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快穿:好孕在身,我无敌了
快穿:好孕在身,我无敌了

快穿:好孕在身,我无敌了 元阿音 著

连载中 施浓陆宴清 无敌 快穿

更新时间:2024-07-10 20:16:15
车祸死后,我因为求生欲太强,被选作任务者。绑定系统后,我穿梭在各个小世界,为复活自己而努力。什么?要给男主生孩子,没事,咬咬牙硬生!什么世子、老祖、总裁,都得被我拿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快穿:好孕在身,我无敌了》小说简介

作者“元阿音”的最新原创作品,现代言情小说《快穿:好孕在身,我无敌了》,讲述主角施浓陆宴清身边发生的精彩故事,作者文笔不俗,精彩剧情不容错过!主要讲述的是:二爷细细地观赏着这绝世美人,就连手上的星纹也只是为她增加了分凄美,随即点了点头很是满意,“虽然这经脉快碎裂了,但是这躯壳……

《快穿:好孕在身,我无敌了》精彩章节试读

婚假过后,陆宴清因为堆积的公务越发忙碌,经常午夜下职,那时施浓已经入睡了。

这日陆宴清下职很早,施浓正躺在躺椅上歇息,看着突然出现的某人惊讶道:“夫君今日怎的下职这般早?”

陆宴清走到施浓横抱起她,面庞凑到她的耳畔,“夫人,我想你了。”

施浓顿时羞涩起来,“你怎么变得如此不正经。”

陆宴清将她轻放在床榻上,“那夫人要多了解了解不正经的我。”

话说完,施浓便感觉到腰上一阵微凉,“别。”

施浓赶紧握住他的大掌。

陆宴清诧异地吻了下她的唇瓣,“怎了?”

“我……”施浓的脸上一副困扰的样子。

方才还淡定的陆宴清顿时恢复了正行,“夫人,你且说,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随之坐起身将她拥入怀中。

施浓看着他的脸庞说:“夫君,我最近身体不舒服,可以帮我找个大夫吗?”

“怎么不早说,哪里不舒服?多久了?”陆宴清顿时紧张起来。

“夫君别紧张,我觉得不是大病,我有猜测,等大夫来了就知道了。”

“来人。”

施浓看着屋里围着一圈的人哭笑不得,“大家怎么都来了?”

跟来看热闹的陶伊人,“堂嫂这身体太弱了吧,刚新婚不久便病倒了。”

侯夫人向前温声道:“本来大家都在前厅品茶,听说宴清的手下去太医院请御医来,详细问了,才知浓浓你不舒服,浓浓你怎么不早日与母亲说。”

“让母亲担忧了。”

“傻孩子,这是什么话,都怪宴清没照顾好你。”

施浓侧脸看着一直守着自己不曾离去的陆宴清,“不,夫君对我很好,是我自己没有照顾好自己。”随后羞涩的低下了头。

“来了来了,御医来了。”

侯夫人赶紧让拦在床前的人腾空,“快快快,御医,赶紧看看我们浓浓怎么了。”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大夫快步进入内室附身搭脉。

“噤声。”陆宴清不容拒绝的声音在叽叽喳喳的环境音里尤为明显。顿时鸦雀无声。

御医摸了一遍脉后一阵思索。

“内人的病症如何?”陆宴清被御医的沉默弄得着急了。

“大人别急,待我再仔细一番查探。”

“堂嫂不会得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病症吧……”陶伊人话没说完,只见一道寒光看向自己,陶伊人木讷着止住了话语。

随后只见那御医收回搭脉的手,朝陆宴清拜了拜,“恭喜大人。”

陆宴清诧异道:“我夫人如何了?喜从何来?”

“夫人这是喜脉,不足一月,脉象十分微弱”

“什么?”陆宴清愣住了,这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完全没想到自己会有后。

“喜脉?大人这话可当真?”侯夫人的喜悦已经不言而喻了。

那御医面上一肃“那是自然,我拿我的医品担保,脉象不足一月,所以方才我细细查探一番才敢下定论。”

“大人,我完全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太惊喜了……大人这边来。”侯夫人引着御医走出内室。

施浓看着一直发愣的陆宴清,“夫君,你怎么了?是不是吓到了?”

陆宴清焦距定格在那娇俏地小脸上,随即坐在床边握紧施浓的小手揉了揉。“不,我就是太惊喜了,阿浓,谢谢你。”

施浓回握温热地大手,弯了弯嘴角,“我之前说过啊,之前说你不会有子嗣是没有遇到命定之人,而我便是夫君的命定之人。”

闻言,陆宴清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乖。”

此刻,陶伊人看着这一幸福景象,快要控制不住自己心头的愤恨了。

“为什么这人的运气这般好,明明陆宴清的身体便被诊断没有子嗣的可能,明明自己已经怀孕了,只要生下儿子,侯府早晚是自己的,为什么这人竟然怀孕了。”陶伊人越想越控制不住自己。

“堂兄之前不是被诊断无子嗣的可能吗?怎的堂嫂还怀上了,莫不是哪里来的野种吧。”

本来温馨的气氛瞬间冷凝下来。

陆宴清猛然看向陶伊人,冷声道:“我说是便是,你还是看好自己的孩子吧。”

施浓拉了拉陆宴清,“没事的,伊人只是关心我。”

陆宴清闻言便让侯夫人清了场,“母亲,阿浓累了,让大家都出去吧。”

刚回来的侯夫人满脸笑意,摸了摸施浓,“浓浓,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东西问母亲要哈,要做什么都让宴清去做就好了。”

施浓笑了笑说:“母亲,我知道了,放心吧。”

随着室内安静下来,那目光愈发令人无法无视

施浓看着他,“夫君,怎么了?”

陆宴清将她柔弱的身躯拥入怀中,“你是不是早知道了?”

施浓抚上他的胸膛温声道:“只是怀疑罢了,我也是方才才确定。”

“夫君,我们有孩子了。”

“嗯。”

“你就没有其他想说的吗?”

“我不知,之前我以为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孩子,所以没有任何想法,方才听到你怀孕,也不怎么了,只觉得心头热热的。”

施浓闻言用力环住他的腰。“夫君,以后我们都会好好的。”

一抹温润映在额头,“嗯,好好的。”

这边温情满室,另一边可就不好了。

陆晖泰看着陶伊人发疯弄得满室狼藉,“这是怎么了别伤着孩子。”

“孩子?你就知道孩子,你可知道施浓怀孕了。”

“怀孕?大哥不是之前受伤了吗?不会是哪里来的野种吧。”

“应该不是,以世子爷的脾气,若是野种,定留他不得,现在这般喜悦一定是他自己的种。”

“那不是很好,大哥也能有后。”

陶伊人恨铁不成钢地说:“世子有了后,那这侯府以后便一直是大房的,我们二房永远只能屈居人下。”

“你这什么意思?”

“如果大房无后,我们二房便有机会了,毕竟这爵位最后都会到亲人手中,为什么不能是我们二房呢。”

陆晖泰被她说的心中直痒痒,“可是堂嫂已经怀孕了,你说这些有什么用。”

“她现在怀孕,不代表她能生下来”

“你的意思是……你怕不是疯了。”

“只要大房无后,我们二房便是最有机会的,只要我生下儿子,加上尚书府的支持,到时侯爷的爵位定是你的囊中之物。”

“你想怎么做?”

陶伊人阴恻恻地笑了下,一毒计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