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女娇医
女娇医

女娇医 鹿小策 著

连载中 荣音段寒霆

更新时间:2020-12-03 19:34:19
手术顺利结束,荣音摘下口罩,轻轻吐了一口气。一旁的陆子易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凝重的脸色舒缓了不少,俯下身去问段寒霆:“则诚,你感觉怎么样?”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女娇医》精彩章节试读

半夜三更,荣家的客厅一片鬼哭狼嚎。

三小姐荣玉捂着被咬伤的脖颈,哇哇的哭,指着荣音控诉道:“姆妈,这个小贱蹄子,她竟然放蛇咬我,我要死了啊啊啊……”

三姨太心疼地看着女儿脖子上的两处红点,气得勃然大怒,抬手指着荣音喝道:“小**,你给我跪下!”

荣音被佣人踹跪在地上,静默不言。

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荣玉,她心中冷笑连连,偷鸡不成蚀把米,她应该庆幸她放的不是一条毒蛇,不然明年的今天就是她的忌日了。

刚回到家,她也不想一上来就搞出人命,原想着来日方长,慢慢收拾他们,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急不可耐。

既然偏要往枪口上撞,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荣邦安和大太太也被底下动静吵了起来,下了楼,不悦地蹙眉道:“大晚上不睡觉,吵吵什么?”

一见到父亲,荣玉立马恶人先告状,“爹,荣音放蛇咬我,您看看我的脖子,都被蛇咬成什么样了,她是想让我死啊!”

二少爷荣韦在一旁添油加醋,“是啊爹,您没瞧见那蛇有多粗多长,荣音竟然就攥在手里朝我们丢过来,幸亏我躲得快,不然也得被咬伤。”

荣音抬眸冷冷瞧了荣韦一眼,她知道以荣玉的胆子不敢玩蛇,这蛇肯定是这畜生从外头弄来吓唬她的。

他怕是忘了,小时候他捉弄她反被她吓得尿裤子的黑历史了。

荣韦说的正起劲,冷不丁地触上荣音的眼睛,那眼神里泛着凛冽的寒芒,惊得他一激灵,堪堪闭了嘴,心脏咚咚跳了两下。

愣了半天,他才反应过来眼前跪在地上的早就不再是当年那个被父亲捧在手心里的荣音了。

现在的她,跟家里的丫鬟没什么两样。

他过去直接踹了荣音一脚,“你个死丫头,居然还敢瞪我,反了你了……”

待要再补上一脚,荣音已经敏捷地爬了起来,跪到了荣邦安的腿边,扯着他的裤腿,吓得直哆嗦,“老爷救命,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害三小姐的。”

荣邦安低头,见荣音一双大眼睛里充满无辜与惶惑,眼中含着泪,小脸煞白,看得人不由心疼。

这双桃花眼,像极了她的娘亲,让他心头莫名一颤。

他缓了口气,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荣玉站起身,刚要说话,荣音先把话头截了过来,“我刚刚睡下,就听见房间里有动静,一睁眼就看到一条蛇爬到我的被子上,要冲过来咬我,我吓坏了,情急之下捏住了蛇丢出门去,却没想到二少爷和三小姐趴在我的房间门口,结果不小心扔到了他们身上,这才咬伤了三小姐……”

荣音一脸惊魂甫定的模样,委屈又胆怯地转头对荣玉道:“对不起三小姐,我真的没想到你半夜三更会趴在我的房间门口。”

荣玉被噎的当场愣住,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荣邦安却是一瞬间蹙了眉,他又不是傻子,登时便明白了,肯定是老二老三憋着坏想捉弄人,结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荣韦见父亲脸色一沉,急急辩解道:“我,我们就是很久没见四妹想去找她聊聊天,那蛇可不是我们放的,还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养的……”

“二少爷这话明摆着是在冤枉我,我刚回家,这里又是新宅,我连周围环境都不熟悉,又怎么会养蛇呢?”

荣音依然跪在地上,声音都在颤抖,听得在场的佣人都挺不落忍。

四小姐真的是太可怜了,一回来就被各种欺负。

窃窃私语的声音传来,荣韦脸上挂不住了,气得当场大怒,举起巴掌要打荣音,“好你个伶牙俐齿的小**,看我不打死你!”

荣音吓得连忙躲在荣邦安身后,怯怯喊道,“爹爹救我!”

一声“爹爹”,叫得荣邦安心头一软。

像是又回到了从前,他把荣音抱在怀里,听她奶声奶气的一口一个“爹爹”,可爱极了。

如果没有发生后来的事情……

荣韦满脸横色,撸起袖子要将荣音从父亲身后揪出来,刚拎起她的肩膀,脸上就挨了重重一巴掌,伴着一声喝骂:“你给我消停点!”

“嗷呦,我的儿!”

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的二姨太甫一看到儿子被打,这才坐不住了,腾的一下弹起来,让他拉到了旁边,心疼地摸着他的脸。

荣邦安打了儿子,心里头也不舒服,可看着吓得瑟瑟发抖的荣音,便觉得那小畜生该打。

“老大不小了,书不好好读,没点正经事,一天到晚的竟琢磨些偷鸡摸狗的营生!还杵在这里干什么,给我滚回房闭门思过去!”

荣韦一向畏惧父亲,见他真发了火,赶紧灰溜溜地捂着脸回房了。

荣玉也吓得不轻,却还是趴在三姨太怀里呜呜的哭,“姆妈,我会不会死啊,那蛇万一有毒怎么办?”

“那蛇要是有毒,你早死了八百年了。”

荣邦安被女儿哭得心烦,没好气地骂了一句,然后吩咐管家,“打电话给程大夫,让他过来看看。”

管家刚要去办,大太太拦了一下,“大晚上的就别麻烦人家程大夫了,咱们家不是有个现成的医生吗,还是个医学博士呢,老爷忘了?”

大太太说的很是得意,想让女儿在她父亲面前好好露露脸。

提到荣淑,荣邦安沉肃的脸上才泛起些许笑容,“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那赶紧把淑儿叫过来,给玉儿治治伤。”

佣人领命去叫,却讪讪地下了楼,躬身禀道:“老爷,太太,大、大小姐说她睡下了,懒得动弹,让咱们把三小姐送去医院诊治。”

三姨太当场就垮了脸,讥笑一声,“呵呵,也是,咱们玉儿这点小伤,不敢劳驾大小姐亲自诊治。人家可是医学博士,哪瞧得上咱们呐!”

大太太原本也觉得女儿任性,可一听这话也不高兴了,“老三,有事说事,别这么阴阳怪气的。”

三姨太冷哼一声,拉起荣玉,“走玉儿,咱们去医院治去。”

“等等。”

荣音喊住了他们,轻声道:“这点小伤,我来治就好了。”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她上楼取了医药箱,复又下楼,取了药膏和棉签,要给荣玉上药。

荣玉半信半疑地看着她,“你行吗?”她怕她报复。

荣音浅浅一笑,“在大小姐身边呆了这么久,耳濡目染的,小伤还是治得了的。”

一句话,打消了三姨太母女的疑虑,也让大太太紧绷的脸色缓和了些。

荣音手法娴熟地给荣玉上了药,贴上纱布,荣邦安吸着烟斗靠在沙发上,看着许久未见的幺女,眼前有些恍惚,总忍不住和记忆中的四姨太重合在一起。

算起来,晓娥也是死了十年了,她生的女儿也长大了,且越来越像她。

一场闹剧终于收尾,荣音扣上医药箱,下意识地揉了揉肩膀,荣韦那一脚踹的瓷实,到现在肩膀还在隐隐作痛。

荣邦安看到了,喉口微动,说了一句,“记得给自己上点药。”

荣音揉捏肩膀的动作一顿,抬眸看着父亲,眼里立时飚了泪,顺着眼睑淌下来,一脸孺慕之情,她躬了躬身子,“是,谢谢老爷。”

一声“老爷”,叫得荣邦安莫名心酸,刚要说什么,大太太见状不妙,忙插过话道:“时间不早了,咱们赶紧回房歇息吧。”

众人都走了,荣音也拎着医药箱上楼,关上房门,她轻轻抬手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

唇角,勾起一抹带着凉意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