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强势霸宠,总裁撩妻有术
强势霸宠,总裁撩妻有术

强势霸宠,总裁撩妻有术 小小猫儿 著

连载中 安楚心封瑾辰 总裁 撩妻 强势 霸宠

更新时间:2020-04-22 10:31:33
主角:安楚心封瑾辰;为救母亲,无奈之下去代孕,那个孩子成了她心中永远的痛!五年时光,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萌宝的独爱,男人的奇特的感觉。总裁总在无形中撩人心痒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强势霸宠,总裁撩妻有术》精彩章节试读

“啊——好痛!”

宛城,省医院妇产科手术室内。

肚子里阵痛感开始变得强烈难熬,安楚心全身都在冒冷汗,双手死死抓着产床旁边的护栏,指关节泛着青白。

旁边助产的医生见状,轻声安抚她,“别怕,胎位很正孩子很快出来,忍一忍就过去了。”

安楚心颔首,眼眶却微微泛红,此刻心里却是千回百转。

孩子生下来,就得被抱走了。

怀胎十月,小家伙一点点在肚子里慢慢长大,感受它一天天的变化,怎么能没感情,哪怕知道它生下来将永远不属于她。

可在这一刻,心还是狠狠被揪痛。

对不起,对不起……

安楚心红了眼眶。

她只是代孕而已,这孩子,不属于她。

生完孩子,拿了钱,就不能和孩子有任何瓜葛。

这时,阵痛折磨着她

“孩子,我只要孩子,我不要钱了,给我孩子好不好。”

医生全都呆了一下,没想到女人这个时候会这样。

“安排剖腹产,即可麻醉准备。”医生小声对旁边的护士说。

安楚心说完这就话,本就是意识不清,她现在的所有感官全在猛烈阵痛的肚子上,没一会,眼前发黑,内心涌起浓浓地后悔。

她不想要钱了,她只要孩子,只要孩子啊……

可惜无人听到她内心的呼唤,医生为她打了麻药,她意识逐渐流失,最后归于黑暗,她彻底失去了知觉……

一个小时后,安楚心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转到了高级病房,现在正躺在病床上。

旁边没有人,空荡荡的,唯独床头放着一张支票,上头写了一百万元整!

安楚心心顿时像被挖走了一大块。

双手不由轻抚上已然瘪下去的肚子,泪水潸然落下……

以后,再也不会有个调皮的小家伙,在肚子里动来动去。

她都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啊!它在肚子里十个月,她都还没看一眼他,而且,这辈子估计也再也遇不上。

一想到可能一辈子再也不会见面,安楚心泪水流得愈发汹涌。

正在难过间,病房门就被人一把推了进来,来不及擦干脸上的泪水。

安楚心闻声望去,就见安楚媛踩着一双高跟鞋,趾高气昂,大步跨进。

她有片刻的慌乱,下意识想要挣扎起身,腹部却传来一股剧痛。

刚经历生产的伤口,经不起她这般折腾,整个人又跌了回去,脸色惨白一片。

安楚媛站在床边,上下打量她一眼,眼神尽是讥讽,“安楚心,果然是你啊!”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安楚心又惊又怒,眼中有说不尽的厌恶和愤恨。

安楚媛丝毫不在意她的眼神,笑得像个胜利者,“我和叶临要订婚了,今天特意来做个婚前检查……只是——

没想到啊,竟会在这遇到你!安楚心啊安楚心,你也有今天!为了钱,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去给别的男人生孩子。”

“你闭嘴!”

安楚心气急攻心,手拿起旁边桌上的东西,就往安楚媛身上砸。

像是恨极了眼前的这个女人,以至于用尽全身力气。

伤口再度被扯动,疼得她眼前一阵发黑。

安楚媛轻松躲开她扔来的东西,笑得越发得意,“这就恼羞成怒了?那如果我告诉你,一年前,你母亲的氧气罩是我拔的,包括爸爸要给的那笔医药费,也被我中途拿走……甚至于,把你代孕的事,偷偷告诉了叶临哥,那你岂不是要气死?”

安楚心听到安楚媛带点嘲笑的说出这句话,简直难以置信。

她刚失去了孩子,现在又听到当初的真相,整个人几乎要被逼疯,情绪再也控制不住,整个人变得歇斯底里冲安楚媛怒吼:

“安楚媛,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从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这恶毒的女人……你会遭报应的,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安楚媛似很满意她的反应,面色陡然沉了下来,道:“你说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要毁了你!你的确没对不起我,可你的存在,就已经罪孽了……

同是安家的女儿,凭什么你从小就是千金小姐,衣食无忧,父亲宠母亲爱,而我却要被人骂成野种?过往的一桩桩,一件件,我自然要全部跟你算。现在我赢了……爸爸也好,安家的财产也好,甚至于叶临哥也好,现在都是我的了。而你,不过是被安家遗弃的弃子罢了!哈哈哈!”

耳边全是安楚媛得意的叫嚣,字字句句,如同一把尖刀,将她原本鲜血淋漓的伤疤,再度揭开。

安楚心想起一年前……

母亲原本好好躺在病床上,却突然病危,她去求父亲要钱救命,却连一毛钱都没要到。

偏生在那时,又在酒店里发现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叶临和安楚媛在....

心灰意冷,又救母心切,最后只能走上代孕这条路上。

万万没想到,这整件事,全是安楚媛一手设计。

那天后,她以为父亲没有管母亲的死活,跟父亲大吵一架,之后,她就被彻底赶出了家门。

安楚心清楚记得父亲知道她代孕后,用冷漠的眼神,对她说,“出去后,别说你是安家的人,省得丢人现眼。”

而她的未婚夫,更是一脸厌恶的指责她,“安楚心,随便就怀上一个男人的孩子,你怎么能这么恶心。”

过往种种,**着本就虚弱的安楚心。

她唇色发白,痛与恨交织,意识还是混沌,最后……坠入无边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