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总裁惹爱成婚
总裁惹爱成婚

总裁惹爱成婚 七爷 著

已完结 白韵诗骆震宸 总裁

更新时间:2021-01-15 18:42:01
初见,她是卑微到尘埃里的丑小鸭,他是人人敬畏的传奇人物,骆家太子爷。再见,她任人羞辱,狼狈不堪……他顺手救下她,却又冷漠送她四个字“咎由自取!”狼狈的她,却露出一抹明媚的笑,“谢谢骆总。”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总裁惹爱成婚》精彩章节试读

“真想不到……你们居然偷偷的来到了南城!”

病房里,白韵婉因王阿姨不在,直接将墨镜拿了下来。

谢郁琴已经将病房门关上,她往前面走了两步,声音颤抖“婉儿……”

白韵婉转身,看向了她,眼里毫无感情。

病房门打开,白韵诗匆匆忙忙进来,把门关了锁上。

定睛一看,才发现白韵婉。

“来南城治疗?”白韵婉没理她,朝着谢郁琴冷笑,甚至勾唇讽刺,“哟,你也会怕死啊?”

白韵诗上前,将谢郁琴拉到身后,目光冷冷的看向她“不会说话,就别开口!”

白韵婉轻嗤一声,耸耸肩,似乎为她的护母,感到好笑。

“跟着别的男人跑路丢弃亲生女儿的人也会怕死,真好笑。”白韵婉说完,眼睛转向白韵诗。

“白韵诗,你记忆是不是不太好,忘记爸爸的话了吗?”

“婉儿……”谢郁琴的声音有些哽咽。

她以前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婉儿对她们就有这么大的敌意?

刚刚白韵婉这一句,让她有点知道为什么了,肯定是离婚后她爸白志洪一直洗脑。

白韵婉没有理会谢郁琴伤感的表情,而是看向窗外,声音带着俏皮的音调“我爸说,要你滚回桐城,不要出现南城,否则……”

转身,带着好笑的意味“你会死的很惨哟!”

谢郁琴闻言,吓了一跳。

“婉儿你别告诉他,我们马上走,马上就走……”谢郁琴一边说,便快速来到柜子面前打开衣柜,拿出拉杆箱就开始收拾“婉儿你别告诉你爸,我们马上就走!”

她是知道白志洪的脾气,一旦发飙,那便是六亲不认。

白韵诗没说话,径直往谢郁琴面前走去。

白韵婉挑眉,勾唇,露出算她识相的表情。

“我们为什么要走?”白韵诗一把抓住了谢郁琴的手,目光冷冷的看向了白韵婉。

白韵婉微蹙眉头,轻嗤一声“哟,你这是公然挑衅爸爸了?”

“婉儿,你别生气,我们马上就走,马上……”

“来吧!”白韵诗盯着她,突然微扬嘴角“他想让我死很惨,那就来吧,我倒是想看看怎么个惨法!”

房子卖了,妈妈绝症。

她还能怎么惨?

她已经一无所有了,连那块膜也卖了二十万。

既然躲不过,那就正面迎接好了!

她白韵诗从来都不是缩头乌龟!

‘啪啪啪’白韵婉立刻鼓掌了,随即,满脸讽刺“厉害,够犟!”

“婉儿……”

“闭嘴!”白韵婉眼神一撇不屑的看向谢郁琴“我的名字也是你叫的?我和你什么关系你不清楚吗?”

谢郁琴的眼神一下子就受伤了起来,整个人仿佛一下子就蔫了。

“妈,别难过……”白韵诗搂着她的肩膀轻轻的给予安抚,转头看向白韵婉,“你的名字不是给畜生叫的知道吗?”

白韵婉一愣,脸上一僵,随即上前伸出手,毫无怜惜的要往她脸上甩。

然而,她的巴掌还没落下,白韵诗就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腕,嘴角微讽“怎么,打我上瘾了?”

这些年,她总共问白志洪借过三次钱。

第一次,她在楼梯口等白志洪,她从楼上下来,在最后几个阶梯的时候假意摔倒,将责任推卸给她。

那一晚,为了两万块,她挨了白韵婉两个巴掌。

第二次,她故技重施,只不过这一次对象是她的弟弟。

代价,同样是两个巴掌,而施暴人还是她。

那一晚,她的嘴被打出了血,整个脸都肿了起来。

【最讨厌你拥有我的脸】

施暴的她,说出最让人寒心的话。

这一次,她还想在来吗?

白韵婉猛地将自己的手抽回,讥讽起来“呦,现在有钱硬气了是吗?”说着,轻佻一笑“你也不想一想这钱这么来的,这钱还不是你卖……”

“白韵婉!”白韵诗眸色一沉,随即上前,贴近她“你确定要在这里说破吗?还是说,你觉得自己应该上头条了呢?”

白韵婉一惊,错愕的看向她。

“你威胁我?”

“我只是警告你,做人要给别人留一条生路,更何况,她是你妈!”她的语气变得异常冷冽。

白韵婉盯着她,脸上表情狰狞,随即,一抹狠厉的光芒划过眼底。

“你给我等着,看爸爸怎么收拾你!”

晚上七点。

GEG总裁办公室。

“骆总,已经查到了她的资料,她叫白韵诗,是白韵婉的双胞胎妹妹!”说着,郭阳将文件递给了骆震宸。

“嗯”男人似乎没有什么意外的反应,而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声,依旧没有放下手中的工作。

见此,郭阳便悄悄的退了出去,将门给关上了。

在合同最后一页签上了名字,他这才将手中的笔给放下。

随即,将郭阳送过来的文件,拿了过来打开。

白韵诗20岁,就读于桐城林月大学。

与白韵婉是双胞胎,白志洪与前妻谢郁琴所生。

后离婚,一人抚养一个。

谢郁琴因婚内出轨,没有得到任何赔偿款,后与情夫搬到桐城所住。

白韵诗从小缺少教养,偷窃,撒谎,贪婪,初中堕胎两次,私生活异常混乱。

清纯,胆怯、善良、羞涩、欲拒还迎都是她一贯的伎俩。

谢郁琴一年前得胃癌,情夫抛弃。

两人生活一度拮据,后因白韵婉的帮助,才住院治疗。

半年前白韵诗在桐城抢了别人的老公,现被查出,不得已卖了房子,与母亲来到了南城。

男人看着这上面的内容,眉头一度不曾舒展。

随后,将手中的文件夹直接丢入了垃圾桶。

————

白府

“什么?”白韵婉一回家,刚跟顾梁岑说白韵诗的事情,顾梁岑就点头说:“我知道她来南城,而且,骆震宸也在查她。”

白韵婉吓了一跳,立刻来到了顾梁岑的身边“妈咪,你说他查白韵诗了?”

“嗯,他应该是见到了白韵诗,否则,不可能去查她资料!”顾梁岑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淡淡的说道。

闻言,白韵婉着急了,忙急促“他这几天老去医院,肯定是在医院见到的,妈咪,那怎么办,他会不会对她有兴趣啊,会不会查出那天晚上是她假装我的啊?”

顾梁岑将手中的咖啡放下,看向她“婉儿,妈咪说了多少次,遇事不要慌张,你是豪门千金,性子该沉稳点!”

“可是,可是……”

“这点你永远都不如她!”顾梁岑打断了她的话。

白韵婉自然知道她说的是谁,不由撇嘴,“我还不是着急嘛,还有两天我就要和他订婚了,这万一出事……那……”

“我们走到这一步这么不容易,我怎么会让你出事?”顾梁岑揉了揉她的头“你放心,他查不出什么的,资料我早就都做好了!”

“呃?”白韵婉看向她有些不解“妈咪,你做了资料?”

“我早就料到她没那么听话,怎会乖乖呆在桐城,呵,既然天堂有路她不走,地狱无门非要闯进来,那我就要她死个透彻!”

顾梁岑双眼放狠,嘴角上扬,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谢谢妈咪,还是妈咪对我最好了!”白韵婉忙抱住了她,在她怀里撒娇。

她实在是不喜欢白韵诗。

她不喜欢别人和她拥有一样的脸。

她更不喜欢,她明明去了穷乡僻壤,却一点乡巴佬气息都没有,反而性子莫名的沉稳大气。

这便是顾梁岑经常说她焦躁不如她的一方面。

“对了,我爸呢?”白韵婉起身,左右看了看,并未看到白志洪。

“我们知道骆震宸在查白韵诗之后,你爸就去医院了。”顾梁岑淡淡一笑,端起咖啡又抿了一口。

“啊?他去医院了?你怎么没跟着一起去啊,万一我爸看到那个女人……心慈手软怎么办?”

她说的那个女人,便是她一直嫌弃的母亲。

“呵”她淡淡一笑,胸有陈竹“我想……你爸应该比你还厌恶她!”

“为什么?”白韵婉也不明白。

她不喜欢谢郁琴,因为从小分离没有感情。

爸爸好歹和她做了好几年的夫妻,为何,如此厌恶呢?

“小孩子家问那么多做什么?快去敷个面膜,明天去选礼服,后天就订婚了,你要用做好的状态做骆太太。”

“谢谢妈咪!”白韵婉在她脸上吧唧一口,随即笑着上楼了。

“呵”想起白志洪临走前,他接了个电话,怒气冲冲走了的画面,顾梁岑轻笑一声,眼神微挑。

“谢郁琴,你永远都斗不过我!”

顾梁岑和白韵婉根本就不知道,白志洪生气的,并不是白韵诗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