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商政一手抓,李达康都急了
商政一手抓,李达康都急了

商政一手抓,李达康都急了 木水年华 著

连载中 徐朝阳祁同伟

更新时间:2024-07-10 19:35:53
一次意外让他来到这个影视融合世界,开局带高启兰狂飙。在这个世界,强哥求着他做自己妹夫,东叔笑眯眯的拉着他当做塔寨合伙人。高育良心甘情愿把他视为唯一接班人,马云波更是手把手的把他扶上高位。......许多年以后,猴子躺着病床上满是不甘的发出嘶吼。“既生亮何生明!!”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要从徐朝阳那个胜天...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商政一手抓,李达康都急了》小说简介

作者“木水年华”带着书名为《商政一手抓,李达康都急了》的小说回归到大众视线中,主人公徐朝阳祁同伟身边发生的故事让人移不开目光,环环相扣的故事情节绝对不容错过,概述为: 祁同伟微张着嘴巴深感意外,主要是没料到高育良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按理说不至于吧……老师平时很能沉得住气的,可今天怎么气……

《商政一手抓,李达康都急了》精彩章节试读

“徐先生,真是不好意思!”

“这是我们管理不当的问题,我们一定不会推卸责任!”

“为表歉意,您在我院的所有花费由我私人包了。”

“您别误会,这是为了感谢您帮我院揪出了这种医学败类!”

“这样的处理结果,不知道徐先生满不满意。”

张军走后,高启兰正百思不得其解。

可还不等她细细去想,就见自家院长快步走到了徐朝阳面前,微微的鞠了一躬。

待到院长直起上身,这堪称完美的话术就从他嘴里脱口而出。

他语气轻缓,脸上也带着得体的笑容。

一把年纪了还能保持谦卑的心态,明显是体制内混出来的人精。

要不说人家能当院长呢,这个处理方式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

不明真相的高启兰还真以为院长大公无私、刚正不阿,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

可只有院长本人才清楚,刚才在办公室里接到的那通电话,给自己带来了多大的恐慌和惊吓。

所以即便他并不清楚徐朝阳的来历,身为院长的他也把姿态放得很低。

而对徐朝阳来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人家客气他也客气,再说张军这种货色何至于让自己费心。

要不是他初来乍到根基不稳,说不定都不需要劳烦舅舅出手。

“麻烦院长了。”

徐朝阳笑着点了下头,算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院长见他并没有揪着不放,悬着的心总算落回地面。

“哪里哪里,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他才感到些许的放松,可徐朝阳接下来的话又让院长提心吊胆了好一会儿。

“那位张主任的问题可能不算太小,希望院长能提早有个心理准备。”

徐朝阳友善提醒了一句。

张军敢明目张胆的在医院里搞潜规则,不知有多少姑娘迫于他的**选择忍气吞声。

这次事件是个导火索,只要顺着查下去,拔出萝卜带出泥,说不定会扯出一起医腐大案。

徐朝阳也没想到自己才来就碰上这种事,这算不算给舅舅添了一笔政绩?

哪怕扯不了那么远,他也算为医疗体系拔出了一颗毒瘤。

功德无量啊!

“喂,你们两个,帮忙到所里做下笔录。”

正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个年轻的警官迈着大步走了过来。

徐朝阳回过神,见对方出示了证件,上面的名字又是让他一阵恍惚。

“居然是李飞啊,怪不得这张脸那么熟悉呢........”

徐朝阳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

可李飞不是缉毒警吗,怎么跑基层来做片警了?

难不成他和高启兰一样也是调剂来的?

胡扯吧.......

最大的可能是李飞闯了祸,为了保护他,马云波不得不将他调离东山。

至于让他到基层工作,兴许是为了磨练他的性子。

以原剧中李飞那个无脑冲动的性子,这个可能性很大。

毕竟要是只有一个东山塔寨,以马云波的能力足以保住他。

但这可是个融合世界,李飞四处蹦跶,什么时候惹到一尊大佛都说不一定。

所以他来京州貌似也合情合理了......

而此时的李飞并不清楚,徐朝阳早已经将他的底细推测了个七七八八。

见自己叫了两声对方依旧毫无反应,李飞不禁有些无语。

“我说你们这对小情侣,你俩出门把耳朵落家里了?”

小情侣?

高启兰神色一呆,听了李飞的话这才反应过来。

她烫手般的把手抽了回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将鬓角的青丝收拢到耳朵后面,表情略有局促。

徐朝阳倒是一脸的无所谓,恋恋不舍搓了搓手指,手心里还留着余温。

“不好意思警察叔叔,有点走神了。”

“您刚才说什么,能再重复一遍吗?”

叔叔.......

“我有那么老吗?”

李飞嘴角一抽,真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

这孩子倒是挺有礼貌,可怎么不太聪明的亚子?

“算了算了,你还在住院的吧?”

“怪我考虑不周,要做笔录的话上我的车,一会儿我再把你们送回来。”

李飞随意摆了摆手,见徐朝阳还穿着病号服,还特意为他考虑了一下。

他这个人虽然莽撞,但还是蛮有正义感和人情味的。

毕竟年轻嘛,和那些坐了半辈子办公室的总是有区别的。

徐朝阳当然也没意见,先回病房换了身衣服,随后就和高启兰坐上李飞的车去了警局。

两人并没有在派出所里耽误多少时间,李飞得知张军搞潜规则还想动粗时,心里也有些厌恶。

“这么说这家伙还是个惯犯?”

这个问题徐朝阳可回答不了。

“我不是医院的职工,这得问他们内部的人才清楚。”

“行!放心吧,这事儿我们会追查到底的,要是有新情况记得再与我们联系。”

李飞合上文件关闭执法记录仪,专程送他们回了医院,也算说到做到。

到了医院两人目送李飞离开,回过头来四目相对,皆是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徐朝阳不好意思是因为他饿了,肚子咕咕咕的叫了一路,像个鸽子似的,给他整的有点尴尬。

至于高启兰为什么不好意思,他就不清楚了。

“我请你吃饭吧,今天真的谢谢你了。”

高启兰掏出她的饭卡开口打破沉默,脸上浅浅的露出了一丝纯净的笑容。

徐朝阳也不跟她客气。

“那我可得报复性消费一波,不吃穷你都对不起我今天的折腾。”

“哼哼!医院食堂的饭菜可没有外面那么贵,你是吃不穷我滴!”

高启兰调皮的翘起嘴角,能够看得出来她现在也是相当的开心。

恶心人的张军被抓,那些和自己一样的女实习生、规培生,至少避免了很大一部分人遭受医疗体系中的不公平待遇。

就算仅是因为这一件事,高启兰都认为应该好好满足一下徐朝阳。

不就是吃饭吗?

吃!

敞开肚皮能吃多少吃多少,有本事就把自己吃破产!

高启兰豪气的想着,握着饭卡领徐朝阳到医院食堂,然后她就后悔了。

怪不得徐朝阳肚子饿了会不好意思呢,这可真是个饿死鬼投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