,李程的双胞胎哥哥!

李程只不过撒了个谎,就拿走了我付出的一切!

因此,他至今连琴都不敢触碰一下!

生怕出现纰漏,李程连忙转移话题:“小雨,不是我不愿意,只是我的病越来越严重了......”

沈雨立刻冷笑:“别担心,我早准备好了。李源和你骨髓匹配,我会抽他的骨髓来给你治病的。”

在我最珍视的妻子心中,我只是用来救李程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