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时间磋磨爱意
时间磋磨爱意

时间磋磨爱意 岳舒禾段嘉珩 著

连载中 岳舒禾段嘉珩

更新时间:2024-05-15 20:51:15
怀胎十月一朝难产,我死在手术台上。婆婆欢欢喜喜拿着我女儿的脐带血去救她的小儿子。丈夫和美女秘书出差在外,还在等着我给他低头认错。直到他看到强褓里的女儿高烧不退。他才想起我这个可有可无的妻子——“岳舒禾!你要是非要跟我这么闹,那就离婚!我不是没了你就不能活!”可是段嘉珩,我活不了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时间磋磨爱意》小说简介

给大家提供《时间磋磨爱意》免费阅读,里面故事的主人公是岳舒禾段嘉珩,这是一本非常不错的短篇言情小说,作者岳舒禾段嘉珩所著,全文讲述的是她大概是跑来的,裤脚湿的厉害,眼睛里的焦急难过挥之不去。婆婆早就拽着段允离开。一时之间,这里只剩我们仨。段嘉珩头都没抬……...

《时间磋磨爱意》小说网友点评

《时间磋磨爱意》精彩章节试读

今天的段嘉珍,是我从未见过的狼狈颓废。

他驱车直奔火葬场,婆婆拦都没拦住。

我跟在他身后。

说不出多难过,也算不得多轻松。

只是天气沉闷风雨欲来,我的心也始终酸胀,不得纾解。

火葬场的人正在工作,火葬场外站满了近世者的亲人。

段嘉珩却自动忽视,径直冲到里间找到工作人员。

“你们这前几天是不是送来了个叫岳舒禾的····…人?”

他吐字吐的艰难,每一口吸入的空气都跟在生吞刀子。

工作人员对我印象深刻:“是有这么个,不过,你是她什么人?”他略显鄙夷的上下将段嘉珩扫了个遍。

段嘉珩喉咙堵的更厉害。

“我是她··…丈夫,能不能麻烦你,把她骨灰给我。”

“哈?丈夫?”

工作人员不屑更甚。

“你们这些做家属的真有意思,人家为了给你们家生孩子进了鬼门关,手术台都没下来,你们倒好,人家骨灰都不要,这会儿记起来?晚啦。”

男人说完转身就走。

段嘉珩慌了神:“怎么会晚,我没有不要她!师傅,这中间有误会,麻烦你帮个忙,我想·…想带她回家···…”他脸色白的吓人,语气几番哽咽,像是要哭。

我凑近一看,他眼睛还真红了。

可是,我一点都不觉得开心。

因为我已经分不清,这是爱还是愧疚。

我已经,对段嘉珩再也没有期待了。

工作人员起初态度还坚决,后来到底是没抵过段嘉珩的百般纠缠,沉着脸把他带到了火葬场后头的杂物间,大手一挥,指向桌上几个一模一样的盒子。

“我也不记得是哪个了,你自己找吧。”

“多谢····…”

他笑的比哭还难看,脚下动作踉跄,几次三番都没能迈出第一步。

直到工作人员离开。

他在原地站了好久,久到时间都像是静止。

他忽然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舒舒?”

我愣了一下,心口莫名有些酸。

段嘉珩眼眶已经蓄满眼泪。

“假的吧?舒舒你在生我的气,所以赌气跟我珩失踪,故意不让我找到你,是不是?

你以前总这样,一发脾气就不理我,这次肯定也是。你肯定在哪藏了摄像头,你就躲着后面等着看我的笑话,然后在我哭成狗的时候跳出来,指着我鼻子笑我蠢是不是?”

他自顾自说着,迈开步子就要去周围翻找。

大门却在这会儿被人推开。

段允和婆婆跌跌撞撞跑进来,额头上全是汗。

“哥,哥你冷静点。”

段允想去拉他,苍白的手穿过我的身体,指尖还没碰到就被段嘉珩反抓住。

“阿允,你从来不骗哥的,你跟哥

说,这一切都是假的是不是?你嫂子没

死,她在跟我开珩笑呢,你们都在陪她演

戏,是不是?”

他每说一句,眸光就颤一分。曾经那样一双流转含情的眸,这会儿连一丝光亮都聚不拢了。

段允回头看了眼婆婆,喉咙哽的厉

害。

“哥,你··……你冷静点,嫂子她······真的没了。”

“你骗人!”

段嘉珩双目猩红,推开段允就要往外

走。

“尸体没有骨灰没有!你们真以为我好骗?岳舒禾她才不会死,她答应过我和我一辈子在一起的!她怎么可能会死!她说了她会孩子一起陪我到老的!”

“哥!哥你别冲动。”

段允怕他出意外,顾不得难受火急火燎追出去。“嫂子那么爱你,你这样你让她怎么走的安心,她··…”

“闭嘴!”

“哥!嫂子她····……”

“我让你闭嘴!”

手机脱手狠狠砸在段允脚边。

段允沉默一瞬,眼睛里是说不出的悲

恸。

“哥,你能不能,别这样。”

“那我该哪样?你告诉我,我应该是什么样?”

大雨急至,淋了段嘉珩满头。

他彻底没了理智。

“我就出去一个星期,我走之前她还好好的能说能笑能跟我生气,我回来你们就跟我说她人没了!我甚至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上!你让我怎么接受?段允!你说,我该怎么样?啊!?”

段允被他呛的半句话都说不出。

雨水寒凉,他打了个寒颤,红着眼想去拉段嘉。

我看着他的手穿过我的身体,和那些无情冰冷的雨水一起。

同一时间,婆婆抱着我的骨灰冲出

来。

她目呲欲裂:“好好好!段嘉珩我看你是着了魔了!为了个晦气东西,什么都不管了是吧?她活着不安分,死了还要作妖,今天我就好好整整她的皮!我把她骨灰扬了,我看她还怎么扰乱你的心智!”婆婆举起我的骨灰就要朝地上砸。

那些难听的话,我早已听得麻木,这会儿冷眼看着她,我心里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段嘉珩却大惊失色:“不要!妈!”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