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太古神尊
太古神尊

太古神尊 蒙冲 著

连载中 纪方纪詹 神尊 太古

更新时间:2021-03-08 17:13:10
无敌战神纪方神魂转世,成为印天城中一个遗孤。心狠的叔叔竟然想要夺去他的荣誉、机会、亲人乃至于生命!战神不能忍!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太古神尊》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不屈少年

“纪方,这一次的武考名额,为了家中的利益,你让一让。”

祠堂中,一个面容冷漠的中年人像毒蛇一样看着面前的猎物。

语气随意,夺走别人的东西仿佛天经地义。

十六岁的少年纪方站在祠堂中央,赤着上身,昏暗的光线下可见背上满是斑驳的鞭痕。鲜血滴落在青砖地面,似有烟尘腾起。

一个手持蛇鞭的力士,狞笑着站在他身后。

印天城纪家的长辈,这会儿都挤在狭窄的祠堂中,在列祖列宗的牌位面前。

灯光摇曳,一张张贪婪的面孔,恍若鬼影。

——他们只是要做一件事。

威逼利诱自幼丧父的纪方,让出纪家唯一一个武考名额。

这是印天城武人,一生只有一次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也是纪方的父亲,用身中十三矢,血染大城墙,断头、开腹、丧命换来的机会!

怎么能让?

怎么可能让?

纪方昂着头,咬着嘴唇,倔强一言不发。

他已经挨了五十鞭,皮开肉绽,却绝不肯松口。

“再打他一百鞭。这名额是纪家的,你没资格占为己有!”说话的是纪方的叔叔纪飞唐,也是如今印天城纪家的家主,他脸上抽筋,因为这小子不肯妥协而怒不可遏。

“不要吓唬小孩子。”旁边一个肥胖的女人伸手阻止了挥鞭的力士,却不是因为好意,她是纪方的亲姑姑纪韵,但毫无亲情可言:“纪方懂事,不会抢了詹儿的机会。”

她眼神狡诈:“纪方,只要你肯让出武考名额,就不用挨打,族中还会给你一点补偿。”

“每个月的补贴,多加一倍,总不能让你们孤儿寡母饿肚子!你弟弟纪佑筋骨强壮,也有那么点希望,你不会想让他和你现在一样吧?还有你母亲的病,虽然治不好了只是拖延时日,但你就不想她最后的日子过的开心一点?”

“我们再给你十枚补气丹!你哮喘的顽疾,也能治愈!”

一点补偿?

说得好像多慷慨似的,言语之中还是打压威胁。

如果不答应,就要饿肚子?

弟弟就要没有资源来练武?

连母亲最后的日子,也要不得安宁?

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做戏做全套,无非是要纪方就范。

纪方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微笑。

他们就是这样,自以为是,高高在上,明明夺走了父亲用命换来的一切,还要假装自己是照顾孤儿寡母的好人?

十枚补气丹,打发叫花子?

“你们继续打吧。”

“名额,绝不会让。”

纪方沙哑开口,疼痛并不能让他屈服。

——这世上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让他低头!

他惨白的脸上露出如地狱的笑容:“先父每年的抚恤,我记得就有十枚补气丹。”

“十四年来,我连药味都没闻着。”

全场一静。

纪方的父亲纪飞鸿,是十四年前铁浮屠一战的英雄。

——和烈士。

他一人独守南墙,以一己之力,击退暗修罗十七波攻势,为援军争取来宝贵的时间,才能保住印天城不失。

就算战死之后,他依然神威凛凛,黄金甲碎,矗立于城墙之上。

城主哀恸,国君震撼,追封抚恤,每年都要给孤儿寡母一笔资源。

这本来就是纪方一家应得的。

父亲战死的时候,纪方不过两岁,他弟弟还在母亲腹中,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当场昏厥,早产生下一个遗腹子。

本来有国君与城主的抚恤,就算失去了父亲,他们一家三口也能够衣食无忧。

可没想到族中的黑心人,看他们孤儿寡母无人相助,忘了纪飞鸿的救命之恩,国中城中的赏赐,尽数被他们吞没瓜分,只剩下些残羹冷炙,让他们母子三人勉强度日。

纪家还觉得自己给了多大的恩情一样!

父亲死后,母亲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沉疴不起,一直就未曾好转,家中的日子就很艰难。

纪方在娘胎中受过伤,出生之后,身体一直虚弱,还有哮喘的毛病。

在这个时代,这种小病其实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如果能有源源不断的补气丹,他早就能够康健如常人。

然而,一枚都没见着。

纪飞唐怒喝道:“贪心嘴硬,成何体统!给我跪下思过!”

随着纪方年龄渐长,他的性子也越来越执拗。

城中的抚恤直接发到族里,不需要纪方同意,他们就能分派挪用,早已习以为常。但是武考名额,是留给纪飞鸿的长子,除非纪方亲口说放弃转让,否则绝对无法夺走!

纪方不肯松口。

所以才有了今日这种三堂会审的局面!

“詹儿天资卓绝,自幼服食补气丹,如今已经是断石境界第三重的武者,只要能通过武考,便能离开印天城,一飞冲天!族里养你一家,保住你们母子平安,你让出一点补气丹,还觉得委屈了不成?”

纪詹是纪飞唐的儿子。

纪方的堂弟。

他天资未见得有多么卓绝,但是作为族中管事之子,侵占了纪方一家的抚恤,从小到大,能够得到的资源才是卓绝。

靠着丹药和名师,他十四岁就练气成功,踏入断石境界,算是一个武人。

纪家上下,对他寄予厚望。

希望他能够通过武考,超越资格线,被选入天都,可以离开印天城这个泥潭。

以后飞黄腾达,能够拉拔纪家一把。

区区纪方,还有死去的纪飞鸿,有谁会放在心上?

所以他们就要夺了纪方的武考名额,绝对不容纪家翻身的机会被这个病秧子给糟蹋了。

力士丢下鞭子,用脚狠狠踹着纪方的膝弯,少年的腿骨发出铮铮如金属声响,这下的力气,仿佛要把他的腿踹断一样!

然而——

——不弯!

他始终挺立在祠堂中央,力士累得气喘吁吁,仍然无法让他屈膝!

纪方的目光扫过祠堂上众人,他的伯叔叔、姑姑、叔祖、堂伯、兄弟,乌攘攘一堆人,脸上都带着厌恶与痛恨的表情。

他们根本不在乎纪方。

只是希望这件事早点结束,他们也能分润一些好处。

在死人身上吸血,他们的日子,太好过了。

这就是他的亲人。

这就是父亲付出生命守护的家人。

呵。

纪方傲然而笑。

“我父亲牺牲换来的抚恤丹药,凭什么就进了你儿子的肚子?”

“我父亲的命换来的武考名额,凭什么要让给你儿子?”

“难道我不是父亲的儿子,纪詹才是?”

纪飞唐勃然大怒:“小畜生大胆!”

纪方说纪詹是纪飞鸿的儿子,那不就是说纪飞唐戴了绿帽?

这小子他爹从来耿直朴拙,他妈性子懦弱,他弟弟也是个二愣子。

——他怎么就嘴这么毒?

“不肯让出名额,就在祖宗面前,将他打死!”

生死威胁在前,纪方却笑了。

他不屑地睥睨着纪飞唐。

“不用叫嚣,我知道你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