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阴司鬼域唯一的团宠
阴司鬼域唯一的团宠

阴司鬼域唯一的团宠 回马抖枪 著

连载中 红豆沈静柔 团宠 唯一

更新时间:2021-03-08 17:13:24
又名《我在地府当团宠》《她是阴间阳间至纯至善的存在》纸扎店都卖什么?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买不到。指阴宅,破煞气,可以……降妖除魔抓鬼,没问题……趋吉避凶招桃花,小意思……同行上门圈堂口,砸场子?那咱们只能敲香炉,喊家长,拼爹从来没怂过!地府全员群殴你,我们的信条就是,能动手不哔哔!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阴司鬼域唯一的团宠》精彩章节试读

牛莉还坐在刚才的位置上,看到回来的两个姑娘,就问道,“外面怎么了,看上去闹的够激烈的啊!”

前面就是一整面的前挡风玻璃,牛莉在上面也是可以清楚看到前面一群人在哪里对着司机推推搡搡的样子。

红豆只觉得无语,这娘俩怎么都是这样爱看热闹的性子,如出一辙的满脸兴致盎然,红豆真想直接给她们开了眼看看外面,桥中间还有一位来者不善的大姐呢,到时候希望你们一如既往的围观。

“阿姨,神经,一会不管有什么事情,一定一定要跟紧我。”红豆郑重其事的跟两人交代,脸上的表情都很严肃。

“到底什么事情啊?”牛莉知道自己的闺女外号叫神经,沈静柔嘛,前面两个字谐音不就是神经,再说自己闺女也是够神经的,难怪这个外号比大名叫得还响。

“还有一个就是要注意尽量不要叫对方的名字,特别是连名带姓,所以我才叫她外号的。”红豆没有回答牛莉的话,只是交代着她们需要注意的事情。

“是不是有……呜呜呜”才要问是不是有鬼,红豆一把捂住好友的嘴,瞪了她一眼。

“自己知道就行了,那个字也少说,他们很敏感。”

牛莉更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两个孩子打什么哑谜,但是因为很喜欢红豆也没有太多质疑,豆豆怎么说就怎么做吧,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那我有外号,我们也不会叫我妈的名字,我们叫你什么啊?”还算有脑子的沈静柔想起红豆的交代,突然想起不知道怎么叫她了,他们一直都是豆豆,豆宝,臭豆子的叫着。

“嗯……我有个悟字辈的法号。”很不想说出来好不,一直很少提起这个的。

叫啥?母女俩都望着脸上表情有点别扭的红豆,见实在是抗不过去了,只能坦白从宽,快速的呜呜了两个字。

“什么啊,你好好说话!”沈静柔根本没听到红豆刚才呜呜的两个字是什么,直接学着红豆平时说她的语气数落红豆。

“悟……豆。”笑吧笑吧……哼!

唐大爷算你狠,你学坏了,拿宝贝五徒弟开涮,下面那帮子人笑够了,现在还有到人间来遗臭万年,这都是什么事啊!

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

你们母女够了啊,笑一会就得了,外面桥上还戳着个女鬼呢,你们笑得这么开心合适么?

捂着肚子整个人笑得摊在座椅上,沈静柔指着红豆,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你……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你笑死我了!”

呵呵呵呵……“很可爱……这个法号很可爱……真的。”牛莉努力忍着笑,安慰着收到了一万点暴击的红豆。

阿姨,如果你不是笑得这般癫狂,不是最后强调真的,我会选择相信你的……

“你们应该知道我家是做哪行的,我现在只能负责的说外面现在就有一只,司机和我都看到了,所以司机停在这里,还在外面被当成了疯子。”不管两人的笑,红豆简单的把现在的情况告诉两个人,才不想去考虑他们是不是不能接受呢。

“嘱咐你们相互不叫名字就是为了不叫外面的那位记住咱们!”

两双神似的大眼睛这会子不再笑了,却是闪着十分感兴趣的眼神望着红豆,隐隐还有期待……

透过前车窗,红豆看到桥上的女孩抬起了头,脚不沾地的开始往人群这边飘,司机看到疯狂的开始扒开围着的乘客,要逃开。

乘客见司机这样都不依不饶的一起上手,按住了司机,一个是怕他真的有病跑了出事,另一个最主要的就是现在把他们丢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算怎么回事?

红豆背着自己不离身的布袋子,有嘱咐了身后那对母女别离开自己身边,就快速的下了车,往人群那边赶去。

“孽障,青天白日你要干什么?”软嫩的嗓音喊出这样霸气的话,人们都望向跑过来的小姑娘,这是又疯一个?

那女鬼在看了红豆一眼之后,嘴边挂着一抹轻蔑的笑,快速穿过人群,闪到司机的身后不见了。

俯身?

大白天的这鬼居然能俯身?有些道号啊。

司机停下挣扎的动作,突然发力,一把就把按住自己的几个乘客给扒拉开,一个四十岁的大男人,嘴里发出年轻女孩的声音,“小姑娘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周围的人都被吓到,好好的太阳照在身上都感觉不到热了,车外这里好像是空调房一样,凉风嗖嗖的,中心最冷的位置就是那个脸色苍白,下眼皮发青的司机。

“天下人平天下事,正职官拘你妄为魂,我劝你不要再执迷不悟,赶紧投胎去吧。”红豆把手按在布袋子上,对着司机劝道。

“管我的事,那你们就都留下来吧。”司机突然开始对着理他最近的一个乘客伸出双手,掐上了那人的脖子。

围观的人都超后退了一步,吓得离开司机远些,被掐住的男人双手抓着司机的手臂拉扯,无奈效果甚微,直接抬起腿,对着司机xx的部位就是一膝盖。

正常男子被这样来一下子,大部分都会吃疼不住,去护着疼痛难忍的位置,可是司机好像没有痛感一般,双手依旧掐着对方的脖子,嘴角还有越来越诡异的笑容。

一条黄色纸张搓成的鞭子,上面还带着黄色的毛刺,直接缠住司机的手臂,“够了,给脸不要脸,看你一个小姑娘不想跟你动手的,自己找死。”

红豆手持纸鞭子的另一头,手腕一抖,直接拴住那双被成年人拼命挣扎半天都没有效果的手臂,在上面留下一圈焦黑的痕迹,司机嘴里发出女人的痛呼,被拉得倒在地上。

被掐住的人揉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呼吸这空气,刚才事情发生的太快,现在才有时间看清,自己是被一个小姑娘从神经病手里就出来的。

红豆没有给司机苟延残喘的时机,对着他的背上啪啪啪就是三鞭子,凄厉的女声惨叫着,众人就看到司机的身体咕噔倒在地上,从他身上滚出一个穿着白色碎花裙子的年轻女人,身体是诡异的半透明状态。

围观的人里有人反映过来,“妈呀!”一声就叫了出来。

“我草,这是什么,老子今天见鬼了。”

“啊……”

红豆也不去看混乱的乘客们,手里握着收回来的纸鞭子,“再受三鞭子就能叫你魂飞魄散,你还不准备老老实实的么?”

她手里拿的鞭子根本上不了人,也不能伤生魂,但是对于这些邪物确实威胁巨大,三鞭抽魂,六鞭去魄,九鞭直接就会化成劫灰消弭于天地之间。