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战神殿
战神殿

战神殿 我会开飞机 著

连载中 叶牧许婉清 战神

更新时间:2021-01-15 19:03:33
五年戎马,封疆裂土,却错负佳人,而今强势回归......“我的女人,谁敢欺她?!”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战神殿》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我的女儿,你没资格动她

许婉清几乎是哭嚎着说完这番话。

叶牧看着他,神情凝重,心如刀绞一般,强烈的痛意涌上心头。

“请原谅我。”

他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也无法置若罔闻,五年的时间,有多爱,就有多恨。

如果换做是他,在这五年中,他能够承受的住外界的流言蜚语和欲加之罪吗?

“是我的错,五年前我不告而别,我愧对你,也愧对多多。”他再度出声。

“所以呢?现在说这些是在可怜我这个弃妇吗?”许婉清的压抑的很深。

叶牧没有丝毫的迟疑,他当即出声道:“相信我,我会用我的余生来补偿,我错了,我没有辩驳的理由,只求你给我一个机会。”

“别开玩笑了!”

曲艳当即打断。

“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家族覆灭,亲人死绝,在北境也没混个一官半职,靠什么让我女儿给你机会?”曲艳将其贬的一无是处。

许皓然心中暗爽无比,他讽刺道:“哎呦,你这么一说,这叶牧还真是够惨的,要不你们就行行好,收留了呗,反正......就当养条狗了。”

“依我看啊,这叶牧的深情样子都是装出来的,真叫人作呕,要是叶家没倒台,他会这么屈尊降贵的来找许婉清吗?更不要说什么补偿了,真是的,五年了,被人骂了五年都没涨点心眼。”许芳补充道。

这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几乎将叶牧说成了一个奸诈的小人。

“这是我的婉清的私事,你们算什么东西,在这里指手画脚......”

叶牧淡漠的扫过二人,正欲爆发之际。

“啪!”

许婉清径直走了过来,狠狠一个巴掌抽在了叶牧的脸上:“**之徒!你给我滚!”

叶牧错愕。

“你......你不信我?”

“不止不信,我简直恨你入骨!”

许婉清再度扬起手,腰间一紧,只见多多死死抱着她的腰,泣声道:“妈妈,不要打......多多不认他了,妈妈你不要再打爸爸了,求你了妈妈......不要把爸爸打走。”

许婉清疼惜的看着多多,紧紧抱着多多:“不打了,多多说不打就不打了,别哭,多多别哭。”

她终究还是把手放了下来。

叶牧看着多多,她分明是为了不让自己的爸爸被打,才说出这样的话,这么小的年纪,就这么懂事。

她到底经历了多少,又有多么的渴望父爱......

才会在看到他的短短几分钟内,想办法去保护他,害怕他离开。

“干什么,干什么!今是我们许家的家宴,你们在这里哭哭啼啼的做戏给谁看呢!”许皓然喝道。

许婉清脸色苍白,她擦拭着多多眼角的泪水,低声道:“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的雅兴了。”

她的人生,又一次的丢脸而被人嘲弄。

叶牧的眼中,冰寒的杀意一瞬而起,许家众人这是丝毫不念骨血之情,一昧的要看着许婉清出丑。

“能不能别让她哭了,真是烦死了,赔钱货,整天就知道哭,这什么场合,再乱喊乱叫的,小心我把你卖给拐婆子!”曲艳更是不由分说,在多多的身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多多被她掐完,痛的小小的眉头皱起,可是却忍着眼泪,怯懦的躲在了妈妈的身后,小声抽泣着,连看都不敢看曲艳一眼。

可想而知,在他不在的日子里,多多被曲艳这样惩戒了多少次,让一个小孩子都蒙上了心理的阴影。

他的眼眶发红,半跪在地上,任由许婉清的怒视,还是将多多挽在了怀里。

“爸爸在,爸爸不会在让人欺负你了。”

他双目之中,泪水潸然而下,堂堂北境武安君,此刻卸下了所有的荣耀,成为了一个父亲。

一个失职了五年,才幡然醒悟的父亲。

许婉清看着眼前的一幕,眼泪亦是无声滑落。

而在此刻,曲艳已然是忍无可忍,她一把将许婉清拉到自己的身后,大声喝道:“哭什么!没出息的东西!小的小的不争气,你做大人的,还这么心软,他可是害了你五年,你还没哭够吗?”

说着曲艳将多多使劲从叶牧的怀里拉出来,冷声道:“告诉你,你现在的身份,根本不配做多多的父亲,婉清马上就要嫁人了,你要是想她好过,就爽快一点办了离婚手续,不然,别怪我对这个小东西下狠手!”

她说的语气激烈,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叶牧看到多多如同物件一般被她拉来扯去,心中滔天怒意泛起,他紧握着拳头,刚站起来,看到许婉清委屈的样子,又将怒火生生压了下去,也是......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这五年来,他除了名义上是多多的父亲,又履行过什么责任?

“婉清!别愣着了,表明你的态度,叶牧现在就是个丧门星,这五年你是怎么过来的?你忘了吗?告诉他,你已经有婚约了!你难道不想嫁给陈家的公子了吗?”曲艳催促道。

陈家公子?

叶牧抬眼看向许婉清,问道:“这是真的吗?你......要嫁人了?”

许婉清没有正面回答。

多多抽泣道:“我不要别人做我爸爸,我不要......”

她断断续续的说着,在曲艳的威胁下,努力向着叶牧这边挪动。

叶牧看在眼里,想要给她擦掉眼泪,但许婉清冷漠的样子,让他几次犹豫。

曲艳见许婉清迟迟不肯表态,呵斥道:“说话啊!人家家大业大,比叶牧不知道强了多少倍,现在还不嫌你是个弃妇,你有什么可考虑的?告诉叶牧,告诉这个五年不回家的废物,你要重新嫁人了!”

许婉清深吸了口气:“妈!我的事情,让我自己做主,现在多多还小,我觉得不是时候,等她再大点,能接受......”

曲艳怨毒的看向多多,狠声道:“你就是因为这个拖油瓶,才落到今天的田地,她是叶牧的孽种,你已经丢尽了颜面,我也不怕告诉你,等你和这个废物离婚,我立马就把这小累赘送到孤儿院,这也是陈家公子的意思,他可不想做个便宜老爸!”

多多虽然年纪小,可一听到姥姥要把她送走,顿时就吓的哭了出来。

叶牧的双眸透出森然寒意,脸色冷峻无比:“多多是我的女儿,没有人有资格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